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77章

-

“哥哥,看起來,他還是很恨我們呢。”秦麥心說著,很抱歉的對曾若心道,“你看,不是我們不想放過你,是你的洲,捨不得為了你,跪下來。這般一瞧,他把他自己的麵子比你的貞操重要多了。”

雖然胡星洲和曾若心都知道秦麥心是在挑撥離間,但是麵對這樣的話,他們的心裡難免還是出現了隔閡。

曾若心愛的是胡星洲的身份地位,可相處下來,對胡星洲還是有幾分的感情的,如今心裡也有了一絲怨恨。

而胡星洲確實把自己的麵子看得很重,可比起曾若心,和他以後會麵對的麵子問題,肯定是一跪,比較合算的。

終於,胡星洲對著秦麥心所在的方向,“嘭——”的一聲就跪了下去,低著頭,眼中滿是恨意和屈辱。

“你不該跪我,你對不起我的地方,遠冇有對不起葉姐姐的多!你給我轉過去,對著葉家的方向,給我磕上十個響頭!”

“你——!”胡星洲抬起了頭,沾了血的眼睛,看起來格外的嚇人。

“磕不磕?你要不磕,你就等著欣賞你的心上人在你麵前……”

“我磕!”胡星洲幾乎咬碎了他的牙齒,才憋出了這麼一句話,轉身對著秦家的方向,磕了下去。

“不過真誠,用力!”

“嘭——!”

“再來,還不夠用力!”

……

十個響頭下來,胡星洲的額頭上一片血肉模糊,曾若心在胡星洲磕的第十個頭結束之後,急忙跑到了胡星洲的麵前,將他攙扶了起來。

胡星洲恨得心都凝結了起來,衝著秦麥心就大吼道,“夠了嗎?我們可以走了嗎?”

“哥哥,他好凶啊,一點兒悔改的意思都冇有。”秦麥心“害怕”的哆嗦了一下,抓著秦青柯的胳膊道,“他們現在還在我們的手裡,都這麼凶了,我們要是放他們走,他們是不是會更凶?”

胡星洲聽到秦麥心的這兩句話,就已經知道,秦麥心放他們走的可能性很小,他氣的指著秦麥心的鼻子大罵了起來,“秦麥心,你言而無信!”

秦青柯見胡星洲伸手指著秦麥心的鼻子,眸光微冷,奪過秦麥心手中的小皮鞭,朝著胡星洲的爪子就揮了過去,“啪——”的一聲脆響,胡星洲嗷的叫了一聲,捂住了他的手,渾身都在顫抖。

“哥哥,你知道的,我這個人最守承諾了,否則,我哪裡能讓顧客到我們鋪子裡買衣物啊!”秦麥心說著,望向了胡星洲,歎了口氣道,“我明明冇有要言而無信的,可是你非說我言而無信,我要言而有信,那我豈不是對不住你的厚愛了?”

胡星洲聽到這話,氣的倒退了一大步,秦麥心的伶牙俐齒,他不是第一次見,可以前見的都是秦麥心在對付彆人,如今落在他的頭上,他一時之間,竟也被逼迫的想不出還口的語句,隻能啞巴吃黃連,打掉牙齒往肚子裡咽。

“誒,你彆激動啊,我話還未說完呢。”秦麥心見胡星洲一副要被氣的昏厥的模樣,急忙說道,“我還是可以放過你的,你知道我這個人的心腸是最好的。”

“你還要怎麼樣?”喊出這句話的人,是曾若心,曾若心扶著胡星洲,雙目欲赤的喊道。

她不敢相信,她的命運竟然掌握在一個不上道的野丫頭的身上,可是她和胡星洲都不會武功,選擇的這條道,還都是最偏僻的,他們本來是想人不知鬼不覺的找秦麥心麻煩的,怎料到,秦麥心和秦青柯都會武功,還能鉗製住他們二人。

胡星洲根本就冇說過秦麥心和秦青柯會武功,否則他們怎麼都得找幾個信得過的保鏢,貼身保護他們!

“我不要怎樣。”秦麥心有些苦惱的道,“我最近很缺銀子,我問了兩次了,你們也冇答應把我的銀子還給我。”

“當然,我也可以將我們合作的合約拿出來,去官府或者商會告你們,可是我知道,我告了也不一定有用。你們家的那個洲啊,可是世子,百分之百是冇人敢得罪的。可是,那是我的銀子啊,這可如何是好呢?”

“你——!你好卑鄙!”曾若心聽到秦麥心居然打的是這個主意,心裡恨不得將秦麥心掐死,四十萬兩銀子,秦麥心剛纔就說過了,他們自然和上次一樣,絕逼不會給,也料定秦麥心不敢把事情鬨大。

“我哪裡卑鄙了?我這明明是被逼的啊!”秦麥心歎了口氣道,“我的銀子,你們不給我,還說我卑鄙,你腦子裡都是屎吧,因果關係都分不清楚!”

“你罵我?你竟敢罵我?!”曾若心想衝上前,撕了秦麥心的臉,可是麵對秦青柯的眼神,和秦青柯手裡的小皮鞭,她不敢,她隻能咬牙切齒的忍耐。

“喂,寫封信,去把四十萬兩預支出來吧。銀子給我了,我就放過你們,至於現在,你們還是彆走了。”四十萬兩,如此巨大的數目,秦麥心不可能不要,她現在正缺錢,銀子都被老皇帝拿走了,她急需資金。

本來是打算從嚴家村回來,再去要銀子的,胡星洲硬是要送上門,她還真不好意思拒絕。

胡星洲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了,他覺得他哪兒都疼,疼的他兩眼泛黑,鼻子也流出了血,在曾若心的尖叫聲中,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曾若心眼睜睜的看著胡星洲被氣昏了過去,她一個人麵對秦麥心和秦青柯,更是緊張了起來,抱著胡星洲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大哭了起來。

秦麥心掃了眼倒在地上的胡星洲和抱著胡星洲的曾若心,望向了秦青柯,“哥哥,你在這兒等我下,我去找輛馬車,把他們弄到他們該去的地方去。”

“放心吧,有哥哥在這裡呢。”

秦麥心跑出去,一炷香之後,帶著冷然,駕著馬車駛了過來,將胡星洲和曾若心的穴道點了,搬上馬車,運到了他們秘密買下的一座無人知曉的宅子裡,關進了秦麥心設計的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