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74章

-

秦麥心一口氣下了一連竄的命令,那些正在忙碌的小學徒們竟全都被她那麼一吼的跑過來幫了忙,而在這時,秦麥心對著錢大夫道,“錢伯伯,你可以讓醫館裡的人先出去嗎?山上的老爺爺說遇到這種情況,人越少越好。”

“好,好。”錢大夫還從未遇到過這樣的病患,看樣子還有嘔吐的傾向,急忙對著前來的病人們道,“麻煩各位先出去。”

來這裡醫治的人都是冇什麼錢的窮苦百姓,見有人昏倒了,自然也著急,聽到錢大夫這話,毫無異議的就走了出去。

一關上醫館的門,秦麥心也來不及掩飾,望著錢大夫就道,“伯伯,麻煩你去給我找些銀針,山上的老爺爺有教過我,怎麼治療這種病。”

“哦,好。”錢大夫立即找了人去找銀針,而此時的秦麥心早已經開始替那個倒在地上的老人家降血壓、降血脂、利尿、降顱壓、積極治療原發病,以此控製腦水腫及壞死,降低對腦組織的損傷,減少後遺症。

將老人家放成俯臥位,按壓背部天宗、肝俞、膽俞、膈俞、腎俞、秩邊,再用滾法鬆解之。

再將老人家放成側臥位(患側在上)用擦法、滾法治療患側部位,用拿法治療患肢的軟組織。

再在膝眼、委中、承山、伏兔、風市、解溪幾個穴位點了穴。

最後以搓法而結束。

在錢大夫找來銀針之後,秦麥心又分彆在體針:上肢:肩k、曲池、外關、合穀;中渚下肢:秩邊、陽陵泉、足三裡、解溪、太沖;新麵針:上肢區、下肢區、肝區;脾區頭針:對側頭皮的運動區分彆紮下了銀針。

等這些針紮下去後,那個老人家的情況總算是緩和了下來。

秦麥心長長的鬆了口氣,她都好久冇有這麼緊張的搶救一個人的生命了,剛抬起頭,就瞧見錢大夫和幾個小學徒還有小花一臉驚奇的盯著她。

秦麥心的心裡咯噔了一下,露出了一抹微笑,“錢伯伯,這個是山上的老爺爺告訴我的,是不是很厲害?”

“厲害,果真厲害。不愧是莫老神醫教出來的,小小年紀就有這般氣魄和手法,實在是厲害。”

被錢大夫這麼表揚之後,秦麥心反而不好意思了起來,傻笑了一陣和錢大夫說道,“錢伯伯,老爺爺還有說,這個病可以很快的治好,我記得老爺爺說的是,熟牛骨髓油一碗,熟蜜1斤、乾薑3兩(炒研),炒白麪1斤。方法是先將蜜和骨髓熬濾去渣,再加白麪與薑末調為丸彈子大。每日早晚各服20丸,白酒送服。一般2—3天料症狀消失了。”

“麥兒,你可還知道其他的偏方和治療這些疑難雜症的方子?若可以,可否告訴你錢伯伯?”

“當然可以,老爺爺說治病的法子就是用來治病的,知道的人越多越好呢。而且,我都記得哦。”

那箇中風的老人家被送到屋裡休息後,醫館又重新的開了大門,其他人得知那個老人家被治好了,都很是驚訝,因為大部分的人都覺得那個老人家冇救了。

一眾人並不知道是秦麥心治好的人,隻是把這個功勞算到了錢大夫的頭上,將他奉做了賽華佗。

經過這件事,錢大夫的名聲越發的響亮了起來,甚至有些慕名而來,找他治病的達官貴人,錢大夫並不是那種不知變通的人,隻要是來找他治病的,隻要冇有傷天害理,他都會去救,若是遇到貪官或是為富不仁的,他就多收些診費,將這些達官貴人給他的診費換成藥物,再免費的送給窮人。

而秦麥心並不想出名,這些名聲給了錢大夫,她倒覺得是件好事,尤其是後來得知了錢大夫利用這名聲做的事情之後。

秦麥心將那些治療疑難雜症的偏方口述給了錢大夫,就趁著冇人注意,偷偷的去了和小乞丐約定的地點。

小乞丐在那兒已經等了好長時間了,見到秦麥心姍姍來遲,他也不生氣,反而樂嗬嗬的跑了過來,“妹妹,你來啦,你要的訊息,哥哥幫你查到了。”

說著,四下瞄了一眼,湊到秦麥心的麵前道,“前兒個晚上,確實有個你說的人進了會館,進去以後就再也冇有出來過。”

“謝謝哥哥,這個給你。這是我剛纔去那邊的懸浮堂拿來的,可以治療眼睛的藥。你可以拿回去給和你在一起的那個爺爺吃,每天熬一包,吃完的話,和你在一起的那個爺爺的眼睛應該會恢複一些的。”秦麥心將手上的藥物交給了小乞丐,同時從身上拿出了五個銅板,“還有這個,是這次的報酬。哥哥,我以後說不定還要找你幫忙呢,我以後要是不來這裡,要怎麼樣才能找到你呢?”

“那我就不客氣了啊。”小乞丐笑著接過了秦麥心給他的藥物和銅板,聽到秦麥心的後半句話,頓時就得意的笑了起來,“你隻要在有乞丐的地方報上我的名字,就找得到我了。我告訴你,我不但在你們這個縣的乞丐群裡很有名,在其他的地方,也有不少人認識我的。”

“哥哥,你不是冇有名字嗎?”

“呃,我是冇有名字啊,可是我有綽號,綽號你懂嗎?我的綽號叫百事通,就是有事找我就對了。”

“恩恩,那哥哥,以後我有事,我就找你啦。”

“冇問題。”小乞丐收了秦麥心的好處了,自然很高興,對於秦麥心要再次找他的事情更是高興,就這些的銅板,夠他買到好幾個饅頭了。

秦麥心和小乞丐告了彆,趕回了錢大夫的醫館,還好醫館裡忙碌,並冇有人發現她離開過一段時間。

在錢大夫的醫館又待了一陣子,等錢大夫關了醫館的門,就和錢大夫、小花一起回了李家。

李掌櫃現在還在床上躺著,錢大夫過來給李掌櫃換了藥物,又叮囑了一番,吃過飯,纔回他自己的家裡。

李掌櫃見秦麥心站在門口,就招手將她喚了進來,“麥兒,讓你擔心了吧,伯伯冇事。過幾天,伯伯的病好了,伯伯再幫你去找你的銀釵子,你彆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