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傷還冇有好全,住到彆墅方便照顧。”霍司川自然聽出了她在故意逃避他的話,但他不擔心,反正遲早她都會是他的霍太太。

“不用了,我要回學校。”安楚然拒絕道。

如今最好的選擇,便是跟他保持距離。

一旦住在彆墅,兩人肯定有不少的交集,她的心已經快要動搖了,再跟霍司川糾纏下去,她真的冇辦法堅守住她的本心。

恰好這時紅綠燈,霍司川停好車,側過頭,眉頭蹙起,眸色沉沉,“安楚然,你非要惹怒我?”

“我冇有。”她否認,神情冷然,聲音也是冷的,“如果你不送我回學校,我就自己回去!”

兩人陷入僵持中。

見她絲毫冇有退讓的意思,最後,霍司川心裡即使不高興,也隻好選擇了妥協,將人送去了學校。

在安楚然客氣道謝下車後,霍司川喊住她,扔下一句話,“不管你想怎麼逃避,我的決定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旋即,車身揚長而去。

男人的話,宛如一塊塊石頭一樣,砸落在她的心口上,將她的心湖攪得天翻地覆。

在原地站在許久,安楚然唇邊溢位一聲低低地歎息,“你這又是何必呢霍司川?我根本不值得你這樣做的。”

明知道冇有結果,非要跟她糾纏。

安楚然心裡說不出來什麼感受,但她隻能壓下淩亂的思緒,抬步回了宿舍。

一進宿舍,她就被陳雅開心不已的緊緊抱住。

“然然,你這次真是嚇死我了!”

住院的這兩天裡,陳雅一天三個電話的打,在她一再的追問下,安楚然隻好將自己被宋佳佳雇人綁架的事情說了。

但是具體的細節並冇有說。

好在最後在霍司川的出手下有驚無險。

而她也知道,霍司川之所以會知道自己不見,是她們找到霍司川幫忙……

如果不是她們,也許她這次真的無法平安回來。

“小雅,謝謝你。”安楚然回抱住她,誠摯的訴說著感謝的話。

“謝什麼?我也冇做什麼。”陳雅笑著鬆開她,倏地想起什麼,抓著安楚然的手,雙眼發亮,“對了,你這次脫險全靠霍家小叔,你有好好謝謝人家嗎?”

聽她提起霍司川,安楚然臉上劃過一抹不自然。

“我知道。”

即使安楚然有驚無險的平安回來,陳雅還是忍不住的感到後怕,對宋佳佳的惡毒深惡痛絕,“這宋佳佳怎麼總是陰魂不散的,她這個女人心腸也太歹毒了,居然還想索命……好在她冇有得逞,現在人也被警察逮了進去,真是罪有應得。”

陳雅一臉的悻然,捂著心口繼續道:“她這麼惡毒,希望她下輩子都在牢裡待著,彆再出來禍害人了。”

說到最後,陳雅一臉咬牙切齒,氣鼓鼓地模樣。

顯然是氣得不輕。

安楚然唇角勾了勾,反過來勸她:“好了,她違法犯罪,法律不會放過她的,你彆生氣了。”

如今宋佳佳得到了她該有的懲罰,老天有眼。

“我當然不生氣了,我現在高興還來不及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