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65章

-

秦麥心不說還好,一說,還真有些餓了,“哥哥和你一起去。”

兩人剛走出院落,就瞧見元懷修帶著一批的人馬和哭的一臉委屈的元蕊霜找上了門。

“你這孽子,我叫你們好好的待在柴房裡反省,你們竟然敢把飯菜給摔了,還敢對霜兒動手?!你們的娘是怎麼教你們的,你們到底有冇有家教了?!”元懷修咬牙切齒的瞪著兩人嗬斥道。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娘?!”秦麥心聽到元懷修連雲秀娥都給罵上了,她這人最護短,罵她沒關係,罵她娘,絕對不行!

“反了!反了你!”這是秦麥心一日之內,兩次忤逆元懷修,元懷修這些年大官當習慣了,哪個不是巴結著他?誰敢這樣忤逆他?

他怒火中燒的抬起手,又想朝秦麥心扇過去,秦麥心不避不閃,反而挺身上前,站在了元懷修的麵前,一臉挑釁的道,“打啊,有本事你就再給我一巴掌!看看十三皇子來了,你怎麼和他交代!”

秦麥心的話刺中了元懷修的軟肋,就算他現在是太子黨的,但對著朝中其他的皇子,他也是持觀望態度的,司馬淩昊再不受寵,也是個皇子,還不用說近期司馬淩昊做出了成績,得到了皇帝的賞識。

元懷修倒退了一步,瞪著秦麥心,那隻手怎麼也冇有扇下去。

“怎麼?不敢打了?”秦麥心嗤笑了一聲,掃了元懷修一眼道,“既然不打了,請讓個道,我哥餓了!”

“孽子,你這孽子!”元懷修氣憤,也隻能在心裡氣,司馬淩昊的意思說的很清楚,他冒不起那個險!

“再孽,也是你的種!誰叫你要造孽,活該你!”秦麥心繞過元懷修,聽到那罵聲,還不忘回過頭,衝著元懷修還上一句,直接將元懷修氣了個半死!

秦青柯站在秦麥心的麵前冇有說話,休息了兩個多月而已,麥兒現在這模樣,還真是不用擔心彆人欺負了她。

隻是,他還不知,為何他們會再次回到元家來。

秦麥心帶著秦青柯去了廚房,廚房的人瞧見秦麥心和秦青柯,都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秦麥心也懶得理她們,自己動手,反正廚房裡的材料到處都是。

也有人想上來找麻煩的,但被秦青柯冷眸一掃,全都有些忌憚起這個聽說很是懦弱的大少爺,這眼神,哪裡像是懦弱的人啊!

秦麥心弄了一大桌子的飯菜,和秦青柯當著那些人的麵,吃了個大飽,丟下碗筷,朝自己的屋裡走了去。

她算是想清楚了,有司馬淩昊那層關係,元懷修就不敢對她如何,既然如此,她乾嘛還要和哥哥住在柴房裡?

回到院落,秦麥心招呼著幾個丫鬟,就讓她們過來把院子給打掃了,不來,可以,直接找管家,派人去找人牙子,把人給賣了。

管家不來?跑元懷修那裡吵上一架,丟出司馬淩昊往那兒一擺,看看元懷修是乾還是不乾!

經過這麼一整,誰還敢不服?

來的幾個丫鬟將院落收拾了個乾淨利落,秦麥心和秦青柯才住了進去。

閒下來,秦青柯這才問出了心裡的疑惑,“麥兒,我們何時搬回來的?為何要搬回來?娘她們在哪兒呢?”

秦麥心聽到秦青柯詢問此事,心裡一下子就湧現了一股委屈,伸出手抱著秦青柯,將小臉埋在他的懷裡,也不說話。

秦青柯察覺到秦麥心心情不佳,摸著她的長髮,替她將頭髮給鋝順了,等著秦麥心自個兒開口,看麥兒這模樣,他就知道,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麥兒肯定是受了欺負了。

“哥哥。”秦麥心抬起了頭,望著眼前的人,聲音有些低沉的道,“孃的肚子裡有弟弟或是妹妹了。”

秦青柯聞言緊蹙起了眉宇,“誰的?難道娘又和秦遠峰搞在一起了?還是,那個元懷修?”

要是就好了,要是的話,好歹是個有爹的孩子,雖然不喜歡秦遠峰和元懷修,可嫡親的妹妹,她還是喜歡的。

可就是這個孩子,來的不明不白,被魏康宗擄走之後,才蹦出來的,要不是雲秀娥的身子骨由於上一胎的緣故,不適合打胎,她真想狠下心來。

“難道都不是?”秦青柯見秦麥心欲言又止還一副難受的撅著嘴巴的樣子,沉默的開了口。

“哥哥,孃的身子不能打胎了。哥哥,等孩子生下來,如果是妹妹,我們就和對待果兒一樣待她,如果是弟弟我們就像待豆豆一樣,好不好?”

“好。”秦青柯揉了揉秦麥心的頭髮,冇有詢問孩子的由來,看秦麥心這難受的模樣,他捨不得問。

秦麥心隻對秦青柯說了這些,其他的事情,她一個字都冇說,她現在還撐得住,也必須撐住,司馬淩昊冇那麼容易扳倒,刺殺的事情也冇那麼簡單就說是司馬淩昊誣告的,秦青柯剛好,她不想讓秦青柯費神,也不想把自己的哥哥捲進來。

“哥哥,娘和豆豆還有冷叔叔現在在葉伯伯家裡,我們可能要在這裡住一段日子。”

“恩。”秦麥心說的都是無關痛癢的皮毛,秦青柯從秦麥心的眼神和舉止神態中看得出來,秦麥心有事兒瞞著他。

這是屬於司馬鳳胎的心靈感應,隻需要對方的一個小動作,就能推測出對方想做什麼。

麥兒瞞著他,沒關係,他可以自己查。

“哥哥,等會兒我去看看爺爺,然後明日,我想去太子府上一趟,去看看太子妃姐姐和小皇子。”到京城,有些該走動的關係,必須走動,更何況她現在處於這種被動的狀態之下。

“恩,哥哥陪你去。”

秦麥心聞言,笑了起來,多久冇有聽到這句話了,感覺好溫暖。

元老爺子在元府的日子過的比秦青柯好不到哪兒去,元老太太是個愛鬨的,本來以為元老爺子已經死了,還難受了一陣,結果如今一瞧,這老頭子活的好好的呢,既然活的好好的為啥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