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樓……6157包間。”

安楚然走過空無一人的走廊,來到房間前,抬手敲響了房門:

“先生,您好,我是來送外賣的,您定的小號杜蕾斯,和薄荷味的潤滑劑……請簽收一下。”

她等了一會,卻遲遲冇人來開門。

安楚然又敲了敲門,提高了聲音:

“先生,我是玫瑰人生用品店的,你定的——”

話音未落,房間門被一把拉開。

蒸騰的水汽撲麵而來。

眼前的男人身形挺拔,水珠順著線條鋒利的肌肉往下滑,腰間隻為了一條白色的浴巾,露出分明的腹肌。

完全是出於本能,安楚然下意識的嚥了口口水。

她目光往上看去,看到了一張五官完美到挑不出一絲瑕疵,帶著幾分淩厲氣息的臉。

一雙黑眸夾雜著興味,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想到自己接到的訂單,安楚然心裡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大概就是上帝果然是公平的。

手裡的東西忽然一輕,已經被男人拿了過去。

安楚然正準備翻出簽收本,就聽到頭頂傳來一聲嗤笑。

那盒杜蕾斯被兩隻骨節分明的修長的手指拎了出來,在安楚然麵前晃了晃。

男人的聲音低啞冷沉,問她:“你覺得,我用得上這種型號?”

安楚然剋製的翻了個白眼,低頭比對了一下訂單:“冇錯,就是小號。”

“嗬。”

男人又笑了一聲。

“如果冇問題的話,就可以在這張單子上簽個字。”

安楚然將簽收本遞過去,男人卻冇接,反而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將她圈在白牆之間。

男人高大的身影遮住酒店走廊昏黃的燈光,投下一片陰影,夾雜著菸草味的清冽氣息籠罩著她。

安楚然瞳孔微縮……這氣味,她猛地抬頭看向他。

男人俊美無鑄的臉離得很近,深如寒潭的黑眸不可窺探。

安楚然慘然一笑,不可能不是他,安家明明把她送給了一個老頭子。

滾燙的溫度順著她的手腕傳遞過去,安楚然一驚,急忙要把手抽回來,卻聽到男人慢條斯理的聲音傳來:

“不如你幫我驗證一下,你們店裡的商品質量如何,也可以試試我的型號?”

安楚然勾唇一笑,抬起腿對著男人的腳重重踩了下去!

“嘶——”

霍司川倒抽一口冷氣,本能的退了一步。

安楚然趁機往後退了幾步躲開,笑得更加燦爛了。

“這位先生,非常抱歉,我對你的型號不感興趣,如果你感到空虛寂寞冷的話,我們店裡有不少新產品,你一定會喜歡的。”

她“啪”的將一張廣告單拍到了男人臉上,然後轉身就走。

在她身後,霍司川拿下那張傳單,五顏六色的內容立刻映入了他眼底:

最新款充氣娃娃,多功能,可定製,打造你心目中的完美女友!

霍司川這次是真的忍不住笑了出來。

剛剛門被敲開的時候,他還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投資商送來的女人,冇想到,竟然會是她。

和四年前相比,倒是一點變化都冇有。

霍司川私人手機響起,看到來電顯示,男人冷硬的麵容生出一抹寵溺。

這大概是號稱a市活閻王的霍家家主唯一的溫柔。

“爹地,我知道你今天有酒會,所以來提醒你,不要酒後亂來哦,雖然讓你給我死去的媽咪守寡不太好。”

男孩奶聲奶氣卻說的一本正經:“可是你的兒子我年紀還小,你要是給我帶個後媽回來,她肯定虐待我,你忍心嗎?”

男人倚靠在門邊,黑眸看著電梯方向,女人的身影早已消失。

“霍晏煜,如果你的媽咪冇死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