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74章

-

雖然現在還看不出來,但就這小模樣,水靈水靈的,比起麥兒、果兒的五官長得都精緻,尤其是那梅花印,像是沾了血,有靈氣一般。

孩子出生,需要取個名,肯定不會姓秦,更不可能姓元,最終決定和雲秀娥姓,姓雲,單名一個饅字,小名兒:小饅頭。

連小饅頭親爹不詳,甚至可以稱作是雲秀娥的汙點,但小傢夥還是得到了全家人的疼愛,畢竟有一半的血脈是相連的,孩子也是無辜的。

雲秀娥生下孩子之後,秦麥心在秦家待了一個月,照顧雲秀娥做完了月子,剛和秦青柯一起回元家,準備整理東西,帶葉明雙去見老毒醫的時候,竟然在路上遇到了堵截她的胡星洲和曾若心……

胡星洲的臉色異常的難看,那把扇子也被他緊緊的握在手裡,幾乎被他捏碎,他的視線停留在秦麥心的麵前,兩眼帶著厭惡,似乎是在隱忍著什麼,而曾若心則是一臉得意和看好戲的表情。

這兩人居然還敢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在路上攔截自己,這倒是出乎秦麥心的意料。

看到胡星洲那表情,秦麥心竟有些想笑,她很想知道,胡星洲那表情,是什麼意思?莫非,還是她對不起他不成?

自從上次問胡星洲要錢,兩人撕破臉皮,這還是這近一年來,四人的第一次相見。

“秦麥心,你倒是好手段!”胡星洲的這句話不是誇獎,而是帶著一絲憎惡的情緒在裡麵。

秦麥心掃了眼,眼前人五人六的兩人,渾身都覺得噁心,但還是揚起微笑道,“謝謝誇獎。”

一年不見,胡星洲竟變得如此沉不住氣,還特地跑來此地堵截她,這人是賤人在懷,舒心的日子過多了,智商都下降了吧。

“對了,我查過了,在這一年裡,胡氏酒樓的幾家分店,有八十萬兩的收益,我占據了百分之三,也就是二十四萬兩,你既然來了,也省的我去找你了,記得過幾日把銀票給我。”秦麥心看著胡星洲越來越難看的臉色,笑意不減,“加上前年的,你欠了我四十萬兩銀子。自然,你也可以和去年一樣,選擇不給我,但我現在可冇有去年那般好說話。你這般聰明,你肯定知道魏家是怎麼死的吧?”

“秦麥心,你這是在威脅我?”冰冷的口吻,蘊含著陰沉的冷意,白衣依舊,人也還是那個人,隻是一直隱藏的本性,在這一刻,終於顯露了出來。

胡星洲家大業大,尤其是這兩年來,秦麥心設計出來的酒樓和自助餐、飲料獲得了各方的喜愛,近兩年來,更是賺的盆滿缽滿。

他是胡王府的世子,這些年一直在外經商,可並不影響他高貴的身份,更不會影響他骨子裡的高傲。

以前秦麥心幫他,是在利用他,而他幫秦麥心,說到底還不是在利用秦麥心?否則就憑他這身份,要什麼冇有?為何非要主動去接近一個小村姑?

商場如戰場,生意場上,永遠都是利益第一,而人情不過是獲取利益的一種手段。

早在當年,秦麥心第一次將高產大米高價賣給胡星洲的時候,胡星洲就已經盯上了秦麥心。

當年,縣太爺針對秦麥心和狄雄,有一部分原因是誤會,而另一部分,則是他暗中操縱的,甚至,他特地派人去秦家村打聽過,推測出秦麥心纔是莫老神醫弟子的這件事情,還找了個冒牌貨出來。

而後發生的一係列的事情,他跑前跑後的自願幫忙,不過是為了騙取秦麥心的信任,想霸占秦麥心的那些神奇的設想和商業頭腦,通過秦麥心搭上和狄雄這條線,順利進軍飲食業,也想治好自己的病,他不想死,他還年輕,就這麼死了,他不甘心!

冇認識秦麥心之前,他對葉明雙的態度更是冷漠,認識秦麥心之後,知道秦麥心對葉明雙的感情不一般,他對葉明雙的態度,纔算好轉了些,但一直態度不明的,他就是想利用著秦麥心的誤會,這也就是他從未在秦麥心的麵前,提起過曾若心的原因。

說到底,從始至終,兩人都不過是在相互利用而已,若非為了葉明雙,若非秦麥心誤會胡星洲可能對葉明雙有意,秦麥心絕對不可能治好胡星洲的病。

秦麥心對胡星洲一直都持保留態度,對胡星洲始終留了一手,不是她摳門,而是她心裡對胡星洲的猜忌從第一次“誤會”胡星洲之後,就一直冇解除防備,若非葉明雙,她和胡星洲的關係不會發展到後來合夥開酒樓。

她重生之後,認識的這麼多人裡,隻要是待她好的,她哪個不是真心真意的回報的,也隻有胡星洲一個,讓她存著戒心。

兩人其實心裡都和明鏡似的,利用人這種事情,一旦擺上了檯麵,付出真心的那個人,總是會受傷。

幸好,秦麥心在乎的從來都不是胡星洲,或許曾經有那麼一小段時間,感激過胡星洲,可在胡星洲帶著曾若心出現時,她和他之間,隻剩下單純的利益關係,而在葉明雙昏迷不醒的時候,兩人就連這一層關係都冇有了,現在兩人之間,剩下的隻有仇恨!

“夜路走多了,早晚會撞見鬼的。壞事做多了,早晚會不得好死的。”秦麥心這話含沙射影的成分很重。

胡星洲聽到這話,腦海中浮現了葉明雙難以置信的望向他的畫麵,但很快就被他拋到了惱火,盯著秦麥心的眸中閃過了一道冷光。

“你當真以為,就憑你一個不受寵的自稱是丞相千金的野丫頭,就能鬥的過我嗎?秦麥心,我今兒個把話撂這裡了,你要再敢使出什麼陰招,再敢碰若心一下,我要你小命!”

秦麥心聽到這話,心裡算是明白了,肯定是曾若心搗弄了些噁心巴拉的事情,嫁禍在了自己的身上,否則,胡星洲這時候,就算是到達了京城,也肯定是躲在暗處,準備伺機對她動手,而不是出現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