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楚然一抬頭,就看到霍司川近在咫尺的俊顏。

他那雙漂亮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彷彿帶著一種難以形容的魔力。

安楚然被看得渾身發熱。

在男人迫人的氣勢下,安楚然隻好乖乖的躺下來。

“真乖。”她此刻乖巧的模樣,取悅了霍司川,他伸手在她髮梢揉了揉,“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

男人離開後,四周安靜下來,安楚然閉上眼睛,幾秒後,她的手輕輕放在心口的位置,清晰的感受到心口有力的悸動。

半晌後,她睜開眼睛,側過身。

窗外,落日下的餘暉在天際暈染開來,夕陽的瑰紅,層層疊疊,彙出一副美麗動人的畫卷。

她低聲呢喃:“霍司川,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這樣子,我又該怎麼辦呢?”

在安楚然遇到危險的時候,是霍司川一次次的救了她。

安楚然能夠感覺到,這個男人對她是有些特殊的。

或許,他真的對她有好感?

但是,她和霍司川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他是高高在上的霍家掌權人,而她不過是安家的一個養女。

更何況,她還和他的侄子霍晏洲有婚約。

她究竟應該如何麵對霍司川?

冇人可以回答她。

不知過了多久,病房門被推開,安楚然回神,視線朝門口望去,是霍司川回來了,他手上還提著一個小蛋糕,以及一些其他吃食。

男人在病床邊坐下來,將其他吃食放在了一旁的桌上,將小蛋糕拿在了手上,挖了一勺就遞到了她的嘴邊,“張嘴。”

蛋糕的香甜味在鼻尖瀰漫。

親自餵食,這舉動對她而言太過親昵了,但霍司川的臉上冇有絲毫的不自在,反而一派的泰然自若,彷彿喂她吃東西,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安楚然臉上劃過不自在,伸手要去拿他手上的勺子,“我自己來就好……”

霍司川躲開她的手,墨眸一瞬不瞬地睨著她,嗓音低沉,“乖一點,我餵你。”

在男人執意下,最後安楚然隻好選擇妥協,她張嘴吃下那一勺蛋糕。

蛋糕的香甜味瞬間席捲了她的味蕾。

口感一點都不膩,甜度恰到好處。

可男人一勺又一勺的給她餵食,尤其是那道灼人的視線,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而且,她總覺得霍司川在盯著她的唇看,那目光像是要將她吞吃入腹一般。

在這身心的煎熬中,安楚然的臉頰爬上熱意,耳垂都紅了個透。

眼看著一個小蛋糕全部解決完,霍司川若無其事的又開始拿了一份小米粥要喂她。

“還是我來吧。”安楚然隻覺得自己的臉越來越燙。

但霍司川根本不給她機會,把她當小孩子一般誘哄著,“乖,張嘴。”

安楚然抬眼瞪了他一眼,他是不是存心要逗她?

“霍司川,我想自己喝。”

“你手受傷了,不方便。”霍司川直接拿話堵她。

他的一雙墨眸掃了眼她紅透的臉頰和耳垂,眸底不動聲色的掠過一絲笑意。

見安楚然還要再抵抗,他又道:“醫生叮囑了讓你好好休息,手腕暫時最好彆使力,否則傷口會裂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