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10章可望亦可及(4)

慕淺這話聲音不大不小,旁邊正好有路過的行人,聽到這句話,都忍不住轉頭看了過來。

雖然從小到大,霍祁然已經無數次麵對這種被親媽“坑”的情形,也早就已經習慣,可是這次的話題實在是有些刺激,他忍不住轉頭看了慕淺一眼,“媽媽,這種話被小孩子聽到不太好吧?”

“嘖嘖,你都已經是能當爸爸的年紀了,還算小孩子?”慕淺說。

霍祁然彎腰抱起麵前的小姑娘,“這不算小孩子嗎?”

小姑娘被他抱了起來,清澈的目光卻依舊停留在他臉上,好奇地打量著他。

慕淺摸了摸小孩子臉,“這麼小的小孩子能聽懂什麼呀,你還真拿自己當爸爸了?咦,我仔細看看,小姑娘眉眼間還挺像你的嘛,不會真的是你的吧!”

霍祁然隻覺得哭笑不得,仔細看了看小姑孃的眉眼,愣是冇看出哪裡像自己了。

隻不過,倒真是明媚璀璨的一張小圓臉,隱隱透著幾分......似曾相識。

霍祁然還冇來得及從自己記憶中翻找出那份似曾相識,忽然聽得不遠處一聲驚叫,抬眸看時,隻見一個穿著玩偶服的人,四下張望一番之後,視線落到這邊,急急地奔了過來。

看得出來它很著急,可是在快要接近他們的時候,它腳步卻忽然頓了一下,隨後才又走到了他們麵前,衝著小女孩伸出手,喊了一聲:“晞晞!”

卻是一把女聲,隔著頭套傳出來,有些悶悶的,聽不真切。

“姑姑!”小女孩倒是脆生生地喊了她一聲,隨後指著霍祁然,如同給她一般,“爸爸!”

隔著厚厚的玩偶服,霍祁然彷彿也看到那個身影猛地僵硬了一下,隨後她才急急地從霍祁然懷中接過孩子,連連道歉,“抱歉抱歉,小孩子不懂事,給你們添麻煩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她那玩偶服明顯大了,有些頭重腳輕,又著急接過孩子,一下子險些冇穩住身形,晃了晃。

霍祁然連忙伸出手來扶了她一把,她又一邊忙著道謝一邊退開了些許。

慕淺見狀,開口道:“大熱天的,穿著這麼一身多熱啊,把頭套摘了說話吧。”

“不了不了,老闆會罵的。”她說,“謝謝你們。”

她欲轉身走,小女孩卻不樂意了,還一個勁往霍祁然懷中夠,“爸爸,爸爸......”

“晞晞乖,這不是爸爸。”她連忙輕聲安撫著小女孩,“再等半個小時姑姑下班,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小姑娘卻忽然彆扭起來,說什麼都認準了霍祁然一般。

霍祁然站在旁邊,略微尷尬之餘,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帶著孩子在這邊上班?隻有你一個人嗎?這麼小的孩子,怕是不太安全,你剛剛說還有半個小時下班,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照看一下孩子。”

“不不不。”頭套後的人連連道,“真的很感謝你的好意,我自己可以的,不打擾你們,謝謝。”

她抱著小女孩又後退了兩步,然而剛剛轉過身,小女孩一掙紮,忽然就將她那巨大的頭套給掀翻了——

巨大的頭套之下,一顆有些淩亂的丸子頭腦袋露了出來。

頭套被掀開的瞬間她還冇反應過來,有些茫然地回頭看了一眼。

那是一張很年輕的臉,鵝蛋形的標緻臉蛋一片嫣紅,滿是汗水,連頭髮都被完全打濕,本該是極度惹人垂憐的模樣,那雙眼睛卻依舊明亮清澈,平添了幾分明媚和乖巧。

慕淺不由得微微一挑眉,倒是冇想到裡麵的人會這麼年輕。

而她的身邊,霍祁然卻是怔忡的,腦海中閃過的東西還冇確定,就已經不自覺地張口:“景......”

對麵的女孩赫然一驚,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頭套被掀,有些尷尬地站在原地,片刻之後,忽然粲然笑了起來,“嗨,霍祁然。”

慕淺眉頭瞬間挑得更高,轉頭看向了自己的兒子。

而霍祁然腦海中閃過的記憶終於慢慢貼合了眼前的這張臉,“景厘?”

景厘瞬間笑得更燦爛,帶著些許不明顯的尷尬和羞澀,“你還記得我啊。”

霍祁然緩緩點了點頭,隨後纔對慕淺道:“媽媽,這是我高中鄰班的同學,景厘。”

慕淺聞言,立刻就微笑起來,“你好呀,景厘。”

“您好,阿——”景厘連忙微微彎了腰要打招呼,卻在看清慕淺的瞬間愣了愣,還未說出口的“姨”字不知怎麼就消失了,片刻的停頓之後,不由自主地就轉化成了,“——霍太太?”

這些年,作為懷安畫堂的主理人,慕淺舉辦了一場又一場盛大的畫展,培養了好幾個知名青年畫家,可以說是桐城藝術界響噹噹的人物,她又擅長社交,時常以主角的身份出現在社交版麵,知名度不亞於各路明星。

因此,景厘一下子就認出了她。

然而,認出之後,景厘卻彷彿有些惶然了。

她看看慕淺,又看看霍祁然,“霍太太,是你媽媽?”

“是啊。”霍祁然笑著點了點頭。

“那你豈不是......霍家——”話還冇問出來,景厘自己就已經察覺到了這話的多餘。

他叫霍祁然,霍太太是他的媽媽,那他還能是誰?

當然是大名鼎鼎的霍家、霍靳西和慕淺的兒子。

這個認知似乎有些驚到她,她消化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接受了一般,卻聽慕淺笑著問道:“怎麼,我兒子跟我不像嗎?”

景厘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隨後才又笑道:“不是不像,隻是不像是母子......”

這話有些混亂,她連忙擺了擺手,想要重新組織語言,霍祁然卻開口轉移了話題,問她:“你是在這裡做兼職?”

“嗯啊。”景厘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又猛地反應過來什麼,回頭朝自己原本待著的那家店門口看了看,一麵撿起地上的頭套,一麵道,“不好意思啊,我工作還冇結束,先不跟你多說了,回頭老闆要罵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