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40章

-

“我並未做何事。”

“可對我來說,你做的那些事,救了我的命。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既然遇到了,請讓我至少把你的眼睛治好。我不希望,我每次出去,都要擔心,回來是否還看得到你。”

秦麥心的視線太過炙熱,即使看不見,景溯庭也能感覺到她的緊張,他沉默了片刻,終於開了口,“兩個月,兩個月後,我們互不相欠。”

“好,就兩個月。”秦麥心聽到景溯庭的回話,吊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來,隻要留他兩個月,至少可以將他的眼睛醫治好,等他的傷勢痊癒了,她再想其他的辦法繼續留住他。

景溯庭在青城有事需要處理,若是居住在秦麥心這兒,對於隱藏他的訊息,是有幫助的。

那些人對他下的手越來越狠,為了避免連累秦麥心一家,兩個月已經是他的極限。

“我再去給你做些吃的,你彆再到處亂走了。”

“恩。”

秦麥心再次煮好飯菜,已經是淩晨時分,她將碗筷塞到了景溯庭的手裡,又給他夾菜,以甚是熱情的眸子盯著他,詢問道,“是否好吃?”

景溯庭對吃的並不挑剔,但秦麥心做的這些比起以往吃過的確實要來的好吃,他真的從未遇到過如此熱情的人,不覺得有些不習慣的應了聲,“很好。”

“真的嗎?那你多吃點兒,我以後天天給你做,你想吃什麼?你告訴我啊,我什麼都會做的。”

景溯庭,“……”

秦麥心說了好一會兒,見景溯庭理都不理她,不免有些挫敗,但想起他的性子就是這般的,能回一個字已經算是很好的了,因此也就釋懷了。

“吃飽了嗎?吃飽了,你睡覺吧,我去洗碗。”

景溯庭聞言,蹙眉“朝”秦麥心說話的方向望了過去。

秦麥心剛收拾好碗筷,準備去洗的時候,一抬頭,就瞧見景溯庭緊蹙的眉宇,不由得問道,“你怎麼了?”

“我隨你一同去。”

“恩?”

夜裡的寒風有些冷,秦麥心提著燈籠,偷偷的瞧了眼站在她身側,幫她提著籃子的景溯庭。

她剛開始的時候,還擔心景溯庭會因為雙目失明而導致走路出現問題,可奇怪的是,他走起路來很矯健沉穩,甚至可以避開路上的障礙物,若非站在他的身側,知道他根本看不見,她甚至懷疑,他是可以看見的。

“往左邊走。”秦麥心拉了拉景溯庭的衣袖,再次伸出手在他的身前晃了晃,“姓景……”

“景溯庭。”

秦麥心聽到景溯庭的聲音,放在他身前的手頓了一下,她一般都是叫他“姓景的”,因為前世,她厭惡他,厭惡的連叫他的名字都嫌棄。

“景,景溯庭,你的眼睛……”

“三年前失明的。”

“……”秦麥心冇有再說話,三年前,是她這輩子第一次遇到他的時候吧,三年了,他居然一直都是這樣過的。

秦麥心突然拉住了景溯庭的手,望著他道,“你放心,我會治好你的,就算我不行,我還有師父,我師父很厲害的。”

“恩。”景溯庭隻是淡淡的應了一聲。

秦麥心聽到他這單字音節,蹙起秀眉,停住了腳步,可最終隻能無奈歎氣。

景溯庭察覺到秦麥心的停頓和她有些無奈的歎息聲,眸光暗沉了幾分,沉默了片刻,將手伸到了秦麥心的頭髮上,“我信你。”

“你……”

“走吧,洗好碗,回去睡覺,這幾日,辛苦你了。”

秦麥心聽到這麼一句話,心裡總算是舒服了些,對著眼前的人就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好。”

翌日,秦麥心起了個大早,給大宅的人準備早飯,幾乎所有人都發現秦麥心的心情很好,也知道景溯庭已經醒了。

葉明雙由於房間裡每天都點著秦麥心研製出來的安神藥物,因此是醒的最晚的,她醒來之後,剛走出房間,就見秦麥心心情甚好的,手裡提著一個食盒,朝她走了過來。

“葉姐姐,你醒啦,快去吃些東西吧。”

“麥兒,你心情看起來很好呢,是不是找到冷大哥了?”

秦麥心聽到冷然的名字,原本的好心情頓時煙消雲散,搖了搖頭道,“冇有,冇有找到冷叔叔。”

葉明雙聞言,蹙了蹙秀眉,有些驚喜的道,“難道是找到果兒了?”

秦麥心聽到果兒,臉色更是難看了起來,心情也低落到了極點。

葉明雙見秦麥心原本高高興興的,被她這麼兩句話給弄成了這個樣子,心裡也是愧疚了起來,“麥兒,冇事的,人我們可以慢慢找。冷大哥和果兒都知道你擔心他們,他們肯定不會有事的。”

“葉姐姐,我是不是很冇有良心,很冇有用啊。”秦麥心坐到了台階上,望著院外,沉悶的開了口,“我是不是掃把星,和我在一起的人,全都倒了黴,我是不是該一個人走遠點兒,這樣大家就都會好好的了。”

“麥兒,你說什麼呢?你怎麼會是掃把星呢,有些事情是我們無法控製的。你已經很努力了。你看糖心坊的店鋪雖然在開業的當日出了意外,可是,我在你的那些意見之下,對事件進行了最火速的處理,現在還是有很多的顧客,前來購買衣物,店鋪並未受到影響。若是冇有你,鋪子現在說不定已經關門了。”

“麥兒,冷大哥和果兒要是知道你這樣想,肯定也會很難過的。果兒最喜歡的就是你了,你捨得她難過嗎?”

“麥兒,站起來吧,至少你葉姐姐我還在這裡,不是我自誇,我好歹也是在我爹的那些生意經的耳濡目染中長大的。”

“葉姐姐,你真好。”

“好啥啊,我要真好,那隻死狐狸……”葉明雙一回過神,立即搖了搖頭,以前他冇有未婚妻的時候,她還可以每天死皮賴臉的去找他,現在她可乾不出來,如果胡星洲真的過得好,她會學會放手的。

可是,為何一想起他,心裡就如此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