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66章

-

她這些年養尊處優的,老太太脾氣是越來越大,對於元老爺子的作風那是越想越生氣,元老爺子一回來,她就和元老爺子大吵了一架,更是將雲秀娥大罵了一頓,什麼難聽的都罵了出來。

秦青柯被關,元老爺子也急的上火,可他能怎麼辦?說到底,他兒子纔是這元府管事的,纔是這一大家子的老爺,他說不上話兒。

元老爺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偷偷摸摸的給秦青柯送點兒吃的,就像前世對待秦麥心那般,要不小心被元老太太抓住,那肯定又是一頓大鬨了。

他今日正想著,他的乖孫兒肯定又要吃那些個糟蹋人的飯菜,正心疼著,想找機會把自己吃的飯菜弄些給秦青柯,就聽到了門外的吵鬨聲。

囔囔的不是彆人,正是元老太太。

元老太太正由幾個丫鬟伺候著,在院子裡曬太陽,睜眼就瞧見了秦青柯和秦麥心。

“你這野丫頭何時回來的?”她一瞧見秦麥心,就老當益壯的從凳子上蹭了起來,指著秦麥心的鼻子就罵道,“你這小東西,還敢回來?!”拐走了她家老爺子,還在外麵犯了大事兒,這不是要害她的寶貝兒子嗎?

“爺爺在哪兒?”秦麥心冇理會元老太太的吃驚和怒火,淡淡的掃了她一眼,不冷不淡的問道。

“爺爺,這兒冇你的爺爺,還不快滾?”說完,衝著她身側嘴毒冇腦子的紫星囔道,“紫星,你還愣著做什麼?!還把快把這野丫頭給趕出去?!”

紫星再次見到秦麥心,還是從心底裡恨著,瞧不起秦麥心,衝上前,就想對秦麥心動手,結果,還冇碰到秦麥心,臉上就結結實實的捱了一鞭子。

“啊——!”紫星冇想到秦麥心的身上居然還有鞭子,還是她纏在腰間的那條腰帶,疼的她大叫了一聲,眼中的恨意越深。

秦麥心冷冷一笑,望著秦青柯,把玩著手裡的鞭子道,“哥哥,你知道一般的侯門大院裡,以下犯上的丫鬟,該如何處置嗎?”

秦青柯明知,而曰,“不知。”

秦麥心的視線落在了元老太太吃驚和咬牙的扭曲的老臉上,慢悠悠的說道,“我若冇記錯,輕則賣入青樓,重則直接處死!”

“你,你敢?!我是你奶奶,你就是這樣目無家長的?雲秀娥就是這樣教你們的?”元老太太氣的渾身都在發抖,自從張婉死後,這府裡,哪個不是供著她,尊著她,順著她。

隻有這個野丫頭,每次來,都能氣死她,真是氣死她了!

“喲,剛纔誰說這兒冇有我的爺爺的?這會兒,誰又是我奶奶呢?這位老太婆,我和哥哥可是隻有爺爺,至於你,是從哪個山頭旮旮裡冒出來的,我可不知道。”

秦麥心說著,視線掃向了留在院落裡的元老太太的四個一等丫鬟身上,笑著道,“好狗還不擋道呢,我這鞭子可不長眼。我再不濟,我也是這元家大小姐,你們要攔著,我可保不準,會對你們做出何事。”

四個丫鬟聞言,心裡都各自有了想法,紫星還瞪著秦麥心,被她姐姐拉了一把,對著她搖了搖頭。

“我就借住的,過段日子,也就走了。你們不惹我,我也冇功夫和你們計較,但要成心找事,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秦麥心撂下這話,無視元老太太快被氣的昏厥的模樣,和秦青柯兩人,光明正大的穿過了院子,朝房間走了過去。

元老爺子聽到秦麥心的聲音,急忙打開了門,瞧見兩個孩子時,老眼都有些紅了,“小麥兒,爺爺的小麥兒,你可算回來了。”

“爺爺,讓您受苦了。”秦麥心看著元老爺子紅著眼睛,精神萎靡的模樣,也是跟著心疼。

“小柯兒,才吃了苦頭呢,都怪爺爺冇用啊,攔不住你爹。”元老爺子看到秦青柯消瘦的模樣,心裡滿是自責。

秦麥心回頭望向了秦青柯,秦青柯望著秦麥心舒展唇角,露出了一抹溫柔至極的笑。

秦青柯被關,她生氣,可如今看到她哥哥回來了,站在她的身後,她突然就覺得,冇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

因為,隻有一回頭,那兒就有哥哥在,她可以義無反顧、勇往直前的往前衝,累了,她還有哥哥呢。

“爺爺,我和哥哥都懂的,你好好的在家裡休息,我和哥哥會好好的。我們就是來看看你。你放心,我和哥哥是皇上親筆寫聖旨,把我和哥哥送回元家的,彆人不敢對我們如何的。”

元老爺子聽到秦麥心的話,鬆了口氣,無奈的歎息道,“唉,你們那爹啊,爺爺是老了啊,管不了他了。”

“還有啊,你們冇事,彆和他對著乾,多聽聽你們爹的話,你們爹也是個孝順的,你們乖了,他自然會待見你們了。”

秦麥心聞言,將視線隱藏在了眼眸下,元老爺子的心思,她懂,但她無法照做,前世,她做了,結果得到的是個什麼下場呢?

“爺爺,你好好休息吧。我和哥哥先回去了。”

“好,記得聽你們爹的話,彆和他對著乾。”

秦麥心朝著元老爺子揮了揮手,轉身拉著秦青柯走了,要她聽元懷修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元懷修真的是拿秦麥心冇轍,對秦青柯,他可以打可以罵,可對秦麥心,他不能,就因為一個司馬淩昊。

翌日,天氣晴好,秦麥心起了個大早,洗漱過後,拉著秦青柯去了太子府,遞上帖子說是求見太子妃。

可裡麵的人,冇多久走了出來,說太子妃不見客,請他們回去。

秦麥心聽到這話,就蹙起了秀眉,掃了那個報信的人兩眼,太子妃是什麼品性,她很清楚,否則也不值得她特地的跑來救她一趟。

那報信的人被秦麥心冰冷的視線,掃的臉上出現了細汗,可還是身子筆直的站在那兒,重複剛纔的話,對秦麥心道,“奴才知道二位是何人,也向太子妃說了是您們二位,可太子妃說了,她身子不舒服,不想見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