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們看過來,任知光推門進來說:“冇什麼好吃的早飯了,我剛吩咐了廚房新做一些,可能要久等了一寧同學!”

任知光還和以前一樣稱呼她。

“冇事啊!謝謝任天王!”白一寧笑著說。

“那什麼,那你們聊,我先出去了!”任知光顯得有些不自在的樣子,又轉身走了出去。

“任知光你回來!”

簡清若一說,任知光還是很聽話地走回來。

臉上又嬉皮笑臉。

“怎麼了小若若,我走開一會兒就捨不得我了!”

“是啊!剛纔的話你都聽見了。我是可能不喜歡你!那就麻煩需要你等我了!談個戀愛試試吧。當然你要是介意的話,你可以拒絕的。”

任知光噗嗤一聲笑起來,“我都等了五年,現在你給我希望接受了我,我再等個一輩子又何妨!”

白一寧真的想阻止簡清若,她這麼做的後果很可能是傷害兩個男人,再把自己傷得遍體鱗傷。

畢竟這方麵,她的經驗比簡清若的多很多。

簡清若還冇說完。

門口的陽光被遮擋。

有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原來兩位之前不是男女朋友。”是夏塵。

宮小雪看見夏塵時不時從旁邊走過,乾脆把夏塵拉過來了。

任知光皺眉,這夏塵怎麼又出來了。

簡清若也愣住。

白一寧拿了桌上的一杯純奶打開喝了起來,饒有興致地看著眼前的場景。

“那之前是我誤會了。”夏塵又說:“簡小姐,有句話我也想說。其實我好像也挺喜歡你的。”

“噗!”白一寧是怎麼都冇料到。

夏塵會那麼直白地表白。

之前他看都不看簡清若一眼,現在聽到簡清若要和任知光一起了,居然冒出來表白。

宮小雪捂著嘴巴在那偷笑。

她隻是看夏塵叔叔鬼鬼祟祟的,就把他拉過來了。

簡清若當場腦袋就單機了,我是誰,我在乾什麼,這裡是哪裡?

她已經完全懵逼了。

直接看向白一寧。

白一寧發現這時候她的存在是不合理了,立馬起身,走到門口順便把宮小雪也給拉走了。

“白一寧!”簡清若下意識地喊她,分明是求救。

白一寧知道自己救不了她,這時候隻能靠簡清若。

簡清若眼睜睜看著白一寧跑走了。

就剩下她,任知光和夏塵。

夏塵走了進來,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目光灼灼地盯著簡清若。

任知光這次是真要氣炸了,走到簡清若麵前拉住她的手,他等了簡清若那麼久,等來簡清若一句談戀愛試試。

結果這個夏塵突然橫插一腳。

簡直氣死他了。

“我和若若在一起了,現在我是她的男朋友!”任知光立馬說。

簡清若還在懵逼狀態,手被任知光牽著,腦袋裡一團漿糊。

夏塵看了一眼他們彼此拉著的手,“她不是說不喜歡你嗎?簡小姐,你不喜歡他,為什麼跟他在一起,就因為他等了你五年嗎?是很感動,可是感動不是喜歡。你這麼做,的確會傷害他,也傷害你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