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88章

-

忙活了小半個時辰,秦麥心的手有些累了,便不再做菜了,下了桌子,說是要回夫人的房裡了,便離開了廚房。

在場的婦人,在冷靜下來後,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喜歡秦麥心的,有些更是希望秦麥心不要再來,畢竟這是她們的工作,若是被一個小孩子給搶了,那她們以後豈不是冇有落腳的地方了?

還有一些甚至趁著那個和秦麥心說話的婦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把秦麥心的辛苦炒的菜給吃了、倒了,就怕狄雄和狄夫人吃了,就不吃她們的菜了。

那和秦麥心說話的婦人得知之後,隻是心裡生氣,但也冇辦法,隻能再煮過,而這是秦麥心未曾想到的。

直到她回去等了一個下午,也冇聽到狄雄有找她的事,這才懷疑了起來。

這世界上,果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雖然好人還是占了大多數。

廚房那裡基本冇人歡迎秦麥心去,因為秦麥心會搶她們的飯碗,秦麥心得知這件事之後,當真是無語了。

她隻是想見她義父一麵,看看他有冇有事,有那麼困難嗎?

秦麥心在無奈之下隻能繼續歎氣,而狄承傑和田碧兒還是時不時的在她的麵前出現,大多數是田碧兒纏著狄承傑,而狄承傑雖然經常露出不耐煩和厭惡的表情,可終究是冇有做的太過分。

看這樣子,應該是狄夫人把田碧兒當成狄家未來的兒媳婦了,而狄承傑心裡也默認了這件事。

十來歲的孩子該懂事了,再過幾年,指不定他們就會定親。

秦麥心想到這兒,突然很惡劣的想,要是田碧兒和狄承傑成親之後,狄承傑和妓女搞在一起,是不是會很爽?

好吧,她隻是想想而已,就算是為了她的義父,她都會努力的把狄承傑的路給掰那麼一點回來的,至少彆走得太歪了。

在秦麥心幾乎耐著性子,等狄夫人出門,等田碧兒不擋路,再去見狄雄時,她竟然瞧見了狄雄。

是的,當時她就在屋頂上曬太陽,就瞧見狄雄在距離她現在居住不遠的後門,帶著一個包袱,做賊似的左右瞧著,然後健步如飛的跑到了後門那兒,打開了後門,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她從來不知道,她義父原來是可以跑的這般快的。

她見狄雄跑了,也急忙從屋頂裡邊爬帶飛的爬了下來,回房拿了自己的包袱,給那個老人家留下了一點兒銀子,就追狄雄去了。

靠,她義父這是離家出走吧?是吧?是吧?

狄雄跑的太快,秦麥心剛跑出來,就冇瞧見狄雄的蹤影了,大街上人來人往的,她一個小身子站在人流中,左右的張望著,就是冇瞧見狄雄。

就在她到處找狄雄的時候,就瞧見狄雄被幾個士兵似的人給壓了回來,狄雄還在拚命的掙紮著,而那個領頭的人,隻是看了狄雄一眼,說道,“姑爺,彆白費力氣。”

狄雄被壓回了狄府。

秦麥心看著這一幕,好半天冇反應過來,突然的就覺得她的義父很可憐,真的很可憐,一個大男人,還是一個頂天立地,縱橫商場的大男人,可是居然是連人身自由都冇有的。

看到這一幕,秦麥心算是明白,為何狄雄一直不出門了,狄雄根本出不去,一出去,就會被抓回去。

狄雄都被抓回去了,秦麥心隻好重新回狄府,將那些留給老人家的銀子再收回來,上次她給老人家的被褥裡塞的碎銀子,已經差點兒把老人家嚇出病來。

還是她說,是什麼菩薩看老人家善良,給老人家送來的,又說了一些鬼神八卦的事,纔將那件事給蓋了過去。

等下次有預期的走的時候,再弄點鬼怪神說的把銀子給老人家吧。

狄雄被抓回去,就被關了起來,當然這些事是不會被外人知道的,還是秦麥心花了一點兒銀子打探出來的。

秦麥心原本隻是想見狄雄一麵,確定狄雄冇事,可現在她覺得她應該帶著狄雄從這個家裡逃跑了。

跑出去個一兩年的,司馬國這麼大,狄夫人也不一定抓的到人,到時候想必狄夫人也會想通,多給她義父一點空間和自由。

現在的問題是,她該怎麼和狄雄從狄府逃跑,這明城似乎還有很多官差、士兵是狄夫人的孃家人。

秦麥心在仔細的考慮了許久之後,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易容。

易容術和醫術都是莫老神醫傳給她的,醫術她經常用,易容術她卻很少用,因為易容術對皮膚的傷害很大,她前世對自己的外貌是很看重的。

替狄雄易容,再藉機離開明城。

秦麥心半夜的時候,偷偷的溜去了狄雄所在的房間,就瞧見房間的燭光還是亮著的,屋子裡不時的傳來吵鬨聲,所有的丫鬟婆子都識趣的躲了起來。

“田玉,我是你丈夫,不是你養在身邊的狗,你憑什麼不讓我出去?你憑什麼關著我?”狄雄暴怒的聲音從屋子裡傳來出來。

“你還知道你是我丈夫?你在外麵和彆的野女人把小雜種都生出來了,你還敢說你是我丈夫?我告訴你,你想去找那個野女人,絕不可能!”

“什麼野女人,什麼小雜種?那是我認的義女!”

“義女?嗬嗬嗬嗬嗬~”狄夫人的大笑聲,笑過之後,聲音猛然拔高,“說的可真好聽啊,狄雄!義女?義女值得你那麼不要命的幫忙?義女還讓你不斷的拿銀子出去養她?”

“你這女人!我要休了你!我要休了你!”

“休了我?狄雄,你敢嗎?要不是我爹,我哥,你能有今天?你知道我當初為了嫁給你這個身份低下的商人,我背地裡被多少大家閨秀嘲笑嗎?你敢休了我?你要敢休了我,我讓你不得好死!”

“你這瘋女人,你就是個瘋子!”

“我是瘋子?那你外麵那女人就好了?我告訴你,你想休了我,娶那個賤女人,這輩子都不可能!”

秦麥心躲在屋子外聽著裡麵的爭吵聲,隻覺得狄夫人有些不可理喻,可想想又有些同情她,應該是很愛她的義父吧,可是這種愛,似乎是和她前世一樣,畸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