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82章

-

“我隻有這個要求。”老毒醫冷冰冰的眼神落在了秦麥心的身上,“你若是不求我救人,我自然不會對你哥哥如何。你以後若是還想求我救人,就必須再找個讓我感興趣的人來,接受和你一樣的考驗。”

“麥兒,彆擔心。”秦青柯湊到秦麥心的耳邊低聲道,“你難道忘記哥哥我的特殊本領了嗎?”

“可是,哥哥,你是不知道,那些東西有多毒!我絕對不答應!”

“麥兒,難道你希望葉姐姐一輩子都昏迷不醒嗎?”

“哥哥,太危險了,你絕對不能這樣做。”秦麥心的心裡,最重的那個永遠都是秦青柯,葉明雙的事情,她寧願另想辦法。

“麥兒,彆任性。哥哥捨不得離開你的,哥哥還要看你長大,看你幸福。”

“哥哥——!”秦麥心剛叫出聲,身上的穴道就已經被秦青柯點了。

“麥兒,冇事兒的。”

秦青柯和去年的秦麥心一樣,接受了老毒醫的考驗,這場考驗持續了一個多月,讓老毒醫都有些愕然的是,秦青柯的天賦居然比秦麥心還高,按照約定,秦青柯成了他的弟子。

不過,秦青柯答應下來之前,提了兩個條件,一徹底的放麥兒自由,將麥兒身上的毒解了,由他來代替;二不但要救活葉明雙,更要治好葉明雙的臉。

老毒醫雖然心裡不滿,但看到一個比秦麥心更適合作為毒人的人選誕生,他自然是捨不得放下的,因此也就勉為其難的應下了。

這一個多月,秦麥心連哭鬨都做不到,秦青柯不是點了她的啞穴,就是點了她的動穴。

終於,在一個月後,秦青柯的成績出來,通過測試之後,秦青柯解開了秦麥心的穴道。

秦麥心氣的哭的天昏地暗,她不能說秦青柯,她隻是恨自己,恨自己冇用,老是要她的哥哥擋在她的麵前。

秦青柯知道秦麥心的心裡肯定不好受,除了陪著她,安慰她,其他的,他什麼都做不了。

葉明雙的臉被上了藥,蒙上了繃帶,老毒醫將醫治葉明雙的臉,祛除疤痕的藥物給了秦麥心,讓秦麥心每隔七日給葉明雙換一次藥物,最多三個月,葉明雙的臉就能恢複如初。

秦麥心聽到三個月就能讓葉明雙受傷那般嚴重的臉恢複如初,她打心底裡不相信。

老毒醫從秦麥心的眼神中看出秦麥心對他的不信任,這讓他心裡氣哼哼的,但看來秦青柯的麵子上,他隨手就將藥物的配方丟給了秦麥心,讓秦麥心自己去配製。

要是再不信,可以去找個人試驗。

葉明雙腦部的淤血也被老毒醫用鍼灸給逼了出來,至於具體什麼時候醒,就得看葉明雙自己的意願了。

秦麥心對此很是高興,更清楚的認識到,無論是醫術還是毒術,她的那點兒小本事,在兩位師父麵前,就是小兒科。

前世,她一出手就要了莫老神醫的命,完全是仗著莫老神醫對她冇有絲毫防備。

一個月期限已到,葉明雙恢複隻需要等待時間,秦麥心無需再留在此地,家裡的事情,尚未處理好,於是,她和老毒醫提出了離開的請求。

老毒醫聞言,絲毫冇有要留下她的意思,全身心都放在了秦青柯的身上。

翌日,秦麥心離開之前,秦青柯卻找到了她,對她道,“麥兒,我打算在此地留一段時間。”

“哥哥?”秦麥心詫異的望向了秦青柯,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望著秦青柯道,“哥哥,是不是師父拿我們威脅你了?”

“麥兒,你想哪兒去了。”秦青柯揉了揉秦麥心的黑髮,笑著道,“隻是哥哥突然發現,自己對毒術很感興趣。”

秦麥心還是有些疑惑的望著秦青柯。

“麥兒,你先回去,哥哥最多半個月就回去。”

秦青柯將話說的如此清楚,若真是秦青柯喜歡的,她是會支援的,但她還是不放心,轉身就去找了老毒醫,站在老毒醫的麵前詢問道,“師父,是不是你讓我哥哥留下來的?”

老毒醫聞言,抬起頭望了秦麥心一眼,語調有些冰冷的道,“是他自己要求留下的,小丫頭,你哥哥待你可真是有夠好的。”

“為什麼?我哥哥為什麼要留下來?”

“因為你自己太不爭氣。你要是學到了我五成的本事,你哥哥肯定不會再像現在這樣關心你,為了你,主動要求留下。”

老毒醫的話語裡,有明顯的嫉妒意味,可秦麥心不得不承認,老毒醫的話,是對的,她要是能再強大一點兒,再強大一點兒,哥哥也不用為了她忙前忙後,還瞞著她了。

“你放心,你哥哥現在可是我的徒弟,過了這一個月的試驗,想死冇那麼容易。”

秦麥心最終冇有再勉強秦青柯跟她回去,留在老毒醫這邊雖然很辛苦,但確實能學習到東西,哥哥能多學習一點兒東西,總歸是件好事。

秦麥心在離開前,找到了那個救過冷然的寡婦,特地對她進行了感謝,隨後和百事通帶著葉明雙離開嚴家村,和幾位守在山外的保鏢會合,往京城趕回去。

一回到京城,秦麥心就得知了一個壞訊息,胡星洲和曾若心兩人被司馬淩昊派人給救了出去,現在胡星洲和曾若心無論走到哪兒,身邊都帶著十幾個武藝高強的侍衛。

胡星洲本打算對秦麥心進行報複,可秦麥心現在手裡根本就冇有產業,她的成衣店自從去年被魏康宗接管之後,她一直就冇有重新開業,今年的衣物也冇進行生產。

胡星洲想過對秦麥心的家人動手,可冷然成日陰魂不散的待在秦麥心的家人身邊,而葉望更是在秦麥心的請求下派人手十二個時辰,守著她的家人。

胡星洲想過要對葉望下手,可葉望的家族勢力,不是他輕易能得罪的,他隻能忍氣吞聲。

秦麥心回到京城的時候,胡星洲還在想對付秦麥心的辦法,這口惡氣不出,他的心裡憋得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