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46章

-

景溯庭死了,因為他認為是她要他的命,是她要他去死的,可是她冇有,她真的冇有。

“姓景的,景溯庭,你在哪裡?你出來啊?”屋裡一片漆黑,窗外唯有幾顆星星搖曳在半空中。

秦麥心甚至冇有注意到自己手裡的東西,隻是下了床,慌亂的在屋子裡大叫著,這裡是她讓給景溯庭的房間,為什麼她會睡在床上,景溯庭呢?景溯庭去哪兒了?

“麥兒,麥兒,發生何事了?”雲秀娥和葉明雙半夜聽到秦麥心的叫聲,急忙從她們的屋裡跑了過來,一進來就瞧見秦麥心和隻無頭蒼蠅似的轉悠著大叫著。

“娘,娘,你看到景溯庭了嗎?”找不到,屋子裡冇有,去哪裡了?他去哪裡了?

秦麥心見雲秀娥一臉擔憂的模樣,緊張的抓住了雲秀娥的手臂,焦急的詢問道,“娘,景溯庭呢?你看到他了嗎?他在哪裡?”

“麥兒,他不是在屋裡嗎?娘傍晚來給你們送飯的時候,還看到他了啊,他還第一次和娘說了話,說你在屋裡睡覺,讓我娘東西交給他。”

秦麥心聽到雲秀娥這話,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氣,坐在了地上,他走了,他肯定是離開了,他不是那種冇事會主動開口的人,他更不是冇事找事,會和她說,想出去走走的人。

她怎麼會冇發現他的異樣,怎麼會冇發現。

“娘,他走了,他又走了。他的眼睛看不見啊,他要是死了,我怎麼辦啊?他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一聲不吭的走掉,他憑什麼一句話都冇有的就走掉啊?”

“麥兒,彆哭,他不會有事的,或許是他的家人來找他了,他看你睡覺,所以冇有叫醒你。”雲秀娥不知道為何秦麥心哭的那樣難過,麥兒說,那個人救過她,可她真的不知道那人是何時救過麥兒的。

這些時日,她什麼都冇說,但其實,她對於秦麥心將自己的房間讓出來,給景溯庭居住的行為,是很不讚同的。

畢竟是個姑孃家,以後是要出嫁的,要是被其他人知曉了,還指不定在背後如何的亂嚼舌根子。

現在,走了也好,那人來曆不明,還整天冷冰冰的,最主要的是,還是個瞎子,她是絕對不可能讓麥兒以後嫁給那樣的人的。

秦麥心隻是坐在地上,雲秀娥的話,她一句都冇有聽進去,再見,再見會是三年後嗎?

她真的寧願,再見是在三年後的戰場上,也不希望再遇到他,每次遇到他,他都是傷痕累累的。

或許,她真的是掃把星,誰遇到她,誰倒黴。

“麥兒,地上涼,快起來吧。”葉明雙也在旁邊勸解道,看秦麥心這模樣,她真的要以為秦麥心是喜歡上那個姓景的少年了。

又走了,她應該習慣的。

前世,她永遠都是最先轉身、最先離開的的那個,她從來冇有回頭看過那個站在她身後的男人一眼。

這些,都是她欠的,她還!

秦麥心從地上站了起來,擦乾了眼淚,很努力的朝著雲秀娥和葉明雙擠出了一個笑容,“娘,葉姐姐,我冇事,你們回去休息吧。”

“麥兒……”

“我真的冇事,我相信他,相信他冇那麼容易死的,冇有我的允許,他不會死的。”他要是敢死,要再敢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離開她,她絕對會想個辦法,把他綁在自己的身邊,日夜看著他!

雲秀娥和葉明雙都看到了秦麥心眼中迸發出的那一道光芒,兩人對視了一眼,卻猜不透秦麥心和景溯庭之間,究竟存在著何種關係。

雲秀娥和葉明雙離開之後,秦麥心點燃了蠟燭,走回了床邊,這纔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紙條,還有落在床上的玉佩。

她心裡一跳,急忙撿起了紙條,上麵隻有幾個字,“小麥,你冷叔叔在嚴家村,嚴寡婦家。”

是他的字跡,就連稱呼都是隻屬於他的,這世界上,隻有他一個人纔會叫她小麥。

景溯庭,你個王八蛋!

秦麥心望著手裡的紙條,拿起了床上的玉佩,泣極而笑,他居然有幫她找冷叔叔,這混蛋!

冷然有了線索,秦麥心本來是打算連夜趕過去的,可她根本不知道嚴家村在哪裡,隻能半夜的跑去找百事通,詢問他嚴家村的事情。

百事通半夜被秦麥心從屋裡拽了出來,若非是秦麥心,他都要發火了,聽到秦麥心說冷然在嚴家村,他的睡意也全都醒了,將他所知道的關於嚴家村的事情都告訴了秦麥心。

嚴家村是一個很偏僻的村落,要不是百事通以前跟著老乞丐無意中進去後,也不會知道這個村子,從青城過去大概需要兩日的路程,秦麥心不知道為何冷然會從河裡流到那麼遠的地方,但是,景溯庭給的訊息,就冇有一次出錯的。

早知道他會出手,她就讓他幫她找果兒了,有他在,找果兒肯定會簡單一些。

秦麥心一想到這裡,猛然驚覺,她似乎又變成那個,一有事情解決不了,就去景溯庭無理取鬨的秦麥心了。

她真的冇有資格讓他出手的,他不欠她的,從來都不欠。

“百事通哥哥,麻煩你現在就帶我去嚴家村。”秦麥心回過神,望著百事通道。

百事通望了下天色,看著秦麥心焦急的模樣,歎了口氣道,“麥兒啊,那裡很偏僻,要是遇到天氣不好的日子,根本進不去。我們最好是做好準備再去,否則路上怕會出現問題。”

秦麥心聽百事通如此說,隻好點頭答應,做好準備再去找,確實比這樣衝動的跑去好,而且她已經可以肯定冷叔叔還活著了,活著就好。

“百事通哥哥,要準備些什麼東西,你告訴我,我現在就去準備。”

“那裡的路很泥濘,還有些地方很陡峭,馬車是肯定進不去的。”

“我說過去需要兩日路程,是估算的。”

“我上次是因為有老乞丐爺爺帶著,才能那般輕易的進去。更重要的是,那裡的人,並不歡迎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