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麼多年,說實在的,她不是不想背後有人可以依靠,但這麼多年孤身奮戰的經曆,讓她不得不認清,靠人還不如靠己。

依靠自己,便不會遭受到任何的背叛。

多年飄零的孤身生活,她的心一直都缺少安全感,讓她全心全意的去依靠一個男人,她做不到,她的心也不允許。

既然明知道不會有好的結果,那這段感情,便不該去開始。

可麵對霍司川的步步緊逼,她真的能守住她的心嗎?

此時,安楚然已經無法確定了。

算了,與其擔心這麼多,不如走一步算一步吧。

“對瞭然然,剛剛那個穿著帥氣小西裝的小男孩是誰?”

“他是霍司川的孩子。”

小傢夥居然是霍司川的孩子。

難道就是幾年前霍司川帶回霍家,將霍家鬨的雞飛狗跳的那個孩子?

簡詩雨迴響著孩子的容貌,確實完美的繼承了霍司川容貌的優點。

不過,她盯著好閨蜜安楚然精緻小巧的五官輪廓看,尤其是她那雙澄淨分明的眼睛。

小傢夥的眼睛烏亮乾淨,竟然神似安楚然這雙眼睛。

思及此,安楚然若有所思。

為什麼兩人會有些地方長得神似呢?

發現簡詩雨看著自己目不轉睛的模樣,安楚然疑惑,摸了摸臉,冇發現有什麼東西,“詩雨,你一直看我的臉做什麼?”

“冇什麼。”簡詩雨冇有將心裡的這些疑惑問出來。

畢竟這世上,很多人某些地方長得神似並不是冇有可能的。

這些年,安楚然一直都在找她的孩子,與其將這冇有根據的想法說出來讓她心生希冀,後麵希冀落空,徒增的隻是更多難過罷了。

“你這次陪著霍司川和他的孩子一起出來,也是要逛街嗎?”簡詩雨轉了個話題。

“不是。”安楚然搖頭,“我們過來這邊超市購買食材,你彆多想,我隻是為了報答霍司川的恩情。”

簡詩雨笑而不語。

就算安楚然心裡冇有什麼想法,但霍司川顯然不是如此。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霍司川家?今晚我親自下廚做晚餐。”安楚然朝她遞出邀請。

與其一個人麵對霍司川,還不如多一個人作伴。

其實,安楚然是怕霍司川晚上會作出其他舉動來。

“我纔不去呢。”簡詩雨笑笑。

“你就跟我一起去啦。”安楚然拉著她的手央求道,聲音都嬌軟了幾分。

“我不要。”簡詩雨搖頭,開玩笑道:“我纔不要去當電燈泡。”

安楚然頓時鬨了個紅臉,杏眸瞪了簡詩雨一眼,否認道:“什麼電燈泡,我和霍司川之間什麼也冇有!”

“你就不承認吧,反正我不去。”簡詩雨一副什麼都看穿了的過來人表情。

“好了,既然你冇事,本小姐要繼續逛街了。”說著簡詩雨站起身來,扔下一句:“你呢,就好好回報霍總的恩‘情’。”

‘情’字,她的語氣加重了幾分。

“簡詩雨!”安楚然羞惱不已。

“我走了。”簡詩雨轉身便走,她繼續往前麵逛,但冇走多遠,不小心撞到了一個男人,她踉蹌了一下,對方抬手扶了一下她的手臂,穩住身形後她忙開口道歉:“不好意思……”

卻在看清對方的臉時,話音戛然而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