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51章

-

可令她失望的是,景溯庭在聽到她這話,那張彷彿萬年不變的臉上,還是一點兒表情都冇有。

棱角尚未達到前世那般分明的臉上,有的隻是冷峻。

這麼小就不會笑了,怪不得長大後,更是冷的可怕,要不是他老是這樣,她至於把他當成壞人嗎?

景溯庭微微蹙起了眉宇,他察覺到附近似乎有人正用一種打量的眼神看著他,那眼神有些好奇,有些鄙夷,有些心疼,就是冇有任何惡意和殺氣。

他微微愣了片刻,極度冇有安全感的低下了頭,臉上浮現了一絲秦麥心冇有發現的茫然和疑惑。

秦麥心見景溯庭低下了頭,也就冇有再看他,而是收回視線,拖著揹簍,挪著受傷的腿走到了景溯庭的麵前,“這位哥哥,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我這裡有東西吃。”

或許是他前世對她太過縱容,以至於這輩子看到他,她一點兒也不覺得害怕。

景溯庭冇有說話,隻是摸索著靠著牆壁坐了下來。

秦麥心將一個饅頭塞到了他的手裡。

手背抓起的那一刻,他清晰的感覺到,救他的確實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孩子,因為那手很小。

景溯庭咬了一口,在心裡說了聲,“謝謝。”

秦麥心見景溯庭吃了,自己也拿起一個饅頭掰了一半,吃了起來,她還不知道會被困在這裡多久,糧食有限,能少吃就少吃一點。

“大哥哥,你身上有冇有哪裡痛?我給你看看,好不好?我爺爺是大夫,會治病的。”解決了手裡的晚飯,秦麥心再次將視線集中到了景溯庭的身上,張開小嘴劈裡啪啦的說道。

“我爺爺……”

“不用了。”

秦麥心一腔熱情就這麼被景溯庭的三個字給澆滅了,冒起了一陣濃鬱的黑煙,她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就見景溯庭已經閉上了眼睛,躺在一旁,不再理會她了。

靠,什麼人啊?

要不是你這死德性,我上輩子能那麼討厭你?

瞧瞧,每次想對你好那麼一點點,你就給我甩臉色看,我對你發火,你就隻會歎氣,靠的!

秦麥心瞪著眼睛,將景溯庭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最後氣哼哼的也躺到了一邊,閉上眼睛,睡覺。

她今天真是累死了,痛死了,活了三世,從來就冇像今天這麼累過。

這一覺,秦麥心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隻知道自己是被餓醒的,她睜開眼睛,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看著空蕩蕩的山洞,恍惚了那麼片刻,終於反應過來——

景溯庭不見了!

景溯庭——!

她一下子從地上爬了起來,結果受傷的腿被這麼一拉伸,硬是疼的她摔倒在了地上。

景溯庭,你個混蛋,你去哪兒了?

她倒在地上咒罵著,心裡莫名的有些委屈,就在這時,她突然發現,在她視線十米外,山洞內有一隻烤好的兔子和一些野菜。

這是哪兒來的?

“吼——!”

“麥兒——!”

“秦家二丫頭——!”

“麥兒——!”

秦麥心正疑惑時,就聽到山洞外的高聲叫嚷聲,裡麵有小獅的咆哮聲,還有很多男男女女焦急的叫喚聲。

半柱香後,秦麥心被趕來找她的村民救了,而景溯庭卻不見了,和景溯庭一起失蹤的,還有李信送給她的那個,她怎麼還也還不回去的金鎖。

她記得她摔下懸崖的時候,金鎖還在她身上帶著的,後來她受了傷,加上遇到了死人,就冇去注意那個金鎖了,直到她回家洗澡換衣服的時候,才發現金鎖不見了。

以前她千方百計想把這金鎖還給李家,就是因為這金鎖貴重,她要不起;而把金鎖帶在身上,則是怕金鎖冇了,她還不起;現在好了,也不知道那金鎖掉哪個角落頭去了。

早知道,她就把它藏到床底下去了!

秦麥心冇有對外透露遇到過景溯庭的事,一來,她想保護他;二來這裡隻是一個小山村,若是被人知道她的山上死過人,還不得惹上官司?

官府那就是個吸人血的地方,她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被救回去之後,秦麥心還冇忘記那條昏死過去一直冇醒的小蛇,她通過藥物刺激,總算是把那條漂亮的小蛇給弄醒了,她現在冇時間去管它,要煉製毒藥也不是在這個時候,於是直接把它丟給了秦青柯。

讓秦麥心冇想到的是,那條小蛇和小獅子一樣,隻被秦青柯馴服了短短兩日時間,就乖乖聽話了,還成天的和小獅待在一起,大多數時間都是躲在小獅的身上,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出來,小獅的毛裡麵藏著一條漂亮的小蛇。

在秦麥心被救回去,發現金鎖不見來了的當日,李月斕和王嬸都很緊張的從村裡跑了過來,李月斕還給她送了補品,替她看了腿上的傷,讓李月斕吃驚的是,秦麥心的腿被人用很高明的手法接過,身上的傷也簡單的處理過。

秦麥心見到李月斕,就想到失蹤的金鎖,見李月斕這樣關心她,金鎖失蹤的事,她反而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隻好說,“李姐姐,是山上的老爺爺知道我受傷,幫我醫治過的。”

李月斕聞言,這纔沒在懷疑,但還是緊張的拉著秦麥心的手,囑咐道,“麥兒,你好好的在家休息吧。草藥的事情不著急,我去和舅舅說一聲,不采也沒關係的。”

秦麥心聞言纔想起她在山頂上還丟著很多草藥,於是對李月斕道,“李姐姐,我在山頂上有留一些草藥,我給你畫個畫,你讓田哥哥上去拿下來吧。”

“好,麥兒,這些事,你就彆擔心了,好好在家休息。”

“恩恩。”

秦麥心送走了李月斕,應是應下了,可在被救回到家的第二天,她又拖著傷腿偷偷的跑去了遇到景溯庭的地方,她是去找金鎖的,但更是去找景溯庭的,她從早上一直找到了夕陽西下,整整找了一天,也冇瞧見景溯庭的蹤跡。

他的眼睛看不見,身上有傷,還有人要殺他,身上又冇有吃的,他一個人能跑到哪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