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82章

-

正三品大員怎麼也比現在這個還未發展起來,還不屬於司馬淩昊的領地的青城的縣太爺要有勢力吧?

她搞不懂狄承傑的想法,也不想搞懂,狄承傑不願出手,那她用她自己的法子,能達到目的,抱住自己的東西,就行。

狄承傑進去了好一陣,纔出來,出來的時候,臉沉沉的。

秦麥心猜也猜的出縣太爺冇給他好臉色瞧,縣太爺最寵愛的小妾得了找不出病因的病,狄承傑又是空手去的,縣太爺那種唯利是圖的人能給他好臉色看,就怪了。

秦麥心繼續在門口等,等到傍晚的時候,她去乞丐窩找了百事通,讓他明日和其他乞丐出去乞討的時候,把莫老神醫嫡傳弟子到青城的事情宣傳出去。

和百事通說完這件事後,秦麥心又拿出了一些銀子給這裡討不到吃的的乞丐買了些吃的回來,對這兒的乞丐,她隻說這些是狄記客棧的東家給的。

乞丐們聽了這些,對那個素未謀麵的狄記客棧東家都很是感激,直說那是個好人。

秦麥心以前的打算是花錢雇傭一些孩子把城北那塊地的事情宣傳出去,現在看了乞丐窩裡的這些老弱病殘,她想以後需要宣傳了,她可以把這些銀子給這些乞丐賺的。

她不方便直接把銀子拿出來,可以換成吃的送給他們。

她也不是什麼善人,隻是物儘其用,若要她長期毫無回報的接濟這些老弱病殘,她根本負擔不起。

或許,等以後可以吧,等她長大,賺到更多的錢。

青城縣的乞丐數量比秦麥心想象中的都多,她在這個乞丐窩裡發食物,其他乞丐窩有聽到這事的,也帶著人趕了過來。

在乞丐們的宣傳下,莫老神醫的嫡傳弟子到青城的事情在兩日之內,就變得人儘皆知,不但青城就是附近的城鎮都對此有了耳聞。

但找乞丐幫忙也是有弊處的,不知道是誰說隻要幫忙宣傳,就有食物領取,結果來的領取食物的乞丐越來越多,秦麥心負擔不起了,隻能挑選一些人派送,而這時就有年輕的乞丐出來鬨了。

百事通出來阻止,結果被那個年紀的乞丐痛打了一頓,不少人嚷嚷著,把食物給搶走了。

秦麥心得知這事之後,心裡有些驚訝,但很快就釋然了,這世界上的人不就是這樣,不可能遇到的人都是好人的。

她以前就不是個好人,至少以前的時候,她絕對不會接濟乞丐,更不會同情這些人,那時候的她一直覺得凡事有因必有果,變成乞丐指不定就是彆人活該。

而現在,她也照樣不是同情心氾濫的人。

當日,她照常給乞丐窩裡的老弱病殘孕派發食物,這次和前幾次一樣,又被幾個好吃懶做的乞丐給搶走了,而他們搶走吃下去的後果就是上吐下瀉了三天三夜,直到虛脫,再也不敢打那些食物的主意。

結果,那些人不敢打食物的主意了,心裡又覺得這事肯定有蹊蹺,竟然開始到處宣傳,說狄記客棧的東家不是個好人,表麵上說是接濟他們,其實就是把客棧不要的,壞的食物送給他們吃,想吃死他們!

他們這話一出來,加上前些時日,狄記客棧因為吃壞了人,被官府查封到現在還未開業的事情又被挖掘了出來,一時間,搞得滿城風雨。

秦麥心本來隻是想教訓教訓那些個搶食物的乞丐,冇想到他們的心腸會這般歹毒,把事情弄到這種地步。

不過,越是這樣,她現在越是不能對這些個傢夥動手,否則還不又被有心人說是,她義父做的?

縣太爺和一些乞丐的陷害,讓狄記客棧的名聲跌到了穀底。

而狄承傑在狄雄昏迷的第二天,從縣太爺那兒出來後,就帶著昏迷的狄雄回了家。秦麥心不知道狄承傑在裡麵和縣太爺說了什麼,但是無疑的,狄承傑離開的這般突然很有可能是因為她冇有把地契交出來的緣故。

而從狄承傑的這一舉動,加上對這裡的事情的不聞不問的情況,看的出來十多歲的狄承傑已經打算放棄開在青城的狄記客棧了。

畢竟,現在的青城雖然算是二級大縣,但比起那些一級的縣市還是不足為道的。

秦麥心得知這些事情的時候,冇有任何舉動,依舊用狄雄的名義,做著好事。

時間是治癒傷口的良藥,同樣也是沉澱真相的必然過程。

在狄記客棧的名聲跌入穀底,縣太爺人比花嬌的小妾病到第四天的時候,縣太爺派人尋找那個傳說中的莫老神醫的嫡傳弟子的程度到了瘋狂的地步。

而這時,秦麥心覺得,她差不多可以出麵了。

可是,她冇想到,她還冇出麵,居然就有人冒充莫老神醫嫡傳弟子的身份去縣衙裡,替縣太爺的小妾解了她下的三種混合起來的藥毒,被縣太爺奉為了上賓。

秦麥心很清楚她下的藥毒不是誰都能解開的,那個壞她好事的人,到底是誰?

百事通很快就把那個人的訊息給秦麥心帶了回來,給縣太爺小妾治病的人,竟然是那個霸占了她城北那塊地的人請來的。

這王八羔子,不要臉的。

秦麥心把知曉的詞彙全都用到了那個素未謀麵的人的身上。

而就在秦麥心打算找那個人算賬的時候,那個人居然自己找上門來了。

那日,秦麥心剛從乞丐窩出來,一輛馬車就停在了她的麵前,站在馬車旁的小廝望著秦麥心恭敬的道,“這位小姑娘,我家少爺請你上客棧一敘。”

“我不認識你。”秦麥心在那小廝說出這話的時候,心裡就咯噔了一下,掃了小廝一眼,露出孩子般警惕的眼神說道。

“那你可認識司馬林縣富貴鎮賣米的方掌櫃?”

秦麥心聞言蹙起了秀眉,這和賣米的方掌櫃有什麼關係?

“這附近城鎮的米鋪都是我家少爺的。”

原來是開米鋪的東家。

雖然不認識,但是畢竟有過合作。

能找到這裡來,還知道是她,這人絕對不簡單,秦麥心想了想,對那小廝道,“那你等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