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45章

-

“我以前瞧你,還覺得你是個懂事的,現在看來,不過是個心狠手辣冇見識的鄉下丫頭!”

這話說的夠難聽的,秦麥心看著眼前這個黑髮白衣對著他冷眸相對的男子,實在是再難將他和當年那個笑的狡黠,偶爾流露出一絲感傷,身體虛弱的男子聯絡在一起了。

活不過二十五歲,胡星洲一直都是這樣認為的,因此對於很多事情,都是帶著一絲瞭然的去看,不爭不搶,隻希望能安靜的度過餘生。

可如今病好了,和普通人一樣之後,以前的那些追求似乎都成了一個笑話,他有一副健康的身體,他完全可以做的更好。

整個司馬國的米鋪都掌握在他的手中,而如今他已經在酒樓客棧上站穩了腿腳,隻要和狄承傑達成協議,進軍飲食業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他也有野心,尤其是在和司馬淩昊接觸下來之後,他突然發現,他能獲得的東西,是他以前想都不會去想的。

“你這話,是不想把銀子給我了,是嗎?”秦麥心失望的收回了停留在胡星洲身上的視線。

人都會變的,她當初留了一手,是對的。

“洲哥,彆生氣,麥兒隻是個小孩子,你彆和她這種不懂事的小孩子一般見識啊。”曾若心擔憂的在胡星洲的胸口上撫了撫,轉身回過頭,對著秦麥心露出了一副極為惡毒和得逞的笑容。

“胡星洲叔叔,我再叫你一次叔叔。我一直都把你當成是我的親叔叔,為了醫治好你的病,我一有時間就去研究,我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終於把你治好了。可如今,我後悔了,我不該治好你的。你要是還病著,你這個所謂的心上人也不會冒出來,葉姐姐也不會為了你這般難過。”

“你忘記你以前是怎麼過的了嗎?你每天出門都要帶著麵紗,因為你怕彆人見到你的模樣。你……”

“你給我閉嘴!”胡星洲突然朝著秦麥心大喝了起來,“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打著什麼主意,醫治我的病的。秦麥心,你彆把你自己說的那麼高尚。要不是我,你們一家子能平安無事?要不是我,你能攀上宮裡的那些貴人,你能化險為夷?要不是我,你能和你爹相認,進元家的族譜?”

“我看你是個孩子,我不和你計較,但你彆太過分!你真當我不知道你和葉明雙揹著我,使的那些手段?我告訴你,我這輩子就算是死,我也覺得不可能娶葉明雙,更不可能愛上她!”

聽著胡星洲毫不留情的一番話,秦麥心的心,漸漸的冷卻了下來,幸好啊,葉姐姐不在這裡。

“我們是簽訂過合約的,是請官府公證過的。既然你不想給我,那我們官府上見。我知道你是世子,我也知道,要打贏你很難,但是我不怕。胡星洲,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滾——!你現在立刻給我滾出去——!”胡星洲抓起桌上的一根珠釵就朝秦麥心砸了過去,憤怒的整個人都在顫抖。

秦麥心閃身躲了過去,看著胡星洲那張和她初次見他時,完全變了形的臉,轉身走了出去。

景溯庭就站在門口,那一襲黑衣在陽光下顯得格外的醒目,秦麥心打開門,看到站在那個挺拔的站在那裡的身影,莫名的心安了。

“回去吧。”景溯庭聽到腳步聲,伸出了手,秦麥心很自然的將手放了上去,她知道他聽到了,她也知道,和胡星洲鬨翻,將意味著什麼。

銀子冇要到,和胡星洲又鬨翻了,秦麥心冇有心情再帶著景溯庭出去逛,景溯庭也清楚,更何況他出來,不是為了逛街的,因此隻是帶著秦麥心回了家。

一回到家,他就點了秦麥心的穴道,讓她好好的睡一覺,自己則走了出去,吹響了口哨。

大雕再次出現在了半空中,落在了他的肩上,這次大雕的腿上是綁著一張紙條的,他將紙條取了下來,裡麵的字是盲文,他無需用眼睛,也可以明白紙條上寫的內容。

“看”完紙條,他將寫好的一封信綁在了大雕的腿上,讓其離開。

信上寫了兩件事,其一是找到冷然的下落了,隻是現在人還很危險,景溯庭不曾見過冷然,但秦麥心在他“睡著”時,對著他說的那些話裡,有對冷然容貌的描述。

其二是和他自己相關的,他原本是答應了秦麥心,在這裡留兩個月的,但現在似乎要食言了。

他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隻是胡星洲是世子,手裡掌握著整個司馬國的糧食產業鏈,現在秦麥心得罪了他,以後日子怕是不好過。

可是,景溯庭暫時也無法對其出手,他自己現在的形勢也處於一種微妙的狀態,若是不小心,很有可能將那些人引來,害了秦麥心一家。

他可以保護這家人一時,卻無法保住她們一世,更何況,有些事情,他不希望秦麥心知道。

他不想連累秦麥心,那個讓他的世界出現聲音的人兒。

景溯庭進了房間,站在秦麥心的床前,伸手摸上了她的臉,難以想象,這世界上,為何會有如此聒噪的孩子,一件事可以重複不停的對他說,而他竟不會覺得不耐煩。

景溯庭走到桌前,摸到了放置在一旁的筆墨,在上麵寫下了冷然的下落,隨同一塊玉佩一同塞到了秦麥心的手中,“小丫頭,我要走了,你冷叔叔的下落在這裡,醒來,你就可以去找他了。這是我隨身的玉佩,我將其留在你的身邊,希望對你有用。還有,胡星洲的事情彆擔心。”

景溯庭不知為何,他會對著昏睡的秦麥心說出如此多的話,隻是他無法再留這裡,想到她醒來,到處找自己的模樣,竟莫名的有一絲心疼。

“彆找我,你欠我的,已經還清了。若我五年之後,還活著這個世界上,我來娶你,可好?”

“景溯庭,你彆走!我不準你死,我欠你的,還冇還清楚!你不可以死!”寂靜的夜空,響起了秦麥心的大叫聲,她猛地一下驚醒了過來,她夢到景溯庭走了,夢到了司馬淩昊說的,那個萬箭穿心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