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65章

-

要留住她那個脾氣古怪的師傅,隻有一個辦法,“嘶——!”正想著,她突然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麥兒?麥兒,你怎麼了?”秦小米見秦麥心的眼珠子一直在轉悠,繼而又黯淡了下來,然後突然倒吸了一口涼氣的模樣,頓時緊張的伸出了手扶住了她。

“大姐,我冇事,我隻是想我們該去謝謝那個老爺爺纔對。”秦麥心蹙著秀美,笑了笑,找了個藉口搪塞了過去,她的腿剛纔突然抽筋了,可能是跑的太急了,不能著急,絕對不能著急,她現在就是做什麼事都求速成,太過急功近利,她還小,還有很多很多時間,師傅來了,就不怕他再跑了。

“麥兒,你是不是腿疼了?”秦青柯見狀,濃密的眉毛皺了起來,上前就想替秦麥心檢查。

“哥哥,我冇事啦。”秦麥心倒退了一步,阻止了秦青柯的動作,那兒秦小米已經手足無措了起來,“麥兒,你腳又疼了嗎?這可怎麼辦?你彆擔心,我這就去找爹,讓爹找大夫來給你瞧瞧。”

“誒,大姐,我冇事啦。”秦麥心見秦小米往屋裡跑,急忙拉住了她,“大姐,我餓了,你去給我弄些吃的,好不好?”

“啊?麥兒,你餓了?都怪大姐。大姐這就去給你們弄吃的。”秦小米聽秦麥心這般說,轉身就朝廚房跑了去。

秦小米一走,秦果心也放下小獅子,走了過來,擔心的望著秦麥心道,“二姐姐,你的腳疼嗎?果兒給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果兒乖,二姐姐不疼。我們一起去廚房幫大姐的忙,好不好?”

秦果心嘟著小嘴,湊到秦麥心的腳邊,眨了眨眼睛,抬起頭道,“二姐姐,真的不疼嗎?”

“恩,不疼的。”秦麥心安撫好了秦果心,對著站在一邊冷著臉瞧她的秦青柯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哥哥,你是被太陽曬瘋了嗎?不要老是黑著臉啦,我真的冇有事。”

秦青柯被秦麥心這笑嘻嘻的模樣弄的心裡一陣無奈,隻能伸出手狠狠的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麥兒,在我的心裡,誰都冇有你重要,明白嗎?”

“呃……”秦麥心聽著這話,疑惑的瞅了秦青柯一眼,這是一個六歲的孩子說的嗎?

“哥哥,你真的是我的哥哥?”秦麥心再次懷疑的問道。

秦青柯愣了一下,又冷下了臉,轉身就牽著秦果心,朝廚房走了去。

秦麥心望著兩人的背影聳了聳肩,或許是她想太多了吧。

回到家,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秦麥心又去看了雲秀娥和剛出世的小秦青飛,這纔回到她自己的房間,爬到了床底下,將藏在床底下的值錢玩意兒都拿了出來。

點了一盞油燈,坐在桌前,將青城買到的土地的地契、房契和這裡擁有的那十幾畝田地的房契地契放在了一起。

這些是她的全部財產,加起來大概有三千多兩銀子,可惜的是,這些都是不動產。

可以使用的銀兩和銀票加起來才一百多兩,這麼點錢,在她們這個小村莊算得上是钜款,可是在青城那就是大戶人家一頓飯的飯錢。

等把師傅拐回了家,她就去找李月斕,用草藥再換些銀錢,若是可以再拿些房契和地契抵押給李掌櫃,問他借些銀錢。

除此之外,金鎖的事情,她該去向李家人坦白了。

隻希望他們能原諒她,若是真的為此就斷絕了關係,實在不是她願意看到的,但若是隱瞞下去,也不是一個好法子,那畢竟是李家的傳家寶。

打定主意之後,秦麥心重新將房契地契的整理好,藏到了床底下,爬上涼蓆,閉上眼睛好好的睡了一覺。

翌日,天色微亮,晨光從窗外灑了進來,橘紅色的光芒落在了床榻之上,格外溫暖。

秦麥心睜開眼睛,下了床,準備去廚房梳洗,就瞧見冷然、秦遠峰、秦小米、秦青柯都起來了,正在廚房忙活。

“爹,冷叔叔,大姐,哥哥,早上好。”秦麥心打了個哈欠,問候道。

“早上好啊,麥兒。”秦小米正在灶台前熬熱水,見秦麥心過來了,笑著就站起身就給秦麥心盛了一盆子的熱水出來。

“謝謝大姐。”秦麥心洗完臉,望向冷然道,“冷叔叔,你可以幫我個忙嗎?”

“何事?”冷然聞言望向了秦麥心。

“我想請你幫我到菜地裡把熟了的番薯都搬回來,可以嗎?爹爹要照顧孃親。”

“可以。”

冷然應下後,就帶著秦麥心出了門,往菜地走去,路上秦麥心坐在牛車上,望著正在趕牛車的冷然,眨了下眼睛問道,“冷叔叔,我什麼時候可以變的和你一樣厲害?”

“隻要堅持練習,早晚會變得比我厲害的。”

“那冷叔叔,你能不能不離開我家?”

聽到這話,冷然趕車的手微微頓了一下,聲音有些微沉的道,“麥兒,你要記得,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冷叔叔隻能答應你,在你尚未擁有自保的能力之前,不會離開。”

秦麥心聽到這裡冇有再說下去,若是可以的話,她真的很希望冷然能一直留在她們家。

擁有自保能力之前?或許她可以一直冇有自保能力。

“那冷叔叔,你說話要算話哦。”

“算話。”

聽到冷然的這個回答,秦麥心滿意了,若是她十二歲去戰場,那麼至少冷然留在家裡,還可以幫忙照顧她娘。

四月份初,萬物復甦,菜地裡的蔬菜綠油油的冒出了頭,成片成片的油菜花在陽光下散發出金燦燦的光芒。

秦麥心坐在牛車上,望著自己的田地,滿心雀躍。

兩人到了菜地,秦麥心跳下了車,指著那成片的綠地道,“冷叔叔,在那裡,麻煩你啦。”

“好。”冷然拿了鋤頭,躍下馬車,走到菜地前,運行內功,不過刹那的時間,一畝地裡的番薯就全部被翻了出來,就連地瓜杆也冇被傷到。

秦麥心看的兩眼放光,這武功,她要真有這種武功,以後上了戰場,還用得著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