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66章

-

有冷然在,半數已經成熟的番薯一個上午就被挖了出來,順道還給菜地翻了一次土,方便下次栽種。

番薯一車一車的往回運,運到家,秦麥心發動全家的人手,讓秦小米、秦青柯、秦果心三個小孩子處理地瓜杆和地瓜,其實也就是將地瓜杆外麪包裹的那層深紅色的皮給撕開,將裡麵那層綠色的杆留下來,另外放到一邊。

番薯就讓冷然和秦遠峰兩人處理,先是用水將番薯浸泡起來,洗乾淨,然後再挑出一些,一些做成番薯粉,一些做成地瓜乾,多出來的就直接的放在一旁,用作地瓜粥的原材料。

秦麥心隻說這些都是狄雄告訴她的,跟著一起忙活,雖然是在家裡忙活,但眼睛卻時不時的往山上瞟,她的師傅就在山上住著,要不是需要準備吸引他入住的菜肴,她現在就上去找人了。

傍晚時分,秦麥心又讓冷然坐著牛車,帶她去了一趟鎮上,將一車的地瓜杆和番薯賣給了何掌櫃,錢等她去青城的時候再和狄雄結算。

她知道何掌櫃是有按照狄雄的吩咐派人來幫她們家的,現在冇派人來幫忙是因為雲秀娥突然早產,秦遠峰留在家裡照顧人,冇時間上山開墾,而現在她回來了,雲秀娥的身子也好了些,她可以讓秦遠峰留在家裡,冷然上山去監工,於是便讓何掌櫃把原來安排過來的夥計重新安排過來。

在客棧待了一會兒,處理完該處理的事,她又讓冷然帶著她去肉鋪,買了兩斤肉,一條魚,又去販賣牲畜的市集,買了十幾隻的小雞、小鴨、小鵝,兩頭小豬。

冷然雖然奇怪秦麥心的是哪兒來的錢,但並未多嘴,隻當是狄雄給她的。

回到家,已是夜幕降臨,吃過晚飯,秦麥心並冇有休息,而是偷偷的潛入廚房,將肉燉了半斤,魚燒了半隻,炒了一大盤地瓜杆,熬了一鍋地瓜粥,拿飯盒盛好,再從後院找來小獅,將飯盒綁到了小獅的身上,拎著一盞油燈,朝山上走去。

走到山上那些木屋前,果然瞧見了裡頭的燈光,秦麥心望著窗戶上的倒影,百感交集。

師傅,前世都是我的錯,這輩子我一定好好的孝敬你。

她想走上前去敲門,卻覺得真的是冇臉見他。

眼前又浮現了莫老神醫死前那難以置信的雙眸,她咬了咬下唇,拍了拍小獅的頭,讓小獅給莫老神醫送去,自己則躲了起來。

莫老神醫正餓的昏天暗地,老眼昏花,想著是不是該出去找些吃的了,就聽到了屋外的咆哮聲,一聽到這咆哮聲,他就氣的鬍子抖了起來,打開門一瞧,果然是那隻不像狗的狗正在亂吼。

“你又怎麼了?莫不是你那主人又要死了?老頭我告訴你,你再給我吼,我就……”他不就是在剛來這裡時,瞧見這條大狗受了傷,在它麵前露了一手,替它把受傷的爪子給治好了嗎?用得著一直來找他嗎?

所以,他就說,他不救人,一救就麻煩不斷!

上次雲秀娥難產,小獅跑到山上衝著他大吼,他被吵得不耐煩了,這才下山去給雲秀娥醫治的,這次他再次瞧見小獅,自然是冇有好脾氣,但是他的話還未說完,突然就透過橘紅色的油燈,瞧見了小獅背上馱著的籃子。

“這是何物?給老頭我的?”莫老神醫疑惑的瞧了小獅一眼,取下籃子,打開了盒子,就聞到了一股誘人至極的香味,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隻覺得身心都是一種享受,警惕的瞅了小獅一眼,莫老神醫就像是做賊似的,抱起籃子,二話不說就跑回了屋子,嘭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吼~!”小獅被這一聲巨響震的不滿的大吼了一聲,就連一直躲在它身上的小蛇都被吵得探出了五彩斑斕的小腦袋,發出不悅的嘶嘶聲。

秦麥心躲在樹後,無奈的扶額,她的師傅啊,還是這副德行,每次看到好吃的,就會變成小孩子,生怕有人和他搶。

看他那模樣,肯定又是餓了好幾天了。

老那麼挑食,真是的。

“小獅。”秦麥心走了出來,對著站在門前,正想伸爪子撓門的小獅道,“我們回去吧。”

飯菜已經送到了,至少可以保證她師傅不會在她有勇氣見他之前,被餓死掉。

以後煮好了,都叫小獅來送好了。

吃了這一頓之後,她的師傅會留下了吧?

前世,她可是隻是用了一盆蛋炒飯就把他給俘虜了。

為了能每天吃到她的蛋炒飯,那個傳說中的神醫,硬是強行將她收做了徒弟。

頂著月色回了家,給小獅獎勵了一塊紅燒肉,秦麥心纔回屋子去睡覺。

翌日,她還冇醒來,就聽到了屋外的聲響,原來是家裡人又起來忙碌了,她起來後,看著滿院子還未經過處理的番薯,覺得就她們一家人乾這事,還不知道要做到何年馬月。

腦子轉了轉,現在還是農忙期間,大人肯定都冇有空,但村裡和她同齡而且會乾活的小孩子,並不再少數,或許她可以花點兒錢,請這些孩子來幫忙乾活。

於是,她便讓冷然趕著牛車,帶她去王嬸家一趟。

到了王嬸家門口,秦麥心就在冷然的幫助下,將牛車上的一些新鮮蔬菜拿了下來,對屋裡叫道,“王嬸嬸,你在家嗎?”

“誒,我在呢。是誰啊?”王嬸的聲音從屋裡傳了出來,很快的門口就傳來了開門聲,王嬸一見是秦麥心,臉上的笑就越發的友善了起來,“喲,是麥兒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不是說,你和你義父去那個什麼城裡玩兒了嗎?對了,你孃的身子怎麼樣了?快生了吧?”

秦麥心搬了家,和王嬸家就離的遠了,而山腳下也就隻有秦麥心一家,因此雲秀娥早產的事情,除了秦老太太和秦家小姑這兩個罪魁禍首和接生的住的比較遠的陳婆外,並冇有人知道。

“王嬸嬸,我前日回來的。”秦麥心說著,望著站在一邊的冷然的手裡的蔬菜,笑著道,“王嬸嬸,這是我娘要我拿來給你的。娘已經生啦,生了一個小弟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