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80章

-

“大人,你不能打我義父!”

“大人,你這是枉用私刑!”

秦麥心和狄承傑的話同時傳了出來,可是那縣太爺根本不理會他們兩個孩子,四個人抓著狄雄,就把他拉下去,按在地上,動起了板子。

秦麥心眼看狄雄被打,想救人也冇有能力救,在身上摸了一圈,摸出了一根銀針,眯著眼睛,趁人不注意,對準縣太爺的肩井穴就射了過去。

縣太爺隻覺得兩眼一黑,就昏倒了過去。

秦麥心急忙跑到狄雄的麵前,大叫道,“大人昏倒了。”

縣太爺都昏倒了,那還打什麼人,那些衙役頓時就住了手,七手八腳的跑到了縣太爺的麵前。

秦麥心看著被打了好幾大板,倒在地上一動不能動的狄雄,握緊了雙拳,眼眶忍不住濕潤了起來,聲音嘶啞的叫了聲,“義父。”

“麥兒,義父冇事。”狄雄想站起來,但屁股疼的他動都不能動。

“爹,你忍著點。”狄承傑冷冷的掃了秦麥心一眼,似乎又將這件事歸結到了秦麥心的身邊,說完,轉身走出衙門,讓那個駕馬車的馬車伕去找大夫。

狄雄被帶了回去,可屁股上挨的那幾大板子不是開玩笑的,怕秦麥心擔心,他還能忍著,可是等大夫給他上藥的時候,那是真的忍不住了。

縣太爺是被秦麥心給紮昏了,可是等他醒過來呢?

秦麥心在狄雄躺在床上上藥的時候,找到了狄承傑,狄承傑盯著她,眼裡多了一絲不滿。

“我知道這件事是我的錯。傑哥哥,我怕那縣太爺還會對義父動手,你能不能回去找義母幫忙?”

“娘病了!”狄承傑冷冷的吐出了幾個字,“你把地契送給那個縣太爺,就什麼事都冇有了。”

“是嗎?”秦麥心垂下來眸子,就因為她現在冇錢冇勢,自己的東西就得拱手送人?

狄承傑冇有回答秦麥心的話,轉身就從秦麥心的身邊走了過去,似乎多和她說一個字,都不願意。

秦麥心很沉默的回了自己的房間,真的要讓她自己的東西送給彆人,她是不願意的,但若真的會因此而連累狄雄,也不是她願意的。

狄承傑不會去請狄夫人幫忙,那也就是說這件事隻能靠她自己解決。

既然如此,她去找縣太爺,從他的身上入手,順便再討些利息回來。

縣太爺有一房小妾,年方十八,貌美如花,深得縣太爺寵愛,藉此縣太爺的寵愛為非作歹,幫著家裡的親戚朋友做了不少昧良心的事。

秦麥心出門了一趟,就打聽到了這事,她又四處詢問打聽到了縣太爺家負責那個小妾吃穿用度的婆子的行蹤。

翌日,在買肉的鋪子前,秦麥心等到了那個婆子,她設法讓那個婆子買了她做了手腳的肉。

她現在就等著那小妾吃了她新增了藥劑的肉,身上開始發疹子,忽冷忽熱,再時不時的羊癲瘋。

而就在她做完這些事,剛回到客棧,就見客棧被封了,門口還站著好幾個衙役。

秦麥心心裡一驚,急忙跑了進去,卻被人給攔住了。

從站在附近的百姓的口中,秦麥心才得知,有人報官說有客人吃了狄記客棧的自助餐上吐下瀉,現在官府派人來抓人來了。

狄記酒樓被封上了,狄雄被打走,關進了牢裡。

這擺明瞭就是報複,是誣陷!

狄承傑和客棧的掌櫃、狄小三三人去了縣衙,現在還冇回來。

秦麥心進不去客棧,而身邊的那些議論還在繼續,無非都是以後都不敢再在這裡吃飯了,若是吃壞了肚子,可如何是好的話。

秦麥心站在門口握緊了拳頭,她現在冇有任何的靠山,幸好所有的地契和銀票都放在了鞋子裡。

她給縣太爺小妾下的藥需要一天發作,而狄雄的身上帶著傷,若是在大牢裡被關一天,還不一定會怎麼樣。

她現在隻能去縣衙,找到狄承傑再說。

等到秦麥心到達縣衙,就瞧見了站在縣衙門口的狄承傑、掌櫃的和狄小三三人,三個人看著秦麥心的臉色都有些不對勁,大部分是憎惡。

這件事確實是因她而起,被討厭也是應該的。

她現在隻希望狄雄冇事,這件事她自己處理,就算她隻是一個六歲多的孩子,又如何?

她的心理年齡三世加起來冇有六十也有五十了,什麼大風大浪冇經曆過?若是這樣的小挫折都撐不過去,她還談什麼上戰場?談什麼來還債?

狄小三瞧見秦麥心走了過來,湊到狄承傑的麵前就道,“少爺,若不是她,老爺爺不會無緣無故的受這一頓打,還被關到牢裡去了。”

狄承傑聽到這話,心裡更是不喜秦麥心,他們家做生意做到大江南北,還從未遇到過這種事,怎麼這個秦麥心一來,就出事了?

“少爺,少爺,老爺出來了。”狄承傑正冷漠的看著秦麥心時,狄小三就望著大牢的方向,對著狄承傑叫了起來。

秦麥心也聽到了這叫聲,轉身朝大牢的方向望了過去,就瞧見了渾身是血,已經陷入了昏迷的狄雄,旁邊還停著一頂轎子,裡麵坐著的是一臉肥肉的縣太爺。

狄承傑、狄小三和掌櫃的急忙朝狄雄跑了過去,秦麥心也想跑過去,卻被那狄小三狠狠的推了一把,把她這個小身子推倒在了地上,手也蹭在地上,擦破了皮。

秦麥心咬了咬牙,站了起來,清楚的看到掌櫃的賠笑著給縣太爺送了一大把的銀票。

縣太爺還當著他們的麵數了一遍,這才滿意的恩了一聲,將狄雄丟給了他們,警告道,“自古民不與官鬥,這纔是懂事的嘛。地契明兒個就給本官送來吧,隻要你們送來,你們客棧有人吃壞了肚子的事,本官就給你們做個主,讓那人不和你們計較了。你們的客棧過幾日也就可以重新開業了。”

說完,就抬了抬手,讓那些衙役將他抬回了縣衙超能力天王。

其實,縣衙和大牢不過一條街的距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