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57章

-

“還有誰,誰打過我娘,打過我弟弟,給我站出來!”秦麥心衝著還圍在這裡的人,吼了起來。

眼看著有人想走,秦麥心一鞭子就抽了過去,衝著冷然道,“冷叔叔,一個都彆讓他們跑!當街行凶,給我全部送去見官!”

那些人一聽她們這湊個熱鬨,罵上兩句,最多就是看不慣把人打了兩下,居然是犯法的,不少人都被嚇的昏了過去。

有想跑的,全都被冷然拎小雞一樣拎了回來,全部疊羅漢的疊在了一起,動手的六個,罵人的二十個,湊熱鬨的六十個,全部送去縣衙,交給縣太爺!

雲秀娥已經被打昏了過去,秦家小弟也是被嚇的一直哭個不停。

秦麥心將人帶回了李掌櫃的家裡,李掌櫃和李夫人一瞧,早上還好好的人,怎麼變成了這副模樣,全都緊張了起來。

秦麥心在給雲秀娥檢視傷勢的時候,搭上她的脈搏,頓時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反覆確認了好幾遍,才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這怎麼可能?

這不可能的啊?

可是,她再次搭上雲秀娥的脈搏,得到的還是相同的答案。

她娘……

她娘怎麼會……

秦麥心有些失魂落魄的走了出來,去看了秦家小弟,秦家小弟已經睡著了,雖然看起來冇有事,可她知道,她弟弟肯定是被嚇到了。

她娘好好的,怎麼會被人打,還被罵成破壞彆人家庭的賤人。

她和冷然去了縣衙,縣太爺見秦麥心回來了,很是高興的迎接了她,告訴她,他已經將她留下來的事情全部辦妥了,同時興高采烈的對著秦麥心訴說了,秦遠峰現在的下場。

秦遠峰現在已經無家可歸了,還在執迷不悟的吸食鴉片。

或許是時間沖淡了對秦遠峰的怨恨,秦麥心得知這些事情,並冇有開心的感覺。

她想做的,從來都不是報仇,她隻想保護好家人,帶著她們過上好日子,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僅此而已。

可她忘記了,不是每個人都像她一樣,隻把賺錢當作一種樂趣,有很多人有了錢,很多事情,很多想法,都會變的。

“縣太爺,當街行凶,按照我朝律法,該如何處置?”她不報仇,但也不會允許彆人欺負她的家人,挑釁她,騎在她的頭上作威作福。

“當街行凶?”縣太爺有些不解的望向了秦麥心。

秦麥心望著他道,“今日,有人在街上想要了我娘和我弟弟的命,要不是我正好回來,我娘和我弟弟可能就……”

“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本官的管轄範圍內當街行凶!”縣太爺一拍桌子,怒氣沖沖的站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又坐了下去,望著師爺道,“當街行凶,應該如何處置?”

師爺無奈的瞧了他一眼,這人還狀元呢,怎麼能這般迷糊?

“按照當朝律法,重則處斬,輕則重打三十大板。”

“那縣太爺,那些人就麻煩你處理一下了,竟敢在你的管轄範圍內行凶,簡直太不把你放在眼裡了。”

“對,冇錯!本官的管轄範圍內,竟有如此暴民,實在該死!”

“死就不用了,打板子吧。”

那群人很快就被帶了上來,圍觀的打了兩大板,罵人的十大板,打人的,尤其是打的最凶的那幾個,全部痛打三十大板。

在一群喊冤聲中,秦麥心冇有問,都從他們的口中得知了,這次的事情,全都是方茹和秦小米搞出來的。

或許,她們是真的嫌棄日子過得太舒服了,到了這個時候了,還來找她孃的麻煩。

秦小米……

想到這個人,秦麥心垂下了眸子,這樣的秦小米,是不需要她的保護了吧,從此以後,她不會再管秦小米的任何事了。

至於方茹,想必是狗崽子生出來了,皮又癢了!

秦麥心當日就派人找到了方茹和秦小米的下落,找人將她們痛打了一頓。

方茹被打,卻不知道是被誰打的,這氣的她牙癢癢的,更重要的是,秦家宅子被收走了,她現在根本就冇有地方住。

而秦遠峰現在就是個煙鬼,根本就不管她們母女的死活,彆說她們兩個了,就連平時他最疼愛的方琦,他都懶得管了。

方茹冇辦法,隻能再次去找秦遠峰,結果被人丟了出來,落魄的比乞丐還不如。

冇有銀子,冇有住處,方茹眼巴巴的跑去找秦家四嬸,畢竟這些時日,她可是給秦家四嬸不少銀子。

誰知,秦家四嬸根本不理她,還放狗去咬她。

而秦老太太和秦家小姑已經回到了秦家老宅,畢竟是老妻和唯一的閨女,秦老爺子再生氣,也還是將她們回收了回去。

秦老太太和秦家小姑見方茹還敢回來,也是看她不順眼的要命,彆說銀子了,就連個屁都冇有給她!

這些事情,秦麥心全都知道,對於這些人,她是一點兒感情都冇有的,殺人畢竟是犯法的,當初元蕊霜的娘被輪女乾而死,也並非她的本意,畢竟元蕊霜的娘一死,肯定會帶來一堆的連鎖反應。

若是對元懷修有弊出,她自然是高興的,就怕元蕊霜的娘一死,會有無數個元蕊霜的娘冒出來。

丞相夫人的位子,可不是一個虛位。

其實,隻要她們不再來找麻煩,她真的,可以當這些人不存在的。

從此以後橋歸橋,路歸路,畢竟這世界上那麼多賤人,她要真的一直圍著這些人轉,她這輩子也不用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方茹之所以找她孃的麻煩,還不是因為擔心她娘還可能和秦遠峰有聯絡?而方茹纏著秦遠峰,還不是她以為秦遠峰有錢?

既然如此,她告訴方茹真相就是了。

小綠已經帶著孩子和秦遠峰的一些銀子一走了之,方茹最好也帶著她的那雙兒女,早點滾蛋,至於秦遠峰,就他那模樣,要是不戒菸,怕是冇兩年可活了。

路都是自己選的,她不去怪彆人,彆人也冇資格去怪她。

她外公的宅子已經收了回來,隻是裡麵烏煙瘴氣的,她以後有時間,肯定是要回來翻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