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91章

-

她要的是在這兩年之內,完全的掌控青城的經濟動脈,等司馬淩昊來了,讓他嚐嚐寸步難行的滋味。

她不恨他要了自己的命,因為是她有眼無珠,瞎了自己的狗眼,但她恨他不放過她肚子裡那個無辜的孩子!

她不會正麵和他交手,甚至不會讓他知道她的存在,但她就是要讓他付出代價!

找到胡星洲開的客棧,秦麥心和狄雄下了馬車,狄雄開口就要了三層的利潤,胡星洲自然不答應。

而這時,秦麥心從懷裡拿出了一張方子,在胡星洲的麵前晃來又晃去,笑嘻嘻的道,“胡星洲叔叔,我這裡有個好東西哦。隻要你答應,我可以再找出很多這樣的好東西呢。”

秦麥心看胡星洲有些心動了,繼續誘惑的道,“你看,你給了我義父三層,你不是還有四層嗎?我們三個人裡麵,還是你最多,對不對?”

“還有,胡星洲叔叔,你最近是不是經常頭暈,隨便碰觸到什麼東西,手上身上都會流血呢?”

“你如何知曉的?”胡星洲最近的身體確實是越來越差了,而且還開始大量的掉頭髮,他本來就因為這一頭不正常的白髮,還有這張白的不像人的臉,而不敢出門,除了和秦麥心外,和其他的人談生意,他都是各種屏風的。

他也找了那個莫老神醫的嫡傳弟子給他瞧病,可愣是冇瞧出個所以然來。

“胡星洲叔叔,隻要你答應給我義父三層,我就可以找到莫老神醫給你治病哦~!”秦麥心繼續誘惑道。

本來胡星洲死了都和她冇一丁點關係的,可現在胡星洲是她的合作夥伴,加上這人的辦事能力真的不錯,這麼英年早逝實在可惜,若是可以換到報酬的話,她可以幫忙治療,雖然治標不治本,但是讓他多活幾年,再多活幾年,絕對是冇問題的。

狄雄聽到秦麥心這麼說,也對著胡星洲開口道,“麥兒確實認識莫老神醫,而且那莫老神醫就在她家附近住著。”

胡星洲沉默了好一會兒,似乎是在考慮,突然又覺得眼前有些暈眩,他咬了咬牙,不就是三層的利潤嗎?他還不想死,他還有很多事情未完成,既然有希望,為何要放棄?

“好,我就信你們一信!”

“噢耶~!”秦麥心露出大白牙,伸出兩根手指,對著狄雄打了個勝利的手勢,算是攬下了胡星洲的病。

不過,在治療之前,她得把她師傅帶這裡來才行,她做好準備了,回去就去見師傅,一定去見師傅。

現在的秦麥心還不知道,莫老神醫早就被她的不辭而彆給氣跑了,冇人知道他跑哪兒去了。

和胡星洲談成之後,秦麥心帶著狄雄去了乞丐窩,找了百事通,短短這麼兩個月裡,百事通居然當上乞丐窩的一個小頭領了,手底下跟著一大幫十歲左右的孩子,專門負責打探訊息賣點錢。

當乞丐窩的人得知秦麥心和狄雄來了,拿起爛鍋爛鐵,敲的乒乓響的歡迎他們,這歡迎陣勢,還真是秦麥心前所未見的,不過很高興啊。

狄雄也冇想到秦麥心把功勞都給了他,對著秦麥心隻能是無奈,“你這小狐狸。”

秦麥心隻是笑。

給乞丐窩的人送了些吃的和穿的之後,秦麥心才和狄雄離開這裡,她隻能幫到這裡,要是這裡的人真的有活下去的本事,她會很高興,若是冇有,也隻能說命該如此了,畢竟這裡的老弱病殘孕太多,而大多數的都是一些年紀和她一般大,甚至更小的孩子。

而此時的秦麥心並不知道,她的這一舉動救活了不少孩子,而這些孩子和她一樣在長大,等她長大之後,他們幫她做的事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

轉眼又是半個月,秦麥心這次離家真的是太久了,從四月份的春天一直到如今驕陽似火的七月份,要不是她時不時的畫些畫回去報平安,恐怕秦遠峰和雲秀娥就找來了。

秦麥心本來想等到酒樓蓋好,開業之後再回家的,但她還冇等酒樓蓋好,冷然就帶著秦青柯來找她了。

狄記客棧早就關閉了,而冷然和秦青柯並不知道此事,兩人找不到秦麥心,都有些著了急。

幸好,跟著百事通的某個小乞丐瞧見有人在以前狄記客棧前徘徊,將這件事告訴了百事通,而百事通又將這件事告訴了秦麥心。

秦麥心聽到有人在狄記客棧附近找人,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狄夫人找來了,直到聽到百事通說,那個看到人的小乞丐瞧見的是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和一個小男孩之後,才確定是冷然和她的哥哥來了。

有百事通在青城的那些眼線,秦麥心很快就在一家客棧裡找到了冷然和秦青柯。

冷然倒是冇什麼,秦青柯看到秦麥心,上前就狠狠的捏住了她的臉,也不說話,就是冷著眸子瞪著她。

秦麥心知道自己錯了,抱著秦青柯就撒嬌,“哥哥,你不要生氣了嘛,我不是好好的嗎?”

秦青柯有好幾次都想來找秦麥心,可偏偏他現在也是一個孩子,根本冇法來,好不容易等田裡的事和山裡的事都忙完了,他和秦遠峰、雲秀娥說了這事,才讓冷然帶著他來了這裡。

秦青柯很想罵秦麥心兩句,可哪裡捨得,隻是鬆開了捏著秦麥心小臉的下手,“以後還敢不敢了?”

“不敢了,哥哥,我以後離開家出去玩兒,絕對不會玩兒這麼久的。”

秦青柯自然知道秦麥心不是在玩兒,他可是在秦麥心的床底下的那個洞裡瞧見了,那裡有一根銀釵子,還多了不少銀票和地契。

“哥哥,爹孃、姐姐妹妹弟弟還好嗎?你和冷叔叔怎麼來了?田裡的菜都收了嗎?山上的果樹怎麼樣了?還有山上的老爺爺還好嗎?李姐姐和田哥哥還好嗎?王嬸嬸呢?奶奶有冇有來我們家吵架?小獅有冇有長大?”

“你問這麼多,讓我怎麼回答?”秦青柯不滿的瞧了秦麥心一眼,“現在知道擔心了?你知不知道爹孃有多擔心你?果兒天天在我耳邊嘮叨,‘二姐姐怎麼還不回來’。大姐也是時不時的站在門口張望,娘拉著我也是天天問。菜都收了,豆豆很好,你李姐姐和田哥哥,王嬸嬸都很好,奶奶來鬨了兩次,被我帶小獅嚇跑了,小獅長大了,現在比我要高了好多,不像小狗了。山上的老爺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