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楚然輕描淡寫地說:“他是霍晏洲的小叔。”

“他是霍司川?”簡詩雨自然聽說過霍司川的赫赫大名,可她這幾年久居國外,而霍司川雖然掌管著偌大的霍氏集團,年紀輕輕就穩坐霍家的家主之位,但外界卻鮮少有他的個人資訊。

如果冇有霍司川的同意,試問哪家媒體記者敢披露他的個人資訊?

說話間,兩人走進餐廳,餐廳內環境很不錯。

兩人直接要了一個包廂,點了菜單後,簡詩雨抿抿唇,思慮再三後還是開口詢問,但語氣卻透著幾分的小心翼翼。

“然然,你跟霍晏洲現在什麼情況啊?你喜歡他嗎?”

對於好閨蜜,安楚然自然是冇有隱瞞的必要,直接挑明,“我對霍晏洲冇有感覺,我們的婚約也是霍老爺子撮合的。”

聞言,簡詩雨不由的鬆了口氣,又緊接著追問。

“那你準備怎麼辦?你要跟霍晏洲解除婚約嗎?”

既然不喜歡,這婚約自然是要解除的吧?

“還不行。”安楚然搖搖頭,秀眉微蹙,眼裡劃過冷意,“我現在還需要這個身份和霍家攀關係,如果冇了這一層婚約,安家的人就會肆無忌憚。”

對於孩子的事情,簡詩雨也知道一些。

“隻要婚約還在,安家的人就不敢對我的孩子太過分,等我找到孩子,到時我會找機會跟霍家那邊解除婚約的。”安楚然早就將事情規劃的一清二楚。

很多時候,她不得不承認,這門婚約可以為她頂風遮雨。

但婚約最後還是要解除的。

不管她喜不喜歡霍晏洲,隻要霍家知道她生過一個孩子,即使再感激她年少時救過霍晏洲,相信霍家也不會答應這門婚事的。

而她呢,隻想兒子平平安安的回到她身邊。

這輩子除了孩子,對於愛情,可有可無。

“孩子現在有下落嗎?”簡詩雨詢問孩子的事,想到好閨蜜跟親生孩子骨肉分離多年,她也為安楚然感到心疼。

“冇有。”安楚然神色黯然搖搖頭。

這麼多年,依舊了無音訊。

想到兒子,她不免悲從心來,臉埋進手心中,難受又傷心地說,“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尋找,但是卻一無所獲。”

到底她的孩子彆安家人藏到了哪裡?

有時候,突如其來的脆弱往往在一下子就可以擊垮人們偽裝的堅強。

安楚然聲音帶著哽咽,“詩雨,我好怕這輩子都找不到……”

“不會的。”簡詩雨心疼的抱住她,柔聲安慰,“你一定會找到你的孩子的,我也會儘全力幫你尋找孩子,你可彆忘了,我可是孩子的乾媽,乾媽也是半個媽,孩子現在肯定也在等著我們找到他。”

聽著閨蜜的話,安楚然眼裡溢位幾滴淚來。

失去孩子的這些年裡,她一直都在強撐著,如今被人這麼抱著安慰,她心暖的同時,又覺得一直壓抑的情緒得到了傾瀉的閥口。

但她並不善於外露情緒,很快就收斂住情緒,從她懷裡退出來,“謝謝你詩雨!”

“好了,跟我還見外什麼呢?”看著她泛紅的眼眶,簡詩雨為她鳴不平,“安家那一家子真的太過分了,他們怎麼能這麼對你?要不是你,安漫雪哪能一直安然無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