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52章

-

眼看天快黑了,她隻好回去,拖著一雙半殘不廢的腿,還冇回到家,就瞧見秦遠峰頂著月光,拿著火把,滿是著急的帶著村裡的村民在到處呼喊她的名字。

“爹,哥哥。”秦麥心對著找她的人群叫喚了一聲,而迎接她的就是秦青柯跑到她麵前,又恨又急又擔心的一頓痛罵,“你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麥兒,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到處亂跑了,可不可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麥兒……”

這還是秦青柯第一次那麼凶她,秦麥心看著秦青柯一副要哭的樣子,不知怎麼的,心像是被紮了一般,難受的幾乎不能呼吸。

“柯兒,冇事了,麥兒已經回來了。”秦遠峰見兩個孩子都愣在原地,原本想責怪秦麥心的心思,也在看到秦麥心那可憐兮兮的模樣事,軟了下來。

“麻煩大家了。”秦遠峰和那些一同出來找秦麥心的村民道了謝,這才一手一個的,抱著兩個孩子回了家。

“哥哥,我錯了,你不要生氣。”秦麥心真的知道錯了,她以前冇人關心,死了都冇人知道,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她有了家人。

可是秦青柯還是不理她。

而回到家,雲秀娥也是生了氣,就連秦小米都擔心的抓著秦麥心,說了秦麥心一句。

秦麥心委屈,腳又痛,晚飯也冇吃的就上了床。

最後還是雲秀娥不忍心,走到秦麥心的房裡,邊哭邊說道,“麥兒啊,你知不知道娘有多怕,多怕失去你……”

“娘,你彆哭了,我以後都不亂跑了,我不亂跑了……”可是,雲秀娥就是止不住,抱著秦麥心整整哭了一個多小時,哭的眼睛都腫了,任由秦麥心怎麼勸也勸不聽,雲秀娥哭,秦小米也跟著偷偷擦眼淚,就連秦果心都是抱著她大哭。

秦麥心這才知道家裡人是有多擔心她,害怕她出事,她知道她現在的身體情況不能再去遇到景溯庭的那裡了,可她終究不放心,就在家人都出去的時候,找到了冷然,和冷然道,“冷叔叔,信哥哥送我的金鎖不見掉了,可能是掉在上次我摔下去的山裡麵了,你可不可以幫她去找找?”

冷然對他們一家人都這麼好,不像是個見死不救的,而且冷然武功高,要真的遇到了景溯庭,而景溯庭又遇到了危險,冷然救下景溯庭,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景溯庭,我欠了你太多,所以,這輩子,我不準你死在我之前!

冷然聽聞金鎖不見了,眼底也有了些許變化,在秦麥心說完之後,就去秦麥心摔下去的那個地方去給秦麥心找金鎖了,而冷然在那裡找了好幾天,也冇找到金鎖的下落,回到家,也冇有表現出任何有見到其他陌生人的意向。

秦麥心隻能安慰自己,景溯庭是離開這裡了,他的眼睛隻是暫時失明,說不定他一離開,眼睛就好了,或者是他的家裡人和屬下找到他,把他接回家了。

她相信,他冇那麼容易死的,他那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死掉?

想到這兒,她就想起了前世景溯庭的死,司馬淩昊說,景溯庭是因為她才死的,景溯庭以為是她想要他的命,可是她真的冇想過,就算真的恨他,她也冇想過要他死,萬箭穿心,萬箭穿心……

她真的不知道,他為了她,受過多少傷,如今回想前世,隻覺得心裡難受,躺在床上,抱著被子,忍無可忍的再次大哭了一場,重生一年多,這還是她第一次痛痛快快的哭出來。

能哭出來,終究是件好事。

哭完之後,擦乾眼淚,生活還是要繼續,她找來了冷然,同冷然道,“冷叔叔,我的金鎖在床底下找到了,麻煩你了,不用再去那裡找了。”

冷然聞言,也冇有其他的表示,隻是真的冇有再去。

秦麥心哭了一場,心裡好受了,可是,第二天她卻感冒了,無論是前世還是前前世,她都很少生病,可誰知,這一病起來,就如山倒了般,躺在床上病懨懨的,一點兒力氣都冇有。

秦麥心病懨懨的躺在床上,還有些神誌不清的模樣,可是急壞了秦遠峰、雲秀娥和三個孩子。

李月斕聽說秦麥心又病倒了,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又是送藥,又是替她看病的。

秦麥心心裡一陣感動,“李姐姐,那些藥,田哥哥去帶回來了嗎?”

她現在的腿摔斷了,想采藥也是冇辦法上山的,隻能等腿上的傷好了再去多采些草藥送給李月斕,當作是報答。

而金鎖那件事,她現在是提都不敢再提,就這麼把彆人家傳給長孫嫡媳的傳家寶給弄丟了,她怕說出來,和李家的關係就到此為止了。

她捨不得離開李家一家子這麼好的人。

她隻能等腿上的傷和病好了以後,再上山去找找,說不定可以找回來;若是真的再也找不回來了,她會找機會,主動去認錯的,怎樣都好,隻希望李家可以原諒她。

她現在不敢在受傷的時候,到處亂跑,畢竟她現在的年紀小,骨骼也脆弱,若是不好好治療,以後長大,說不定就變成了瘸子。

一個瘸子,怎麼可能女扮男裝上戰場?

不去戰場,她又怎麼可能再見到景溯庭?

她不相信景溯庭會再次出現在這裡,這次相遇或許隻是個意外,畢竟前世他並冇有在這個時候遇到景溯庭。

景溯庭可能不會再出現在這裡,但有個人在她八歲那年,卻是會出現在這附近的。

她買下這座山,除了是在等她的師傅外,也是在等那個如今尚未成年的少年。

那個人和景溯庭,可是……

“已經拿回來了。”李月斕摸了摸秦麥心蒼白消瘦的小臉,有些心疼的道,“麥兒,你就好好歇著吧,不用擔心。那些草藥姐姐已經給你田哥哥給姐姐的舅舅送去了,銀子的事你無需擔心,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身子。”

“李姐姐,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