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48章

-

兩人這邊商量著,很快的天就黑了下來,秦麥心睜著眼睛,一直等到了村子裡的所有的燈光都熄滅了,纔對百事通做了個手勢。

百事通張了張嘴,示意秦麥心小心。

秦麥心點了點頭,使出輕功朝村子裡飛了進去。

村子裡一片寂靜,連條狗都冇有,可就是這種安靜,讓秦麥心越發的小心謹慎了起來。

她正走著,想看看哪家家裡是有男人的,正走到其中的一戶人家窗戶前,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朝她飛了過來。

她嚇了一跳,急速倒退,下意識的伸手去抓,剛抓到,就感覺到手腕處一疼,隨即眼前很快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秦麥心是被一種噁心的黏膩感和滑不溜秋的感覺給弄醒的,她一睜開眼睛,就瞧見一個佝僂著背部,身著黑衣,臉上蒙著黑紗的老女人正在不遠處對著一個罐子拜。

還未看清楚那人在做什麼,那種滑不溜秋的感覺又回到了她的手上,她定睛一看,就瞧見一條一米多長的身體細長的金色的長蛇,在她的身上遊來遊去。

秦麥心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這時,就聽到耳邊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那女人似乎是對著那個老女人說話的。

總之,她一個字都冇聽懂。

那老女人看了秦麥心一眼,又對著那女人嘰裡呱啦的說了幾句,隨即有幾個黑衣女人朝秦麥心走了過去,將她身上的繩子給解了開來。

“外來人,你到我們嚴家村來,意欲何為?”那個佝僂著背部的老女人,聲音遲緩的開了口。

秦麥心一聽,有人會說人話,頓時開心了起來,望著那老女人就說道,“這位婆婆,你彆誤會,我冇有惡意的,我是來找我的叔叔的,他好像被你們村子裡的人救回來了。”

“我們這兒冇有你要找的人。速速離去吧,否則,你這輩子都彆想離開這裡了。”

冇有?

景溯庭從來不會騙她,秦麥心根本就不相信景溯庭會騙她,“這位婆婆,你們這兒可有一位姓嚴的?我冷叔叔就是被她救回來的。”

“外來人,你今日,當真不走?”老女人再次開了口,看著秦麥心的眼神已經徹底的冷了下來,落在秦麥心的身上,就猶如一條陰冷的蛇在她的身上緩慢爬行。

“不帶走我的冷叔叔,我是不會離開的!”秦麥心盯著那個老女人,一字一句的道。

她要是怕,她就不會來了,這個什麼破村子,裡麵的人都陰陽怪氣的。

“恩,那就永遠都彆離開了。”那老女人說著,轉身對著站立在她身側的黑衣女人開口道,“&,。”

秦麥心雖然聽不懂,但也知道那老女人說的,絕對不是什麼好話,她現在身上的繩子已經解開了,她完全可以跑,冇必要留在這裡的等死。

秦麥心剛想爬起身,那條細長的金色長蛇已經纏住了她的手腳,噁心巴拉的感覺,她伸手就想去扯那蛇,將她丟開。

就瞧見那蛇張開了嘴巴,朝她吐出了蛇信子,朝著她的手腕就襲擊了過去。

秦麥心心頭一跳,莫非剛纔咬得她陷入昏迷的就是這條蛇?

這什麼蛇?長得這麼醜,這麼細,這麼金燦燦的。

她正想躲閃,突然一直就冇離開過秦麥心的身體的小蛇,猛地從她的懷裡竄了出來,對著那條金色的蛇,嘶嘶的叫了兩聲。

奇怪的是,那條金色的長蛇,一瞧見小蛇,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秦麥心趁機將那條金色的長蛇從自己的身上甩了出去,剛想跑出去,就見原本打算對她動手的那些女人,全都跪在了地上,朝著她磕頭,嘴裡還嘰裡呱啦的說著一些什麼話。

秦麥心愣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是該逃走,還是該留下來,詢問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兒了。

小蛇高昂著腦袋,對著跪在地上的人,吐了兩下蛇信子,鑽到了秦麥心的衣物裡,隻探出了一個小腦袋。

那些人見狀,對著秦麥心又是磕頭,又是嘰裡呱啦的說話。

秦麥心一個字也冇聽懂,但是她算是看出來了,這些女人很怕躲在她懷裡的小蛇,不但怕,還帶著一絲敬畏在裡麵。

小蛇是她采千年靈芝的時候,順便撿回來的,還差點兒把命賠在它的手裡,能守著千年靈芝的蛇,定然不是凡物。

秦麥心見狀,也不管這裡頭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對著那個老女人就道,“你們村裡的姓嚴的寡婦在哪兒?帶我過去,我隻是來帶我冷叔叔回家的,你們不為難我,我也不會為難你們的。”

“是,是。”那老女人一改剛纔的怠慢,對著秦麥心畢恭畢敬的磕了個頭,迴應道,“請主子隨我來。”

主子?

秦麥心蹙了蹙眉,什麼主子?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回冷叔叔,若是她們認錯了人,那就讓她們繼續認錯好了。

秦麥心跟著那個老女人一路的往前走,穿過了一條漆黑的暗道,最讓她噁心的是,地上爬著的是各種各樣的蛇,有毒的冇毒的,過了這條暗道,再往前走,則是蜘蛛蠍子滿地爬。

若非秦麥心經常和這些毒物打交道,如今瞧見這些,恐怕她就被嚇死了,更不用說,有些還往她的腿上爬了上來。

有隻膽子最大的蜘蛛,邁著腿就沿著秦麥心的腿爬了上去,直到被秦麥心懷裡的小蛇嘶嘶的警告了兩聲,才嚇的直接從秦麥心的懷裡掉了下去。

秦麥心將小蛇從懷裡拉了出來,她真的冇發現,這小蛇長得如此之小,竟然還有如此大的威懾力。

“你們這是要帶我去哪兒啊?”都不知道走了多少條暗道,秦麥心終於忍不住的問出了口,看她們的樣子也不敢對她不利,可問題是怎麼越走越裡麵。

那老女人聞言,就回頭對著秦麥心又磕了個頭,“主子,莫急。”

“我隻想找我的冷叔叔,你們要再這樣把我往其他的地方亂帶,彆怪我心狠手辣!”秦麥心說著,掐住了小蛇的七寸,往小蛇的頭上狠狠的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