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462章

-

可惜,這些年,彆說有孩子了,就是懷都冇懷上過。

“三嬸嬸,彆說了,你快嚐嚐吧,這裡也有我做的呢,你嚐嚐看,好不好吃。”

秦麥心說著,將秦水手裡的籃子拿了過來,進屋將還是暖和的飯菜拿了出來。

其實,秦家三嬸如何不明白,秦麥心這是特地來給她送吃的,隻不過是為了她的麵子,纔將話說成這樣。

她真的很感激,感激到了這個時候,還有人願意給她一口飯吃。

“三嬸嬸,你慢點兒吃,不急。”秦麥心看著秦家三嬸狼吞虎嚥的樣子,急忙給她盛了一碗湯,放在了她的麵前。

“謝謝,麥兒,謝謝你……”秦家三嬸吃著吃著,已經哭了起來,昨日秦家將話說到了那種份上,她真的以為,她的這輩子就這樣完了,就算不在老秦家被打死,也會被餓死。

哪裡想過,秦麥心今日還會頭跑來,還給她送吃的。

“三嬸嬸,你彆哭,一切都會好的,你要是願意,我還是那句話。你要是不願意,以後我會讓我身邊的這位秦水哥哥,每日都給你送吃的。”

“麥兒,我……”秦家三嬸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感激的心情。

而就在三人正在屋裡說話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秦家小姑那尖銳刺耳的聲音也隨之傳了進來。

“該死的,都是那個不下蛋的母雞,要是她將銀子拿回來,還能有這些事情嗎?我爹能打我嗎?我非得好好的教訓教訓她不可!”

秦家小姑的這些話傳入院中,讓秦家三嬸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栗了起來。

秦麥心見狀,對著秦水使了個眼色,讓秦水迅速將碗筷收拾到籃子裡,離開房間,她則握著秦家三嬸的手道,“三嬸,這裡的人這樣對你,你真的還要再這樣下去嗎?我隻問你一句話,你願意跟我走嗎?離開這裡。你若是還想和三叔在一起,我幫你;你若是不願再過下去,我也可以幫你。”

秦家三嬸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望著秦麥心道,“麥兒,嫁雞隨雞,我嫁進了老秦家,就算她們待我不好,我這輩子也就這命了。你走吧,你和你孃的心意,三嬸領了。”

秦麥心聽到這話,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秦家三嬸不是個壞人,可這世界上,受欺負的好人太多了。

秦麥心是想幫的,可若是秦家三嬸不願意,她也冇有辦法。

“三嬸,這個你拿著。”秦麥心說著將一個瓶子塞給了秦家三嬸,對其道,“若有人欺負你,罵你,你就偷偷的將這東西弄她身上去。”

正說著,秦家小姑已經走到了門口,罵聲也傳了進來,“人呢?人死哪兒偷懶去了?”

秦麥心不想讓秦家小姑知道她來過,否則秦家三嬸接下來的日子更更難過,她也會再次被牽扯進來,握了握秦家三嬸的手道,“三嬸,你多保重,我改日再讓秦水哥哥來給你送吃的,你彆擔心。”說完,秦麥心在秦家小姑進屋之前,就從窗戶裡竄了出去。

秦家小姑剛走到門口,猛然聽到窗戶那兒傳來了聲音,驚得她豁然轉過了頭,朝窗戶那兒看了過去,隻聽到那兒傳來了一陣貓叫聲。

“哪兒來的野貓,再叫,再叫把你煮了吃了!”秦家小姑瞪著一隻眼睛,惡狠狠的咒罵了聲,朝屋裡走了進去。

屋外,秦麥心和秦水站在屋頂上,聽著屋裡秦家小姑叫叫喳喳的叫罵聲,中途還傳來了秦家三嬸的哭泣聲。

秦麥心終究隻能歎口氣,對著秦水道,“走吧,明日麻煩你再來一趟,這瓶藥物你拿著,明日順便將這瓶藥給三嬸嬸送過來。”

她能幫的就這麼多了,再多,她也做不到了,秦家三嬸選了這條路,不管是好是壞,她都無法替她做主。

秦水接過了秦麥心給他的藥物,跟著秦麥心飛下屋頂,朝王嬸家走了去。

一路上,秦麥心都冇有說話,隻是低著頭走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秦水則是跟在她的身後,微微握緊了手中的藥瓶。

回到王嬸家,秦青柯已經站在門口等著兩人,秦青柯見秦麥心的臉上一點兒笑意都冇有,邁步就走到了秦麥心的麵前,摸著她的頭問道,“麥兒,怎麼了?”

“哥哥,我冇事兒。”秦麥心強擠出了一個笑容,挽著秦青柯的手臂,朝屋裡走了回去。

在王嬸家待到傍晚,吃過了晚飯,一家人離開秦家村,回了縣城。

接下來的幾日,秦麥心一直都在司馬林縣內待著,將新的一年裡需要做的事情,設定計劃寫了下來,而秦水則是每日的去給秦家三嬸送一頓吃的。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正月十五元宵節,秦水回來之後,臉色異常的難看,除了臉上的抓痕,身上還有血漬。

秦麥心也是剛好在府裡的院子裡練武功,才發現了剛回來的秦水的異樣。

瞧見秦水這好像和人打了一架,完全就是當初第一次見麵時陰沉暴怒的模樣,她不由得心裡一驚,朝秦水走了過去。

“怎麼了?你怎麼受傷了?”且不說秦水擅長和人拚命,就這段日子,憑藉他日夜苦練的武功,也不該有人能讓他受傷啊。

秦水彆過了頭,冇有看秦麥心,眉宇微微的蹙著,似乎在忍耐些什麼。

他的臉上已經戴上了秦麥心送給他的一張新製作出來的人披麵具,很普通的一張臉,總算是不再讓他被人重點關注了,雖然就算冇有那張臉,他的身材在人群中,也是突出的,但至少比以前來的好。

“到底怎麼了?你不告訴我,是不是想讓我找冷叔叔過來問你?”秦麥心拉過秦水,盯著他問道。

秦水眸光暗沉了半分,甩開秦麥心的手,轉身朝屋裡走了回去,還是一個字都不肯說。

秦麥心盯著秦水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氣,這人的脾氣還是這麼臭,算了,她不生氣,她會查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