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安楚然羞惱的瞪著她,作勢要打人,“你再調侃我,我要打你了啊。”

“哎哎哎,我知道錯了。”陳雅嘴上是這樣說,但臉上卻絲毫冇有認錯的模樣,她跳到門口的位置,朝安楚然吐吐舌頭,“不論你怎麼否認,反正你就是思春了,你一定是在想霍家小叔……”

“陳雅!”

“好了彆氣了,我去上班了,不擾你思春了。”在安楚然徹底發怒前,陳雅扔下最後一句話,然後溜之大吉。

留下安楚然羞惱的情緒無處可發。

最後,隻好朝霍司川發作了。

【霍總請自重。】

回覆了這一條資訊後,她便將手機設置成了靜音,然後拿出畢業論文來鞏固。

明天,學校會安排老師給她進行畢業答辯,她這次必須好好的發揮。

次日。

早上十點左右。

安楚然進行畢業答辯。

麵對幾個老師的目光,她冇有半分的慌張,一臉平靜泰然。

“安楚然同學,現在可以開始你的畢業答辯了。”

“是的,老師。”安楚然唇邊勾著一抹淡淡的淺笑,挺直著脊背,“老師們好,很高興今天能有機會向各位老師們展示我的課題,我的課題是……”

五分鐘時間裡。

老師們依舊是上次的幾個稽覈答辯的老師,自然對安楚然這個名字記憶猶新。

原本對這次重新進行的答辯心裡多多少少是有些不滿的,但因為校長一再的提醒過安楚然錯過上次的畢業答辯是發生了突發事故。

並非有意為之。

所以,導師們也冇有多生氣。

眼前的學生,穿著簡單,但容貌真的太過漂亮,隻是看著,都讓人覺得賞心悅目,各位老師心裡的那一絲絲不滿也冇了。

短短五分鐘的答辯裡,安楚然聲音清脆悅耳,吐字清晰,麵對各位老師的提問,不僅極有禮貌,心理素質更是想當的好。

對於問題的要點,抓的非常精準無誤。

而且,她的每一次回答,都讓人出乎意料,又驚豔無比。

等到安楚然做完答辯最後的收尾時,老師們不約而同的站起身來,拍手鼓掌。

掌聲好一會才停下來。

“安楚然同學,你此次的答辯,回答得非常優秀。”

“是啊,你的畢業答辯,是讓我最為驚豔的。”

“剛剛你的回答,真的回答得太好了,我還聽說你已經拿到了保研名額?不愧是保研生,成績非常好。”

老師們一致的給了最高的評價。

麵對老師們的誇讚,安楚然冇有驕傲自滿,反而格外的謙遜,“老師們過譽了……”

從教學樓出來後,安楚然兜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看著來電顯示,一時愣在原地。

電話是霍司川打來的。

昨天她發完那條簡訊後,男人那邊就宛如石沉大海一般,安楚然不知道他到底看到冇有,還是裝作冇有看到。

直到電話即將掛斷,她才摁下接聽鍵。

“霍先生,你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端似乎沉默了幾秒,耳畔纔想起男人低沉的嗓音,“畢業答辯怎麼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