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78章

-

做完這些之後,冷然守在了宅子裡,她和秦青柯則回到秦家,和葉望說了聲,說帶葉明雙去治病的時間,稍微延遲幾日。

葉望知道秦麥心有很多事情需要忙活兒,一個小丫頭能扳倒服裝業的司馬頭老大,自己坐上那個位子,本身就是一個傳奇,葉明雙已經昏迷瞭如此之久,他們夫妻二人,對葉明雙能醒來,已經不抱太大的希望了,心裡對胡星洲的恨,也是越來越濃烈。

若非秦麥心攔著,甚至將她的計劃告訴了葉望,葉望真的是坐不住了。

從葉望的房間離開,朝雲秀娥所在的院落走了過去,還未進院落,就聽到了小饅頭的哭聲,這小丫頭,精力十足的很,肯定是餓了或者尿了。

走進屋,雲秀娥正在幫小饅頭換尿布,小饅頭可憐巴巴的哭的斷斷續續的,秦麥心瞧見那小樣子,就朝兩人走了過去,“娘,我來吧。”

“麥兒,東西收拾好了嗎?”

“冇呢,我可能要再過幾日走。”

“恩?”

“有點兒事冇處理,娘冇事兒,你彆擔心。”秦麥心說著將小饅頭抱了起來,戳了戳她的小臉,“娘,你看,小饅頭也有小酒窩呢。”說著戳了戳自己的臉,“果兒和豆豆也有,為何我和哥哥就冇有呢?而且,小饅頭和果兒都水靈靈的,好像全家,就我長得不好看。”

雲秀娥聽到這話就笑了起來,“麥兒今兒個是怎麼了,你們都是孃的好孩子,哪有什麼好不好看之分啊。麥兒你啊,是屬於越看越好看的呢。人呐,長那麼好看,做什麼呢?有時候漂亮不一定是件好事兒。”

秦麥心聞言,也笑了起來,雖然冇有兩個妹妹長得好,可她不算差的,她的五官精緻立體,不是那種讓人一眼驚豔的類型,卻是那種讓人百看不厭,越看越有味道的。

小饅頭見秦麥心在笑,這下也不哭了,眨著大眼睛就望著秦麥心,伸出小手朝秦麥心抓了過去,將秦麥心的手指含在了嘴巴裡,各種開心。

“你這小壞蛋,這不能吃。”秦麥心將手指拿了出來,笑著道,“娘,你可得把小饅頭看好了,這麼貪吃,以後指不定誰給了她一顆糖,她就跟著跑了。”

“麥兒,抱累了吧,把小饅頭給娘吧。”

“好。”秦麥心將懷裡的小東西抱給了雲秀娥,四下望瞭望道,“娘,豆豆呢?”

“豆豆和你王大哥他們去賬房了。”雲秀娥笑著道,“他最近啊,可愛去賬房了,都不愛來娘這兒了。”

秦麥心聞言,露出了一絲瞭然的笑意,豆豆和她一樣,都愛經商,尤其愛在賺錢的過程中享受那種樂趣。

早點兒學,也是件好事兒。

“娘,我還有點兒事,我先走了,我晚上再過來。”

“好,路上小心點兒。”

“恩。”

秦青柯送秦麥心回秦府之後,就留在在門口守著馬車,可等秦麥心走出去之後,瞧見了馬車,卻並未瞧見秦青柯。

“哥哥?哥哥,你在哪兒?”秦麥心將馬車翻了底朝天,也回秦府問過了,都冇有找到秦青柯。

奇怪了?

神秘兮兮的哥哥,跑哪兒去了?

秦麥心又叫了好幾聲,等了大概一盞茶的功夫,她有些擔心和著急了起來,就在這時,一個身著黑衣的男人騎馬而來,飛身下馬,給了她一封信,隨即一語未發的,上馬離開了這兒。

秦麥心疑惑的拆開了信,筆跡是秦青柯的,信上說他有事兒,需要離開幾日,在秦麥心帶葉明雙去治療之前,一定趕回來。

秦麥心將信反反覆覆的看了好幾遍,剛纔那送信的黑衣男子,她並未見過,本想抓住他問問的,但他跑的太快。她根本來不及抓住他。

哥哥肯定是有事兒瞞著她,希望不是壞事兒纔好。

秦麥心有些心神不寧的朝關押胡星洲和曾若心的宅子走了過去,進入地牢,瞧見守在那兒的冷然,心才稍微定了下來。

秦麥心走到冷然的身側,詢問道,“冷叔叔,他們怎麼樣了?”

“胡星洲還未甦醒,那女人一直在吵鬨。”

“我進去看看。”秦麥心說著,按下機關,門緩緩的移動了開來,地牢裡有兩個鐵籠,這是按照上次魏康宗家中的地牢類型設計的,胡星洲和曾若心分彆被關在一個鐵籠裡。

曾若心一瞧見走進來的秦麥心,就朝秦麥心吼了起來,“你到底要如何?我們家洲是當今世子,未來的王爺,你綁架皇親國戚,你不得好死!”

“胡星洲昏迷著呢,你彆裝了。”秦麥心走到了曾若心的麵前,抬眸掃了她一眼道,“告訴我,葉姐姐是如何昏迷不醒的,說出來,指不定我能放你一馬。”

“你當我是傻子嗎?放過我?就算我告訴你,你肯定也不會放我走的!我現在也不怕你,你要敢動我,洲絕對弄死你!”曾若心算是明白過來了,冷笑著望著秦麥心罵道,“你和葉明雙就是兩個賤人!死賤人,搶我未婚夫,活該她毀容!活該她昏迷不醒!我還嫌棄太輕了!我告訴你,早晚輪到你!”

“輪到我?”秦麥心淡淡的掃了曾若心一眼,笑著道,“你不覺得你的把戲,太小兒科了嗎?你這些陷害人的把戲,我上輩子就玩膩了!還有啊,彆和我放狠話,就你,我還不放在眼裡。”

曾若心握緊了拳頭,秦麥心的外殼太過堅硬,除非是她在乎的,進入她心裡的,否則根本傷不到她。

曾若心也知道秦麥心不會被她威脅,可她就是想罵,她就是不希望秦麥心好過!

“彆瞪了,我現在還不想揭穿你的真麵目,因為,時機不夠。”秦麥心揚起了一抹弧度,湊到曾若心的麵前道,“彆以為我手裡冇有你的把柄,你做的那些好事兒,如果被胡星洲知道了,你覺得,他會如何?”

“你,你什麼意思?”曾若心有些害怕的倒退了一步。

秦麥心冷笑了一聲,“你知道的,我不說,不是為了你,是為了葉姐姐,胡星洲這樣的賤男人,配不上我的葉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