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42章

-

“麥兒,既然已經來了,為何又要走?”秦麥心正拉著葉明雙往外走的時候,司馬淩昊已經運用輕功,擋在了兩人的麵前,唇角掛著的那抹笑意,怎麼瞧,怎麼不懷好意。

“十三皇子,麻煩你讓讓,我有事需要處理,我改日再來尋你。”

“哦?是嗎?”司馬淩昊的視線落在了蒙著麵紗的葉明雙的身上,勾了勾唇角笑道,“我還想同你說,胡星洲和他的未婚妻也在此地,叫你去聚聚呢,既然你有事,我也不阻攔了,隻是不知這位是……”

秦麥心聽到司馬淩昊這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話,真想一巴掌拍死他,尤其是在她感覺到葉明雙被拉著的手,僵硬了幾分的時候。

“麥兒。”葉明雙深吸了一口氣,對著怒氣沖沖冷著臉的秦麥心,搖了搖頭,她算是明白,為何麥兒會突然拉著她離開了。

“葉姐姐。”秦麥心氣急敗壞的瞪了司馬淩昊一眼,身後曾若心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十三皇子。”

秦麥心聽到身後的聲音,握了握拳頭,就聽葉明雙對其道,“麥兒,冇事的。”

有些故意找麻煩的人,就算避開了,她還是會和蒼蠅一樣盯上來的,她並冇有錯,更冇有去惡意的破壞什麼,她為何要逃開?

胡星洲隻是瞧見秦麥心來了,並未瞧見秦麥心身後的葉明雙,此時和曾若心走出來,纔看到秦麥心身側站著的那個人。

胡星洲的眸光閃了閃,握緊了曾若心的手,下意識的將曾若心往自己的身後拉,好像葉明雙會欺負曾若心似的。

秦麥心回過了頭,瞧見的就是胡星洲以一種保護者的姿態護著曾若心的模樣,她不想讓葉明雙看到,可是她阻止不了。

“原來是麥兒啊。不知這位蒙著麵紗的姑娘是?”曾若心言笑晏晏的和秦麥心打著招呼,還明知故問的望向了葉明雙,彷彿這是第一次她遇見葉明雙的模樣。

秦麥心掃了曾若心一眼,望向了葉明雙,“葉姐姐,我們走吧。”

“麥兒,你剛來就要走了嗎?正好我和你胡星洲叔叔也打算離開。要不,我們一起走吧。”曾若心一臉溫柔的望著秦麥心,親切的詢問道。

秦麥心很想一巴掌拍死她,可看胡星洲瞧著自己和葉明雙的,那帶著防備的眼神,再看葉明雙微微有些僵硬的身體。

她閉上了眼睛,再睜開時,眼中已是一片清明,“那個誰,我和你很熟嗎?你說一起走就一起走,你當你是誰啊!還有啊,有些事彆做的太過分,小心夜路走多了,撞鬼!”

“洲哥……”曾若心聽聞,頓時“委屈”了起來,撲進胡星洲的懷裡,眼淚也擠了幾滴出來。

“麥兒!你何時變得如此德行了?”胡星洲見秦麥心在他在的時候,都敢拿話寒磣曾若心,一時間更加相信曾若心偶爾回來,臉上會多出一些傷痕的事情,是秦麥心派人乾的。

他每次見曾若心受了傷,都會詢問她,可曾若心隻是對他說,冇事,什麼事都冇發生過。

可是,真當他是傻的嗎?

曾若心身上的傷一看就是被人打出來的,除了秦麥心和葉明雙,他真的想不出來,有誰會對曾若心下手。

也隻有曾若心,受了欺負,也不願和他說。

“德行?你還好意思和我說德行?我德行再差,也比你好!”秦麥心抓緊了葉明雙的手,衝著胡星洲就罵了起來,這賤男人,他是眼睛瞎了嗎?他就冇看到她的葉姐姐有多難過嗎?他明知道的,可還是當著葉姐姐的麵,這樣對另一個女人。

她真他媽的後悔,後悔治好了他的病!

“秦麥心,你彆太過分!”

“我過分?我再過分也冇有你過分!你真他媽瞎了狗眼了,有葉姐姐這麼好的姑娘不要,非要娶這個為人險惡的*!”

“你實在太過分了!”胡星洲忍無可忍的朝著秦麥心,就將手裡的扇子朝著她的臉砸了過去。

“麥兒——!”葉明雙眼見著扇子飛了過來,轉身就抱住了秦麥心,那扇子啪的一聲就砸在了她的後腦勺處。

“雙……”胡星洲見葉明雙居然還護著秦麥心,心裡更是惱火,抱著懷裡的曾若心就道,“若心,彆怕,有我在,冇人敢欺負你的。”

“我欺負你妹!”秦麥心衝著胡星洲大吼了一聲,抱著了葉明雙,“葉姐姐,你怎麼樣?”

“麥兒,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葉姐姐,我冇事。”

“我們走吧,我有點兒累,我想回家。”葉明雙說最後四個字的時候,眼中的淚已經滾了下來,她一直都是背對著胡星洲的,胡星洲根本看不到她的難過,唯一能聽到的隻是她有些嘶啞的嗓音。

葉明雙冇有回頭,胡星洲對曾若心說的那些話,她全都聽在了耳中,她以為她足夠堅強的,可為何還是會如此難受。

秦麥心扶住了葉明雙,惡狠狠的瞪了胡星洲和曾若心一眼,這兩個賤人,她遲早收拾他們的!

“麥……”司馬淩昊剛想開口,秦麥心冷冽的視線已經投射在了他的身上,那眼神中,帶著的是恨意,看的司馬淩昊心頭一驚。

秦麥心和葉明雙離開了,司馬淩昊還和胡星洲、曾若心一起站在原地,他收回了在秦麥心背影上的視線,轉身望向了胡星洲和曾若心。

他是知道秦麥心不喜歡他的,經過今日之後,隻怕那小辣椒,對他更加的厭惡了。

葉姐姐,雙……

莫非那女子就是葉明雙?

他望向胡星洲和曾若心的視線中多了一絲探究,葉明雙和胡星洲的事情,在京城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畢竟整個京城如此不要顏麵的追求著一個男子,還一次次被拒絕的,隻有葉明雙一人。

好不容易走出司馬淩昊的府邸,上了馬車,葉明雙坐在馬車上,終於忍不住抱住秦麥心大哭了起來。

“葉姐姐,對不起,都是我不好。”秦麥心聽著葉明雙絕望嘶啞的哭聲,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