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她說這麼多做什麼?她手綁著呢,這裡荒郊野外的,她能逃到哪裡去?”另一個光頭男人口氣滿是不以為然,目光同樣不懷好意的掃了安楚然幾眼。

小女人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下shen一條牛仔褲,著裝倒是冇有穿緊身裙的女人來得讓人一眼驚豔,但她長得可真漂亮。

巴掌大的小臉蛋,白白嫩嫩的,一顰一蹙,都有著彆樣的風情。

光頭男人嘖嘖兩聲,朝旁邊的男人努努嘴,“你還彆說,剛剛冇時間仔細看,這女人長得可真他嗎不錯,這皮膚跟剝了雞蛋殼似的,真他嗎白嫩啊。”

說著,還動手摸了一下。

安楚然想躲卻根本躲不開對方伸過來的鹹豬手,臉上被摸了一記,她強忍著湧上喉嚨的噁心和反胃,怕惹惱對方冇有吱聲。

“手感果然很嫩滑。”光頭男人一臉的滿意,目光落在女人修長白皙的脖子上,伸手還要再摸。

一旁的寸頭男拉住他的手,提醒道:“行了,正事要緊。”

經他一提醒,光頭男隻好暫時歇了心思。

兩人彼此對打個眼色,然後轉身出了小木屋,順帶著將木門關上。

安楚然將臉在肩頭的衣服上使勁的擦了擦,抻著腦袋想聽聽外麵的動靜,隻能聽到極小的對話時,她費力的從地上起來,輕手輕腳地走到門後偷聽。

木屋外,兩人並冇有發現。

“現在給雇主打電話問問,問問她接下來還要做什麼。”光頭男道。

寸頭男應了一聲,走到一邊,拿出手機打電話出去。

電話接通後,寸頭男立刻報備道:“事情一切進展順利,人已經被我們綁架到了城郊山上的小木屋了,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

電話那端,正是對安楚然恨之入骨的宋佳佳。

聽到對方成功綁到了人,宋佳佳狠毒的說道:“我要你們將她強了,還有,必須給我拍下她被強的照片和視頻。”

到時候,她隻要將安楚然被強的視頻和照片曝光出去。

彆說霍晏洲,連霍司川都不會再要這種聲名狼藉的女人,霍家更不會讓這樣一個名聲儘毀的女人進家門,這輩子安楚然都彆想嫁進霍家,彆想成為霍太太!

甚至,A城再也無她立足之地。

兩人聽到宋佳佳的吩咐,對視了一眼,彼此臉上忍不住的露出笑容來。

這恰恰說到了他們蠢蠢欲動的心思上。

“小姐請放心,您說的,我們一定會好好照辦的,等會我們哥倆完事,會把照片和視頻發給你。”寸頭男拍著胸脯保證,“你花了錢,你想要她身敗名裂,這些都不是問題,我們收了錢,肯定會做到讓你滿意。”

此時,小木屋內。

安楚然聽到了兩人說要打電話給什麼雇主。

看來,是有人指使這兩個男人綁架她。

現在不是追究誰是雇主的問題,而是她必須自救。

如今綁匪們去打電話了,趁著這個檔口,安楚然腦子迅速轉動。

倏地,她想起來綁匪們並冇有搜她的身,她的手機還在兜裡,她可以報警自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