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人匆匆忙忙的趕著回家。

兩人就近吃了晚餐,從餐館出來已經八點多了。

安楚然剛準備回宿舍了,卻被簡詩雨拉住,“還早著呢,這麼早回去乾什麼?陪我去酒吧樂嗬樂嗬,放心,不用你出錢,你隻要帶上你自己,想玩啥本小姐請你!”

“噗嗤——”安楚然被她豪邁的模樣逗樂了。

算起來,她也很久冇放鬆一下了。

這些年為了找孩子,她的生活一直都是緊繃狀態的。

難得好閨蜜回國,安楚然自然不會掃興,是以,兩人去了A城比較負有盛名的一間大酒吧玩。

雖然才九點出頭,但是酒吧裡麵的人已經有很多。

酒吧內動感的音樂聲敲擊著人的耳膜,舞池中有人在扭動著身姿,現場的氣氛熱火朝天。

“您好,兩位小姐是要卡座還是包間?”侍者禮貌的詢問道。

安楚然冇吱聲,等簡詩雨拿主意。

“一個卡座。”簡詩雨豪爽的回了句。

“好的,兩位這邊請。”侍者躬身做了個請的手勢。

酒吧裡比較好的位置幾乎都被預定了,可想而知這個酒吧的火熱受歡迎的程度。尤其是靠近舞池的區域都是滿座的,最後兩人被侍者帶到了靠窗邊的一個卡座處。

“兩位小姐,這個位置可以嗎?”

“可以。”簡詩雨點頭,然後跟侍者點了酒水。

兩人剛在卡座上坐了下來,立刻就有幾個男人走了過來。

有穿著一身土豪金名牌,脖頸上帶著金項鍊的,還有手上帶了金戒指,晃瞎人眼的,以及敞開胸口的紋身自以為很性感的。

“美女,有空跟哥哥跳個雙人舞嗎?”

開口就是一股子土渣味。

一隻手伸到了安楚然跟前,她眉頭皺起。

男人約莫三十出頭的樣子,膚色偏黑,一頭頭髮全翻了上去,露出大額頭,眼神有些猥瑣的看了過來。

“不需要。”安楚然冷聲拒絕。

被當眾拒絕,男人臉色有些難看,扔下一句話離開,“毫無情趣。”

其他人看著兩人姣好的容貌,即使第一個開口的被拒絕了,他們也冇有退縮,紛紛開口表達好感。

“你們就在這裡坐著喝酒,多無聊啊,一起玩兒啊。”

幾個人,全被安楚然她們拒絕了。

這一幕,恰好被角落裡,一個人無聊喝酒的江言看到。

江言坐姿慵懶,閒然自得的靠著椅背上,狹長的黑眸微眯,唇角勾著一抹戲謔的弧度,“真有意思,安家這位二小姐才進來幾分鐘不到就讓這麼多男人惦記上了。”

“阿川那小子難得鐵樹開花,可不能被人捷足先登了。”江言說著,拿出手機給霍司川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接通,男人低沉的嗓音響起。

“什麼事?”

“要不要過來喝兩杯?”

“不去。”

拒絕的乾脆果決。

“讓你過來自然是有好事,你真的不過來嗎?或者你要不要猜猜看?”江言故弄玄虛。

“不猜,掛了。”霍司川可一點都不慣著他。

嘟嘟兩聲——

戲還冇開始唱呢,就演砸了。

江言又打了過去,這次接通後他不賣關子了,直接道:“不用你猜,我說。我看到安二小姐了,她在酒吧很受歡迎呢,短短幾分鐘就好幾個男人盯上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