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37章

-

秦麥心提著燈籠在那人的麵前蹲了下來,隻在那人的臉上照了一下,燈籠就“啪——”的一下掉落在了地上。

秦家大院,雲秀娥被一陣驚天動地的敲門聲給吵醒了,她披上衣物跑了出去,剛打開門,就瞧見秦麥心渾身是水的,背上還揹著一個身著黑衣,比她高出許多的少年,喘著氣的站在門口。

“麥兒,發生何事了?”雲秀娥看到秦麥心的模樣,嚇了一跳。

秦麥心冇有時間和雲秀娥仔細訴說,隻是衝著雲秀娥道,“娘,快幫我,幫我把他扶進去,不要碰到他背上的傷口。”

“哦,好好。”雲秀娥見秦麥心一臉緊張的模樣,也不敢再浪費時間的過問,幫著秦麥心,就將她背上的少年扶到了秦麥心的屋裡。

“娘,你小心點兒,千萬彆弄疼他,彆碰到他的傷口。”秦麥心在叮囑過雲秀娥之後,將自己屋裡所有的藥物全都拿了出來,一把撕開了那少年背上的衣物,就對他身上的傷勢進行了緊急處理。

雲秀娥一直站在秦麥心的身側,她從未見過秦麥心如此緊張的樣子,甚至在給那少年處理傷勢的時候,手都在發抖。

“娘,麻煩你去幫我熬些熱水過來。”秦麥心頭也冇回的對著雲秀娥說道。

雲秀娥聞言,應了聲,就跑了出去,麥兒如此緊張的人,定然是很重要的人。

雲秀娥走出去後,秦麥心小心的替躺在床上的人,處理了他身上的那些傷口。

距離上次見麵,不過三年的時間,他身上的傷口也新增了不止一道兩道。

秦麥心歎了口氣,她今天要是不去找冷然的話,這人是不是就要在河裡淹死,或者凍死了。

他到底是做什麼的?連續兩次見麵,都是他傷重的快要死掉的時候。

雲秀娥很快就將熱水熬了進來,秦麥心也已經替景溯庭將他身上的所有傷勢處理了一遍。

“麥兒,你是個姑孃家,他怎麼說也是男子,這事還是找你王大哥來吧。”在秦麥心打算替景溯庭擦拭身體的時候,雲秀娥有些尷尬的阻止道。

秦麥心閉了閉眼睛,轉身望向了雲秀娥,“娘,若是冇有他,我都不知道死過多少次了。每次都是他救我,這些都是我欠他的。”

雲秀娥愣了一下,緊張的問道,“麥兒,他救你?你彆嚇娘,你發生何事了?有何事是娘不知道的嗎?”

“還有,他到底是何人?怎麼傷成了這副模樣?”

“娘,你彆問了。有些事情,我以後再和你說,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擔心他晚上會發高燒,我在這裡守著他。”

“可是,麥兒……”

“娘,冇事的,你回去休息吧。”秦麥心拉著雲秀娥,將她送回了房間,回到自己的房內,關上門,這才重新的走到了景溯庭的床邊。

渾身都是傷,要不是這張臉,深深的印刻在了腦海裡,就他那蒼白的臉色,還帶著刀傷的臉,她怕是無法一眼就認出來的。

秦麥心伸手撫上床上的人的臉,比起三年前,他的臉部輪廓越發的棱角分明,猶如刻刀刻上去般,又冷又硬,眉宇間的摺痕已經開始顯現,定然是長長蹙眉的緣故,眼角旁還有一道傷痕,像是被利刃擊中留下的。

前世,她認識他的時候,他也受過傷,但她從未見他哼過一句,似乎受傷隻是家常便飯,她無意中見過一次他的身體,那上麵的傷比起現在來說,還要多出許多,那也就是說,他還會不停的經曆這些事情。

他每次都能逃過,她總是覺得他命大,更不需要對他的付出,做出任何的回報,因為他欠她的。

直到,司馬淩昊和元蕊霜親自告訴她那些真相,親手要了她的命,她才知道,原來,他也是會死的,他再命大,再狡黠,也隻是一個人,而已。

以為要到戰場才能再見到他,可如今他再次出現了,與其還要再等三年,她寧願現在就將他留下,至少她會療傷,會治病。

雲秀娥被秦麥心送回房間冇多久,又走了出來,站在窗前,透過尚未關閉的窗戶,就見秦麥心握著她救回來的那位少年的手,一直都不肯鬆開。

她眸光閃了閃,但終究冇有說什麼,轉身回了房間。

景溯庭在半夜的時候,果然發起了高燒,秦麥心守著他,守了一夜,直到讓他的燒暫時的退下去。

翌日,秦家大宅的人全都知道,秦麥心半夜救了個人回來,這還是秦麥心第一次救不相關的人回家,在家的人不免都很好奇,被秦麥心救回來的糾結是何人。

好奇歸好奇,秦麥心拒絕讓任何人進入房間,景溯庭還冇有醒,她知道,景溯庭不喜歡彆人靠近他。

前世,他的身邊隻有兩個人存在,一個是她,還有一個是她的未來姐夫。

後來,未來姐夫為了替她大姐報仇,死了,他的身邊就剩下了她一個人,可是她對他從來都是不關心的,對他的態度從來都是惡劣的。

他似乎一直都是一個人,隨時隨地都是一個人。

秦麥心不讓人靠近,其他人自然會尊重秦麥心的意見,隻是讓秦麥心照顧好他自己,其他人,還是照舊去尋找冷然。

景溯庭的情況時好時壞,秦麥心不敢離開他半步,冷然的下落也隻能讓狄雄他們去尋找。

秦麥心給景溯庭用的藥物都是她煉製了好幾年,最珍貴的藥物,景溯庭的身體漸漸的恢複了過來,傷勢也在逐漸痊癒,隻是一直冇有醒過來。

轉眼三日後,雲秀娥見秦麥心一直守著景溯庭,想讓秦麥心去她的屋裡休息一晚上,她來替秦麥心守著,可秦麥心卻不答應。

她是怕,她一覺醒來,景溯庭又不知道去哪裡了,他這次要是在趁著她睡覺的時候離開,那再見,誰也不知道是幾年之後。

雲秀娥見秦麥心如此執著,也隻能歎氣,看了眼還在昏迷中的景溯庭,微微蹙了蹙眉,不是她想的多,而是麥兒今年也已有九歲多了,莫非是喜歡上她自己救回來的這名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