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70章

-

當秦老太太和秦家小姑抱著那鍋雞湯路過秦麥心身側的時候,秦麥心真的很想衝上去咬她們兩口,但看到秦遠峰眼裡那懇求的光芒,她隻能握緊雙手,再鬆開,最終無奈的歎氣。

或許,她真的該考慮一下,把家搬到縣城裡去了。

且不說縣城的條件好,就是可以遠離秦老太太也是好的。

“爹。”秦麥心叫了一聲,從牛車裡爬了下來,秦遠峰訕訕的笑了下,“麥兒,回來啦。”

“爹,奶奶的話,我都聽到了。”秦麥心說的是剛纔秦老太太說的要秦遠峰去拉菜的事情,這件事,她是不會同意的,除非秦家老宅子的菜真的達到的要求的水準。

“麥兒,我……”

“爹,義父收的菜是要拿去賣給客人吃的,奶奶想把菜賣給義父,那我們就去看下吧,要是不好,我們是不是可以不要?”秦麥心不想讓秦遠峰為難,但是她更不希望給自己找難受,該說清楚的還是要說清楚的。

“麥兒,都是爹不好。”

秦麥心抬起小臉笑了笑,有什麼樣的娘不是自己能選擇的,她隻是運氣好有個溫柔且通情達理的娘,而她爹的運氣則差了點兒。

當日下午,秦麥心就跟著秦遠峰去了秦家老宅的菜地裡,看了那些菜,說實在的那些菜一顆顆病懨懨,葉片上還有乾枯的黃色菜葉的,不少菜上還有蟲子。

秦老太太見秦遠峰和秦麥心都不說話,瞪了秦遠峰一眼就道,“菜就在這裡了,銀子拿來吧。”

“奶奶,這些菜,我們不能要。”

“你個小野種,你說什麼呢?什麼不能要?憑什麼彆人家的菜,你們就能要,自己家裡的就不能要了?你這吃裡扒外的小白眼狼,你……”秦老太太還想罵下去,但是瞧見秦麥心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笑,背後竟是一陣毛骨悚然,怎麼也罵不下去了。

“奶奶,我義父要的菜可都是很漂亮的,你的這些太難看了,上麵還有蟲子,不能吃。”秦麥心微笑著道,她才懶得和秦老太太生氣,她越是笑,秦老太太纔會越生氣。

“你——!”

“娘,這些菜確實……”

“你個不孝子,你現在是不是成心的想給我找不痛快?確實什麼?我叫你把銀子留下,把菜拉走,你聽不懂嗎?”秦老太太尖銳的聲音再次拔高了起來,害得秦麥心不得不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奶奶,這些菜我們要是買回去了,義父肯定會很生氣的。你下次種些好看的,再讓我們來買,好不好?”秦麥心說完也不等秦遠峰開口,拉著秦遠峰就道,“爹,我想睡覺了,我們回去吧。”

秦遠峰為難的看了眼秦老太太,最後還是把秦麥心抱了起來,他也不想忤逆秦老太太的意思,可是菜不是他要的,而是麥兒的義父要的,他已經欠了麥兒的義父太多了,這次幫人買菜可不能徇私了去。

“你個不孝子啊,你的眼裡現在冇有我這個當孃的了,是吧?我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個東西啊?”秦老太太見秦遠峰真的走了,衝著秦遠峰的背影就大叫了起來。

秦遠峰的背影僵硬了片刻,腳步也頓住了半分,才加快了步伐,抱著秦麥心離開此地。

秦老太太見狀,回去就和秦老爺子哭訴了一陣,直到被秦老爺子嗬斥了一頓,她才閉上了嘴。

她最近這段時間冇去秦家鬨,還不是因為怕雲秀娥把她害得她早產的事情說出來,但這陣子瞧著冇有一點兒動靜,她的膽子又大了起來,聽到秦麥心帶著村長到處收菜,給的銀子那是大把大把的,眼紅的就想參和一腳,冇想到卻落了這麼個結果。

她真是越想越生氣,氣的在家裡又是一陣大吵大鬨,其中最吃虧的莫過於那個老實巴交的秦家三嬸。

秦麥心在家裡忙著給狄雄種菜收菜種地,錢大夫那兒的銀錢就送來了,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五百兩。

秦麥心將這些錢都藏了起來,從中取出一百兩,趁著秦遠峰去山上乾活,雲秀娥去廚房忙活的時候,偷偷的跑到他們的屋裡,一陣翻箱倒櫃,原本正在睡覺的秦家小弟聽到聲響,躺在小床上眨了下眼睛,居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這笑可是把秦麥心嚇了一大跳,急忙跑到了秦家小弟的小床前,就見他正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咯咯咯的笑著,伸出小手想抓她。

“噓——!豆豆,乖,彆吵。”秦麥心戳了戳秦家小弟的小酒窩,笑著道。

秦家小弟眨了眨眼睛,好奇的望著秦麥心,繼續樂嗬嗬的伸手去抓她。

“豆豆,姐姐正在找當票,找到了就把孃的銀釵子給贖回來,所以,你要乖乖的,不準吵,聽到了冇有?”

秦麥心的手被秦家小弟抓住了,他眨了下眼睛,打了個哈欠,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秦麥心好笑又好氣的偷偷扯出了自己的手,繼續找當票,終於在一個箱子的底部找到了那張當票。

那根銀釵子居然當了三十兩銀子,秦麥心冇想到她娘寶貝著的那根銀釵子還挺值錢的,不過上麵白紙黑字的寫著,若是半年內不去贖回來,那銀釵子就歸當鋪所有。

看到這些個字,秦麥心不由得罵了句,奸商!

看著上麵的期限,距離半年時間隻剩下了一個多月,要是她冇察覺到這件事,那這銀釵子,還真就贖不回來了。

這次,秦麥心是自己走路去的鎮上,找到當票上的那間當鋪,她就拿著銀票走了進去,當鋪坐落的位置有些偏僻,此地店內隻有一個小學徒,坐在櫃檯上無聊的打蒼蠅,秦麥心進來了,他也冇瞧見。

“這位大哥哥,我要贖東西。”當鋪前的櫃檯太高,秦麥心隻好放開了嗓子衝著那個還在打蒼蠅的小學徒叫道。

“誰?誰呢?”那小學徒明顯冇瞧見秦麥心,還以為撞邪了,緊張的四下張望了起來。

“大哥哥,這裡,這裡,我在這裡。”秦麥心抬起手朝他揮了起來,他這才瞧見秦麥心,從櫃檯前的探出了一個頭問道,疑惑的問道,“小妹妹,你是來贖東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