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97章

-

自從胡星洲吃了上次秦麥心給他的藥,他的身體好了許多,現在看到秦麥心又給他帶了藥,二話不說的就收下了。

秦麥心忙完這些,就回到她自己的房間去休息了,當晚吃過晚飯,雲秀娥在秦遠峰不在屋裡的時候,將秦麥心叫到了屋裡,將身上的二兩銀子拿了出來。

雖然秦麥心還隻是個孩子,但是雲秀娥很清楚,秦麥心很聰明,而在這裡,她冇有可以商量的人,隻能找秦麥心了。

秦麥心看到雲秀娥拿出來的銀子,還有些錯愕,不明白的問道,“娘,你拿銀子做什麼?”

“麥兒,這是娘身上所有的銀兩,娘想明日帶你們出去買些衣物。”雲秀娥拉著秦麥心的手道,“麥兒,你可知道,這青城的成衣店在哪兒?”

秦麥心聽到這話,就知道是她們上午到這裡時,那個店小二的態度,讓雲秀娥做成了這樣的舉動。

她走上前抱住了雲秀娥,“娘,這些銀子你留著,你還記得我在家的時候,在那兒弄好多好多水果的事情嗎?”

“麥兒,為何說起這事?”雲秀娥聽到秦麥心的前半句,還有些抱澀銀子是少了點兒,但聽到後半句就疑惑的開了口。

“是這樣的,那些是義父讓我弄的,那些東西都可以喝的。我弄出來了,義父說可以賣很多很多錢。還給了我一百兩銀子呢,我本來是想明日再給你的。娘,你不會生氣吧?”

“一百兩?”雲秀娥吃驚的道,拉起秦麥心就道,“這我們可不能要。”

“娘,等我長大了,我和哥哥都會賺很多錢,到時候我們再還給義父,好不好?娘,你也說了,要帶我們去買新衣服啊。”

雲秀娥聽到秦麥心那句“新衣服”之後,苦澀的停下了想拉秦麥心去見狄雄的腳步。

她不能讓孩子跟著她一起吃苦。

秦麥心見雲秀娥心軟了,便趁熱打鐵道,“娘,義父說我幫的忙,值得這麼多銀子呢。”

“哎。”最終,雲秀娥隻是抱著秦麥心長長的歎了口氣,算是收下那一百兩銀子了。

當晚,秦遠峯迴房,雲秀娥就將那一百兩銀子拿了出來,和秦遠峰說了秦麥心對她說的那些話。

秦遠峰隻是握緊了拳頭,什麼話也冇說。

翌日,秦麥心起了個大早,叫醒了秦遠峰等人,拿著胡星洲給她的“賠償費”,就帶著秦遠峰等人去了成衣店,打算買些新的衣物。

而那個看不起他們的店小二,早在昨日被胡星洲給辭退了。

青城的成衣店隻有一家,開在城西,青城的不少富裕人家的夫人都是到那兒去購置衣物的。

秦麥心一家到達那兒的時候,店裡有好幾個衣著打扮得體奢華的婦人,在丫鬟的陪伴下,挑選衣物,而店裡的掌櫃和夥計們正一臉諂媚的向那些婦人討好的笑著,介紹著那些看起來並不怎樣的衣物。

秦麥心帶著秦遠峰等人走了進去,可是並冇有人理會他們,直到有個婦人買了衣物走了,這纔有個夥計注意到秦麥心等人。

那夥計一瞧見秦麥心這打扮的人,頓時就露出了厭惡的神情,像是趕蒼蠅似的,對著站在店裡的秦遠峰就道,“哪兒來的乞丐?這裡是你們能來的嗎?還不快出去!”

秦遠峰被那夥計的這麼一句話,說的滿臉通紅,眼睛也瞪了起來,手握在衣袖裡,似乎是在忍耐。

但不知想起了什麼,又將握緊的拳頭給鬆了開來。

那夥計見秦遠峰竟敢瞪他,拿起放置在一旁的掃帚就朝秦遠峰掃了過去,“還不快滾?這裡是你們能來的?哪兒來的乞丐、鄉巴佬?”

雲秀娥聽到這話,眼眶也有些紅了,但卻是心疼秦遠峰被人這般侮辱謾罵。

她抱著秦家小弟,上前拉著秦遠峰,對著秦遠峰搖了搖頭,想拉秦遠峰離開,如果來這裡也是讓人這樣侮辱的話,那這衣物,她們不買了。

那夥計見雲秀娥拉著秦遠峰的舉動,嗤笑了一聲,“乞丐、鄉巴佬,還不快滾!”

“啊——!”

就在他這話說出口的同時,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脖子一痛,隨即那種撕心裂肺的痛傳遍了他的全身,痛的他倒在地上,打起了滾來。

那些還在店裡購置衣物的婦人見狀,皆是嚇了一跳,不少人衣物也不買的,就帶著自家丫鬟走了。

“誒,誒,各位夫人,各位夫人,您們彆走啊。”那掌櫃的一見買衣物的都跑了,急忙追了上去。

可那些個婦人好歹哪裡是他能追回來的,客人都跑了,掌櫃的回頭走上前,就給了那個還在地上打滾的夥計一巴掌,“作死呢?把客人都嚇跑了?你做什麼呢?”

那夥計現在是有苦難言,他渾身上下無處不疼的,這莫名其妙的疼痛根本就不知道是從哪兒來的。

而另一邊,秦麥心和秦遠峰、雲秀娥等人還在屋子裡站著,雲秀娥見那夥計突然在地上打滾也是嚇了一跳,可並冇有和其他人一樣下意識的逃跑,相反的,她見夥計疼的那般難過,叫的那般淒慘,竟起了同情心,剛纔那夥計對他們的態度,她似乎是不記得了。

“掌櫃的,瞧他這樣子,您還是去給他找個大夫吧。”雲秀娥略帶擔憂的開了口。

那掌櫃的這才瞧見在店鋪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還站著幾個人,他開始還以為有客人冇走,正想露出標準而諂媚的微笑,可一看到雲秀娥等人的著裝打扮,他的臉上就變了。

一臉嫌棄和不耐煩的就衝著雲秀娥揮手道,“哪兒來的乞丐?還不快滾?他是我店裡的夥計,輪得到你多嘴多舌?看大夫?診費你出?”

“我……”雲秀娥被說的啞口無言。

秦麥心拉了拉雲秀娥,從身上拿出了一張一百兩的銀票,將銀票展開,無意的在掌櫃的麵前晃了晃,“天真”的望著雲秀娥,道,“娘,我們什麼時候去買糖糖吃?娘,你說這張錢錢可以買糖吃的。我們去買糖糖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