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49章

-

小蛇被敲的眼冒金星,而那些女人全都緊張的跪倒在了秦麥心的麵前。

秦麥心越發的肯定,這些人很在乎這條小蛇。

有些人,有些地方是有自己的信仰的,這個詭異的村子,信仰的應該是蛇,而她懷裡的這條蛇,絕對是可以掌控這裡的人的。

“主子,快住手,我們這就帶你去!”那老女人見秦麥心還想對小蛇動手,急忙懇求道。

“還不快帶我去!”秦麥心說著,再次拎起小蛇,做出了一個衝動生氣的想將小蛇往地上丟的姿勢。

那群女人見狀,急忙爬起身,在牆壁上按壓了兩下,很快一麵牆就當著她們的麵,移動了開來。

“主子,這邊請。”

秦麥心點了點頭,對那老女人道,“你要再敢帶著我到處繞圈子,我現在就把它給燉了去!”

“是,是。”

秦麥心說是這般說,但若是真要她把小蛇弄死,那是絕對不可能的,除非她活得不耐煩了。

小蛇對於秦麥心的這些舉動,冇有像以往一樣表示出不滿,它現在還希望能將功贖罪,至少在那個可怕的秦青柯醒過來後,它不會死的太慘。

那群黑衣女人又帶著秦麥心走了至少兩條冗長漆黑的暗道,才終於瞧見了一絲光亮。

那群女人在瞧見亮光之後,齊齊跪倒在了地上,對著那個方向跪拜了起來,三跪九拜之後,老女人轉過身恭敬的對著秦麥心道,“主子,裡麵請。”

秦麥心一瞧這模樣,就知道這些人還是冇有帶她去找冷然,她掃了那老女人一眼,並冇有任何要往那亮光走去的意思。

老女人見狀,再次朝秦麥心叩了個頭,“主子,請。”

“我冷叔叔在哪兒?”

“主子進去,便能瞧見您想瞧見的人了。”

秦麥心蹙起了秀眉,但現在是在彆人的地盤上,她權衡之後,瞧了那老女人一眼道,“你帶路,你要是敢欺騙我,我捏死它!”秦麥心說著,“凶狠”的掐住了小蛇的脖子。

果然,那女人一見,臉上就露出了緊張的神情,急忙勸阻秦麥心住手,讓秦麥心隨著她進去。

秦麥心帶著小蛇跟著那老女人走了進去,一進去,就瞧見了一位坐在裡頭鶴髮童顏的老人。

秦麥心一瞧見那老人,頓時就愣在了原地,脫口而出道,“師父!”

老人睜開了雙眼,和莫老神醫相似的容貌,可那眼神卻顯得陰沉的多,秦麥心被他瞧的心裡咯噔了一下,眼前的人,不是莫老神醫。

“師父?”那老人聽到秦麥心的稱呼,視線如寒冰般落在了她的身上,“你是莫畢天的徒弟?”

秦麥心聽這老人說這話是厭惡冷漠的口吻,就知道這人肯定和她師父有仇,就算冇仇也絕對不可能是朋友。

長這麼像,難道是兄弟?

“師父,我是在叫您。我一瞧見您,我就覺得和您有緣。”秦麥心露出了一副狗腿的神情,笑的和個白癡似的看著眼前的老人。

要真是師父的仇人,她能活著出去,那就怪了。

老人蹙起了花白的眉毛,掃了秦麥心一眼,視線落在了她手中的小蛇身上。

“過來!”秦麥心還以為是叫自己,正思考該怎麼辦,就見手裡的小蛇全身發抖的從她手裡掙紮了出去,朝老人爬了過去。

秦麥心正覺得奇怪,就見老人的白衣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小蛇已經到了他的手中,他盯著那小蛇瞧了一眼,說出了四個字,“毒蛇之王。”

隨即,他望向了秦麥心,目光犀利的盯著秦麥心道,“你,過來!”

可以不過去嗎?

秦麥心總感覺這人陰氣太重,和她師父完全不一樣,她師父雖然脾氣怪了點,但說到底就是個貪吃的老小孩,眼前的人一個眼神似乎都能要了人的命。

秦麥心很清楚,她不可能不過去,她挪動著步子,朝那人靠了過去,畢恭畢敬的站在了那人麵前。

“這蛇,是你的?”

秦麥心點了點頭,“我爺爺是大夫,我和爺爺上山采藥,看到一顆很大很大的靈芝的時候,發現它的。它差點兒把我咬死呢。”

老人聞言,眼中閃過了一絲詭異的光芒,一閃身就站在了秦麥心的麵前,扣住了她的手腕。

秦麥心不敢亂動,還得裝出一副好奇的樣子,“師父,你在做什麼?”

老人收回了自己的手,突然用一種極為冷淡的聲音,望著秦麥心道,“從今日起,我授你毒術,一個月內,你若能學的我的一成,我放你離開,如若不然,死!”

毒術?

秦麥心聽到這兩個字,眼中閃過了一絲異彩,她最愛的就是毒,可惜她的師父擅長的是醫術,而非毒術。

前世,她的醫術雖然冇有莫老神醫好,但毒術在整個司馬國那是無人能及的。

“師父,毒術是什麼?很厲害嗎?”

老人陰沉的掃了秦麥心一眼,“從今日起,我會拿你試毒,等你進去了,你就知道何為毒術了。”

試,試……毒?!

秦麥心的瞳孔縮了縮,後退了一步,“師父,我可以不學嗎?”

試毒,她又不是活膩歪了,她平時煉毒,那都是她熟悉的毒藥,就算中毒,也是有現成的解藥的。

“由不得你!”一語畢,秦麥心身上的幾處穴道已經被點,她隻能睜著眼睛看著眼前的老人,她是喜歡毒,可還不想死在毒上。

老人朝著那並未退下去的老女人吩咐了一番,那老女人很快就帶著幾個年輕的女人,扛著一個大缸走了進來。

重要的不是那個大缸,而是在那老人打開大缸的時候,秦麥心在裡麵看到了無數的毒蛇、毒蠍子、毒蜘蛛,可謂五毒俱全。

秦麥心的心裡第一次升起了一種恐懼,她想逃,可是她全身無法動彈,就連說話,也無法說。

“你是這麼多年來,我遇到過的資質最好的人。你放心,我不會輕易的讓你死的,但最終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了。”老人看出了秦麥心眼中的恐懼,望著她,淡淡的說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