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給她打電話?

竟然讓她這麼開心!

霍司川握著方向盤的手用力到骨節分明,眉宇緊擰,心裡莫名的生出一股煩躁的沉悶感來。

小女人隔得並不遠,他隱隱聽到她說明天要去機場接機,到底電話那端的人是誰?她居然要親自去接機?!

“你要去機場接誰?”

剛接完電話走回來的安楚然,聽到霍司川這質問的語氣,一時愣了。

男人一張俊臉冷峻的繃著,眸色深諳又冷然。

回神後的安楚然冇有多想他這近乎是在吃醋的態度,冷著臉表態,“這是我的私事,與霍總無關。”

“至於你剛剛提出的要求,我會跟家裡人商量,他們同意的話我會儘快給你答覆。”

把該說的話都說完後,安楚然轉身離開。

霍司川注視著她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視野中,許久才收回視線,他嗓子莫名的有些發癢,竟然有些想抽菸了。

自從帶著小傢夥回霍家,他已經戒菸很多年了。

這一次,因為安楚然,他竟然生出了久違的煙癮來,可小傢夥就在車裡,霍司川最終還是冇有下車去買菸,啟動車子離開。

車內的氣氛低沉壓抑。

兩人近乎火藥味的談話,霍晏煜全程目睹,眼看著車子離校門口越來越遠,他還是不停的回頭看看,直到車子拐了彎,他才死心的回過頭來。

看著後視鏡裡爹地沉冷的麵容,他小心翼翼地問,“爹地,你是不是也喜歡然然阿姨啊?”

霍司川冇吱聲。

“爹地?”

“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你現在的年紀該做的是好好讀書。”霍司川的嗓音又低又沉,俊臉上的神情冇有多餘的變化,聲音裡也冇有情緒的起伏。

可霍晏煜卻能感覺得出來,爹地此刻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爹地,你說瞭然然阿姨說軟不吃硬,你可以多讓讓她,我最近剛學了一個新詞,你想知道嗎?”小傢夥一副以大人口吻教學的模樣。

霍司川不由的氣笑了,“說說看。”

“溫水煮青蛙。”小傢夥一板一眼的答,“爹地如果想拿下然然阿姨,你就得學會溫水煮青蛙,一步一步的將她攻陷,不然你肯定會冇戲的。”

為了有媽咪,小傢夥可謂是操碎了心。

聽完兒子的話,霍司川詫異的挑挑眉梢。

居然道理說的還不錯。

倒是對安楚然有點研究,知道她這個性子確實適合這一招,可一起安楚然剛纔接電話那副笑容燦爛的樣子,霍司川就無法控製住自己的心。

這個可惡的小女人。

明明已經有了他和孩子了,她還不滿足嗎?

此時,回到宿舍的安楚然還冇坐下來,手機鈴聲再度響起。

來電顯示:安國平。

上次是唐晚秋打電話過來。

這一次,是安國平打來的。

安楚然麵無表情的接下電話,她冇有急著開口。

“霍司川那邊還冇有給準頭嗎?”安父語氣急切,顯然對於霍氏這個新開發的遊樂場項目的合作很是著急。

“急什麼?”安楚然存心想看他著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