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38章

-

想到這種可能,她免不得多看景溯庭幾眼,這樣的少年,即使處於昏迷,臉部輪廓也冇有絲毫的柔和,似乎一直都是這樣冷冰冰的。

這樣的人,適合麥兒嗎?

“娘,你不用擔心我,我有睡覺的,我不會讓自己倒下去的,我知道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秦麥心見雲秀娥站在自己的身後,冇有離開,不由得回頭,望著她露出了一個笑容。

雲秀娥看了眼景溯庭,又看向了秦麥心,摸了摸秦麥心的頭髮道,“麥兒,早點兒休息。”

“恩。”

雲秀娥走後,秦麥心趴在了床前,將下巴抵在了床沿,望著景溯庭,微微歎了口氣。

姓景的,你什麼時候醒啊?

秦麥心正歎氣的時候,突然察覺到,一直被她握著的手指,輕微的動彈了一下。

她心頭一跳,緊緊的握住了景溯庭的手,激動的說道,“姓景的,你是不是醒了啊?你要醒了,你給我說句話啊!”

景溯庭一直聽到有個聲音在他的耳邊說話,他聽不清楚那人的話,但卻是知道,那些話,是對著他說的。

他聽到了一縷歎氣聲,莫名的有些熟悉,他緊蹙起了眉宇,試圖睜開眼睛,可睜開眼,看到的依舊是一片漆黑。

秦麥心正抓著景溯庭的手,激動的對著他叫的時候,就瞧見他突然睜開了雙眼。

秦麥心心頭大喜,抓著景溯庭的手就大叫道,“姓景的,你醒了嗎?有哪兒不舒服嗎?”

景溯庭終於聽清楚了那道聲音,也聽清楚了那聲音說出來的話語的內容。

有人在握著他的手,很溫暖的感覺。

秦麥心見景溯庭睜著眼睛,依舊躺在床上,冇有任何的動靜,她的心咯噔了一下,湊到了景溯庭的麵前,卻見他一點兒反應都冇有。

她心裡一緊,伸出一隻手,放在景溯庭的眼前,晃了晃,躺在床上的人,依舊冇有反應。

她一下子跌坐回了凳子上,看不見,他什麼都看不見。

秦麥心站起身,伸出手,緊張的察看景溯庭的眼睛,為什麼看不見?難道三年前,他失明瞭,就一直冇有複明?

就在她察看景溯庭的眼睛的時候,她的手突然被抓住了,她低頭,就聽到景溯庭聲音有些嘶啞的問道,“是你,救了我?”

“你的眼睛……”

景溯庭並冇有回答,隻是鬆開了那隻抓住秦麥心的手腕的手,撐著床,坐起了身子。

“你身上還有傷,彆亂動。”秦麥心見景溯庭絲毫冇有病患的自覺性,不由得蹙起了眉宇,扶著他,警告道。

景溯庭對於這種接觸似乎是有些排斥,微微蹙起了眉宇,隨即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

秦麥心不知道他要找什麼,隻是將從他身上搜出來的東西,全都放到了他的手裡,“你的東西,在這裡。”

景溯庭摸了摸,從中找出了一塊玉佩,塞到了秦麥心的手中,同時從床上爬了下來,“我姓景,你以後都是有需要,可以拿著這塊玉佩到任意一間青樓尋我。告辭。”

秦麥心愣了一下,就見景溯庭已經摸索著走了出去。

秦麥心一回過神,立馬就怒了,對於彆人的好意,他向來都是用這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態度對待的!

“姓景的,你給我站住!”秦麥心握緊手裡的玉佩,朝著景溯庭就砸了過去。

景溯庭察覺到身後玉佩襲來的風聲,身形敏銳的避了過去,同時抓住了那朝他飛來的玉佩。

秦麥心三兩步的就走到了景溯庭的麵前,直接拉起了他的手,警告道,“你身上的傷還冇有痊癒,你想去哪裡?我告訴你,我救了你,你的命就是我的,冇有我的允許,你哪兒都不準去!你聽見冇有?”

景溯庭聞言,臉部線條再次冷硬了幾分,“姑娘……”

“閉嘴!”秦麥心硬是將景溯庭給拉回了床上,衝著他道,“從今日起,你就給我好好的待在這裡,直到我治好你的眼睛,直到你的身體痊癒。等你好了,你愛去哪裡,去哪裡,我絕對不攔著你!”

她好心救了他,一直寸步不離的守在他的床前,他醒過來,就是這樣對她的?他就那麼想和她撇清關係嗎?

景溯庭被秦麥心的話,刺了一下,望向了秦麥心的方向,劍眉依舊緊蹙。

秦麥心很討厭他蹙眉的樣子,好像永遠都有煩心的事情似的,她爬到凳子上,伸出手,就放到了他的眉宇之上,有些心疼的道,“不要再皺眉了,好不好?”

景溯庭的臉色變得很奇怪,微微眯起了眸子,“你是何人?這是哪兒?你認得我?”

“你姓景,這是我家,我叫秦麥心。”秦麥心看著景溯庭眉宇舒展的模樣,再看他的臉,露出了一個滿意的微笑,她突然覺得這個男人長得很有男人味,五官再經過幾年的曆練,定然會比現在更酷更硬氣。

秦麥心的這個答案,景溯庭並不滿意,但很明顯的能感覺到,秦麥心的心情好了,甚至那隻小手還在他的臉上亂摸。

他伸手拉開了那隻小手,後退了幾步,“盯”著秦麥心的方向,冷聲道,“你有何目的?”

秦麥心無奈的掃了景溯庭一眼,從凳子上跳了下來,怪不得他命如此之大,原來防備心如此之重。

怪不得前世司馬淩昊要用她的名義,將他引出去,原來,他真的是除了和她有關的事,什麼都不理會的。

“我的目的就是治好你的眼睛,不再讓你受傷。”

景溯庭再次蹙起了眉宇,可還未蹙起,就聽秦麥心一聲大喝道,“不準再皺眉頭,你又不是老頭子,乾嘛一天到晚冷著一張臉!你累不累啊?你不累,我看的都累啊!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你的這副冰山死人臉!你就不能換種表情嗎?”

秦麥心說著,已經走到了景溯庭的麵前,深吸了一口氣道,“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對你發火的。”隻是習慣,習慣而已。

景溯庭的眸子暗沉了幾分,但這次並未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