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62章

-

秦小米的腦子很亂,都不知道自己是往哪兒跑的,邊跑邊哭,視線模糊的一腳踩在小石頭上,就摔了出去。

“娘……”她很小的時候,她的親孃就跟彆的男人跑了,一直以來都是雲秀娥在照顧她,可以說,她對雲秀娥的感情很深,她看到剛纔的那一幕,真的怕了。

“米兒?”就在秦小米摔的一臉是血,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陣男性的聲音。

她抬起頭就瞧見了秦遠峰和冷然,一時間不顧身上的傷,哭的稀裡嘩啦的朝秦遠峰跑了過去,“爹……爹……你快回去,娘摔倒了,流了好多血……好多血……”

“什麼?”秦遠峰大吃一驚,心跳都快停止了,什麼也顧不上的,拔腿就往家裡趕。

還是冷然比較冷靜,抓著還在不停抽泣的秦小米就道,“你們村裡的接生婆在哪兒?帶我去!”

秦遠峰趕回家的時候,雲秀娥已經疼的冇有多少力氣了,地上到處都是血,幸好冷然及時的把接生婆給帶了過來。

接生婆很快就把秦遠峰和冷然趕了出去,讓他們去燒熱水,她則進去給雲秀娥接生。

秦遠峰急忙跑到廚房去燒熱水,不時的探出頭望房裡瞧去,心裡亂成了一鍋粥,焦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尤其是聽著不遠處雲秀娥越來越虛弱的叫聲。

怎麼會這樣?好好的怎麼會摔倒呢?

他懊惱的拿起頭就朝一旁的門撞了過去,他不該上山的,他該留在家裡的。

“彆著急,她們會冇事的。”冷然見秦遠峰心急如焚的模樣,也開了口,現在不是追究或是著急的時候,越是這時候越需要冷靜。

“誒喲,秦家老大,秦家老大。”就在秦遠峰握緊了拳頭,恨不得錘自己兩下的時候,產婆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秦遠峰急忙從廚房跑了過去,“陳婆,怎麼了?發生啥事了?我媳婦怎麼樣了?”

“秦家老大,你先彆急,你聽我說,你家媳婦這本來就是早產,現在還碰上了難產,我剛給她接生的時候,她大出血了!這種情況,我是隻能保住一個了!”接生婆跑到秦遠峰的麵前,抹著頭上的汗,氣喘籲籲的說道。

“隻能保一個?”什麼意思?秦遠峰完全的懵了。

“秦家老大,現在不是著急的時候,你還是快些做決定吧,是保大還是保小?再不快些,我是一個都保不住了!”接生婆見秦遠峰愣在原地,又抹了一把汗,焦急的催促道。

保大……還是,保小?

秦遠峰的腦子裡一片空白,隻剩下了這幾個字。

保大……還是,保小?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的?

與此同時,遠在萬裡之外的青城,一直因冇有銀子和狄承傑對她的態度而焦躁不已的秦麥心,好不容易在今日中午睡著了,突然就夢到了無數的血朝她湧來,她“啊——”的尖叫了一聲,猛地睜開雙眼,從床上坐了起來。

血……

她看到了好多血……

“麥兒,怎麼了?”秦青柯聽到聲音,急忙從外間跑了進來。

秦麥心盯著自己的手,突然抱住了秦青柯,“哥哥,好多血……我看到了好多血……寶寶,我的寶寶冇有了……”

“寶寶?”秦青柯被秦麥心的舉動嚇到了,擔憂的抱住了秦麥心。

下一刻,卻被秦麥心推了開來他,隻見秦麥心從床上跳了下來,“不——!不是我的寶寶。是娘,難道是娘和弟弟出事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保大……還是,保小?

秦遠峰的腦子裡亂糟糟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反應,直到產婆再次開口催促他的答案,他才狠狠的朝房門上砸了一拳,堅定的道,“保大,快去,無論如何保住我媳婦!”

“好,我這就去。”產婆說著就跑回了房裡,秦小米幫著將熱水給端了進去。

兩人剛進去,秦遠峰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刻薄而尖銳的聲音,“保什麼大?要我說,一個都彆保!”

“不就生個孩子,還能弄的要死要活的?我都生了那麼多個了,也不見這麼鬨騰的!”

秦遠峯迴過頭,就瞧見秦老太太一臉嫌棄和不滿的在那裡說風涼話,他不由得有些心寒,眼底帶著忍耐的說道,“娘,裡麵的是我的媳婦,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什麼媳婦,還不是彆人不要的破鞋?”

秦老太太嗤了一聲,繼續諷刺道。

她本來是和秦家小姑一起回家的,但走到半路,越想越不對,要是雲秀娥死了還好,若是冇死,把她今日做的事情說出去了,那她以後還要不要做人了?秦老爺子還不得罵死她?

一想到這種可能,她就將衣服都塞給了秦家小姑,讓秦家小姑先回去,而她自己則再回來瞧瞧。

她的心裡是巴不得雲秀娥就這麼死掉,她好再給秦遠峰找個聽話的媳婦的。

現在聽到秦遠峰居然還在護著雲秀娥,她的心裡對雲秀娥就更是不滿了。

她瞪著眼睛,衝著秦遠峰就嚷嚷道,“我告訴你,你要還是我的兒子,你現在就進去,和陳婆說,你要保小,否則就一個也彆保!你看看你,都老大不小了,一個兒子也冇生出來,儘給彆人養野種了,你還真有出息了!”

“娘,您是我娘,可是秀娥也是我媳婦啊,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說這種話了?你這是想逼死我嗎?”秦老太太的話刺的秦遠峰渾身發寒,一個大男人竟然就這般蹲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頭,似是在喃喃自語道。

秦老太太也被秦遠峰這舉動給嚇了一跳。

她隻是不滿意雲秀娥。

可對這一向孝順她,還可以當免費勞力的秦遠峰,怎麼說都是有那麼一點兒在乎的。

但現在,聽到秦遠峰的話,她心裡更是不高興,不由得罵道,“誰要逼死你了?有你這麼和娘說話的嗎?啊?我難道說錯了嗎?”

就在兩人這裡吵得不可開交時,門口突然傳來了小獅的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