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有冇有去找他?”安國平氣極,粗聲粗氣的威脅,“是不是真的想要你兒子吃點苦頭你纔可以好好辦事?!”

“你們如果敢動我兒子分毫,霍家的遊樂場項目你們想都不要想!”安楚然冷聲警告道。

聽她說的這麼強硬,安國平不想惹惱了她,畢竟現在隻有她能見到霍司川了,原本安國平也嘗試過讓漫雪去霍氏找霍司川。

可卻連霍氏集團都進不去!

更彆提見到霍司川了!

任憑他找了那麼多門路,他也見不到霍司川的人,隻好將希望寄托在安楚然身上。

“爸這不是著急嗎?你也彆跟我置氣,我們都好好說,你這幾天見到霍司川了冇有?”安國平軟下態度來,好聲好氣的詢問。

這時候安楚然自然也不會跟他真的撕破臉皮,“已經有點眉目了。”

聞言,安國平語氣更好了,“那你再好好想想,怎麼才能拿下霍氏這個遊樂場項目。”

這話聽著,儼然有一種讓她再度賣身的意味。

安楚然眼神很冷,捏著手機的手微微用力,又聽到安國平在那邊說。

“今天晚上你回來吃飯吧,我們父女倆好好聊聊。”

一口一個父女倆,安楚然心裡生出一股嫌惡來,明明是仇人相見眼紅,但為了利益,安國平倒是能放下shen段。

不愧是商人。

無利不往。

嘴臉變得不是一般的快!

同樣的,唐晚秋也是這副虛偽的嘴臉,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然然?”

這一聲稱呼,聽的安楚然昨夜的隔夜飯都快吐出來了,她冷聲說了句:“晚上我會回去。”

不等安國平再開口,徑直掛斷了電話。

再說下去,她怕自己會忍不住直接開口罵人!

傍晚時分,安楚然回到安家。

“喲,這不是安二小姐嗎?不是討厭這個家嗎?怎麼還舔著臉回來啊?真是恬不知恥。”

剛踏進客廳,安漫雪刻薄的嘲諷聲就響了起來。

安楚然冷眼掃著她,一點也不慣著她。

“不會說話,嘴可以割了。”

“嗬。”安漫雪冷笑,“你得意什麼?這都多少天了,還冇拿下遊樂場的合作項目,你有什麼臉在我麵前得意?”

“你有本事,自己去找霍司川談項目。”安楚然懟了回去。

這話噎得安漫雪臉色難看,她死死地瞪著安楚然,恨不能將她那張漂亮的臉蛋撕下來,前幾天她特意去霍氏撞撞運氣,想著在霍司川麵前露個臉,勾-引一下。

可冇想到人影都冇見著。

甚至是被霍氏的保安狼狽的趕了出來。

一想到這事,安漫雪心裡就又氣又恨。

明明她纔是安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可霍家的婚約卻冇她的份,連霍司川對她都是冷言冷語的,對安楚然這個賤人卻幾乎可以用溫柔形容。

上次在飯局,她故意潑濕了安楚然的衣服,霍司川毫不吝嗇的將西裝給了安楚然披著……

這賤人出身卑微,卻處處都占她一頭!

“安楚然!”安漫雪咬牙切齒,憤恨不已的直接拿她**的事攻擊她,“你再得意,你還不是人儘可夫的表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