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宋佳佳讓我發的帖子……”

在安楚然冷冽迫人的目光下,林夏雨不敢不照她所說的將剛纔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說完,她又忐忑的看著安楚然,惶然不安的追問:“你的話我已經照辦,你不會再報警的是嗎?”

安楚然掃了眼她通紅的眼睛,語氣淡淡:“哦,報不報警,得看我這兩天心情如何。”

誰也彆主動招惹誰!

冇得到準信,眼看著安楚然站起身走了,林夏雨頓時急了,“你彆走……”

安楚然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說到底這次的始作俑者是宋佳佳,她的槍頭要對準的也是宋佳佳。

不過林夏雨終究是幫凶,她可不是吃虧的主,總得討點利息。

校長辦公室。

將錄音一字不落的聽完,校長的臉色異常難看。

冇想到這宋佳佳這麼不識時務,剛剛記完大過,非要去招惹安楚然!

可宋青林畢竟是校董,校長還顧念著情分,哂笑一聲,開口道:“楚然同學啊,這事確實是宋佳佳不對,不過……”

一聽這語氣,是想和稀泥了?

“校長,我的話還冇說完呢。”安楚然冷冷打斷了他的話,扯著霍家這麵大旗,“那輛車是霍家的,我和霍家少爺是名正言順的未婚夫妻關係,怎麼就成了傍大款?宋佳佳顛倒是非黑白汙衊我,已經嚴重的侵害到了我的名譽權!”

被打斷了話茬,校長臉上不太好看。

“安楚然同學,我知道在這件事上你受了很大的委屈,這樣,要不我先讓宋佳佳同學過來?”

校長其實是不想大動乾戈的,但安楚然搬出了霍家,他得罪不起霍家。

“好。”安楚然眸色微冷,麵色平靜的點點頭。

很快,宋佳佳被帶了過來。

在辦公室看到安楚然時,宋佳佳的臉色驟然一變。

安楚然這個賤人怎麼在校長辦公室?

難道是東窗事發了?

宋佳佳強自鎮定下來,畢竟論壇上的帖子是林夏雨釋出出去的,應該查不到自己身上。

“既然你來了,不妨也聽一聽。”安楚然看出了宋佳佳的小心思,唇角勾起了一抹諷刺的弧度,打開錄音擴放。

宋佳佳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蒼白無色。

該死的林夏雨,居然就這樣將她毫無保留的出賣了!

“錄音聽完了,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安楚然挑眉,好整以暇的看向宋佳佳。

宋佳佳說不出話來,她死咬著牙關,雙眸瞪著安楚然那副嫣然帶笑的模樣。

這賤人擺明瞭是在幸災樂禍!

宋青林很快得知此事也過來了。

“這事呢,說大不大,說小也可以小。”校長想要息事寧人。

火不燒到自己身上就不知道疼!

“是嗎?宋佳佳的行為,不僅是汙衊我,那個帖子鬨得沸沸揚揚,更影響了學校的聲譽,校長你說這是小事嗎?”安楚然勾唇反問。

再一次被落了麵子,校長臉色更加難看了,隻好朝宋佳佳冷著臉道:“宋佳佳同學,還不快給安楚然道歉?”

一邊是學校的校董,一邊又是霍家。

兩邊都不能得罪。

宋青林聞言,老臉擠出一抹虛偽的笑容,清了清嗓子開口道:

“安同學,這件事情的確是佳佳做得不對。不過呢,聽說安同學最近要保研了,還是不要惹是生非的好。佳佳也知道錯了,我在這裡代她向你道個歉,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明著道歉,實則威脅。

安楚然又怎麼不知道這老狐狸是在以保研資格來威脅她息事寧人?

她擰了擰眉心,正要開口,忽然傳來了一道清冷低沉的男人聲音:

“一句對不起,就想把這事輕易地揭過去了?我霍家的人是這麼好欺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