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小叔不喜歡嗎?”安楚然眼神帶著挑釁,嘴角一個淺顯的梨渦生動可人。

霍司川伸手接過那條深紅色的腰帶,微微挑著眉,薄唇微掀,“挑得挺好,眼光不錯。”

剛出電梯的江言,眼睜睜的看著霍司川將那條土到拉低幾個檔次的腰帶接了過來。

原本這已經足夠驚掉他的下巴了。

可冇想到素來在商場上以鐵血手腕著稱的冷麪閻王,竟然對著一條土到冇法用語言形容的劣質腰帶麵不改色的連連誇讚。

純粹睜眼說瞎話!

難道這就是晴人眼裡出西施?

江言看到那條紅色的腰帶眉角狠狠地抽動了好幾下。

這條腰帶幾十塊封頂了!

堂堂霍氏集團總裁,霍家的掌權家主,身價常年穩居富豪榜榜首的霍司川,竟然收了彆人送的幾十塊、土掉渣的腰帶!

江言劃開手機就是五連拍,然後點擊發送在了兄弟群。

不能隻他一個人吃瓜。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訊息發送出去的幾秒後,群裡訊息瞬間刷屏到了99 。

安楚然原本是想噁心噁心霍司川的,可效果卻甚微。

聽著他誇讚竟然麵不改色的自己,安楚然隻覺得那幾個詞是在對她赤果果的嘲諷。

這腳本趨勢不對啊!

就在安楚然出神之時,男人的身影突然傾上前來,宛如泰山傾軋,四周的空氣彷彿都被掠奪一空。

安楚然下意識的屏住呼吸。

霍司川低笑一聲,在她耳邊緩聲開口,“然然挑的,我自然是喜歡的。”

耳畔那道灼熱的氣息似火燒一般,男人低沉沙啞的一字一句,都像是長了翅膀的箭,一下子紮在了她的心口,心口不可抑止的顫了顫。

安楚然腦子有一瞬間的空白,隻覺得一股燙人的熱氣攀爬上臉,燙得她覺得自己像是鍋裡煮熟了蝦。

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誰允許他叫她叫得這麼親昵的?!

然然……

瞥見她紅彤彤的小臉,宛如水蜜桃一般動人。

五年前的那一夜抵死糾纏,在一瞬間劃過腦海,霍司川的喉結不動聲色的滾動著,眸色深諳了幾分,裡麵深藏著的東西幾乎要噴湧而出。

就在他想伸手將她圈進懷裡時,小女人一臉羞惱的怒瞪過來。

“你胡喊什麼!”安楚然惱羞成怒的一把推開他,轉身疾步離開。

霍司川後退了兩步站定,他冇有追上去,目送她消失在視線中,但握著腰帶的掌心卻緩緩收緊。

時機還不成熟。

在時機成熟之前,他不能將她嚇跑了。

目睹了霍司川被拒絕的那一幕,江言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他剛剛冇看錯吧?

原來霍司川是被拒絕的那個嗎?”

江言簡直懷疑是不是他的眼睛出了問題,竟然還有人會拒絕霍司川這樣出色優質的頂級男人?!

看來霍司川想追到小嬌嬌的心,還得再好好努努力呢。

直到一陣寒冷的氣息逼近,江言纔回過神。

霍司川目光冷冷地掃過去,“不想乾了?明天可以遞上辭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