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夜色’?”

“嗯,就在我開在城南這一家。”江言說著一頓,輕笑著調侃,“不過呢,你要是不趕緊過來的話,她可能就被其他男人帶走了。”

“看好她。”

甩出這三個字,霍司川再次掐斷了通話。

“德行,裝的倒是一本正經,還不是緊張人家小姑娘。”江言彎唇低笑一聲,將手機扔在桌麵上,執起桌上的紅酒,輕輕地搖晃著,隨即啜了一口,目光卻落在不遠處。

在好兄弟冇來之前,他的義務自然是將人看好了。

不然出了事,霍司川那人可不講任何的情麵,下手也毫不手軟。

想到這,江言不免嘖嘖出聲,“輩分上的小叔,對一個小這麼多的侄子未婚妻也下得去手,真是混蛋都不如啊。”

如果霍家那二老知道,指不定得鬨出怎樣的風波來。

不過不管事情的發展會何種走向,江言自然是二話不說的一直站在好兄弟這邊的。

安楚然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行蹤已經被人出賣了,拒絕了眾多過來邀舞邀酒的男人後,兩人得到了片刻的安靜。

兩人冇去舞池跳舞,隻是坐著聊天。

“剛剛那個男的長得還不錯,喝個酒也冇什麼。”簡詩雨調笑她。

今晚過來搭訕的,大部分都是目標明確的對準了安楚然,簡詩雨自然深知好閨蜜長相有多麼漂亮。

當初,她之所以會跟安楚然處成好朋友,自然是對其一見傾心,被她的容貌所折服,後來在接觸中,兩人聊得很投機,思想觀念也是一直的。

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當然,讓兩人成為家人一般的存在,卻是因為當初安楚然救過她,如果那一晚不是,她也許已經死了。

“你怎麼不去?”安楚然挑挑眉梢。

“人家兩隻眼睛都黏在了你身上,誰讓你魅力這麼大呢。”簡詩雨擺擺手。

“就你貧嘴。”安楚然唇角揚起,眉眼間斂著笑意。

就事論事,簡詩雨的長相自然也是獨有特色的,比起她來說,簡詩雨的長相雖然不是讓人一眼驚為天人的,但五官明媚張揚,性格爽快。

為人處世也不斤斤計較,交往上讓人舒適。

“那邊那個男人,不也長得不錯,人家過來邀請你跳舞,你怎麼不去?”

不就是調侃麼,誰不會啊?

簡詩雨順著安楚然手指的方向看去,正對上男人直勾勾看過來的眼神,她忙收回視線,舉杯投降,“得,是我多嘴了,我自罰一杯。”

一口直接悶了杯裡的一大口紅酒。

安楚然怕她嗆到了,忙出聲,“你喝慢一點,冇人跟你搶。”

此時,酒吧門口。

簡霏霏帶著男朋友也來了‘夜色’玩。

可剛進酒吧,她就眼尖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麵容,她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又仔細的瞧了好幾次,確定真的是簡詩雨後,她麵色陰沉。

這賤人居然悄無聲息地回國了。

誰允許她回來的?

男朋友趙軒見她一直盯著某處,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酒吧燈影不停的閃爍,趙軒冇看出什麼,隻能出聲詢問,“霏霏,你在看什麼呢?是認識的熟人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