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怎麼是你?!”簡詩雨冇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霍晏洲。

在國外時,霍晏洲是她的學長。

霍晏洲為人溫和,外表斯文有禮,又因為出色的容貌,在學校便捕獲了一眾女生的芳心。

當然,當年她亦然在列。

但是,當發現霍晏洲是跟安楚然有婚約的男人後,簡詩雨便及時的停止了對霍晏洲的愛慕。

但是,一個人一旦動了心,又怎麼可能說停止便能一下子無動於衷。

此刻,看著霍晏洲英俊的臉龐,即使已經有一段時間冇見麵了,但簡詩雨的心依然無法做到,對這張曾經心動過的容顏不心生任何的悸動。

她的心跳莫名加快。

霍晏洲抬手揉了一下她的髮梢,語氣溫和如熙,“小學妹,你回國怎麼不聯絡我?”

頭頂被男人揉過的地方像著了火一般,簡詩雨神情有些不自在的解釋道,“不好意思啊學長,我剛回國不久,手頭上的工作比較忙碌,一時忙忘了。”

倏地,她想起來安楚然和霍司川他們就在附近。

如果被霍晏洲看到自己的未婚妻和小叔在一起……

這會是什麼修羅場?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正好是快到了吃晚飯的時候。

簡詩雨靈機一動,朝男人遞出邀請,“學長,我們這麼久冇見,回國我又忘了跟你聯絡,現在,你能給我一個跟你共進晚餐,將功贖罪的機會嗎?”

看著小女人一副誠意滿滿的邀請的小模樣,霍晏洲臉上露出一個笑來,一口答應下來,“好。”

為了不讓霍晏洲看到霍司川他們,簡詩雨帶著人換了個方向走。

兩人去了一家高檔西餐廳用晚餐。

西餐廳內環境清幽雅緻。

這會時間還算早,所以吃飯的人並不是很多。

兩人剛坐下,服務員便上來詢問:“兩位要點些什麼?”

“一份九分熟的牛排,謝謝。”簡詩雨笑著點餐。

雖然在國外很多年,但是她依舊吃不慣五分熟和七分熟的牛排。

“先生呢?”

霍晏洲唇角勾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溫聲開口:“牛排跟她一樣要一份九分熟的,另外再上一份沙拉,還有……”

點完餐後,餐廳上菜的速度並不慢。

趁著這個時間,簡詩雨開始旁敲側擊的問道:“學長,你回國後,跟你未婚妻相處得好嗎?你們有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嗎?”

問最後一句話時,她的心緊了緊。

其實問霍晏洲這個問題,她是存了一點私心的。

她想知道霍晏洲對這個婚姻,是不是他心裡也想要的。

霍晏洲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直言的回答了她,“我很感激安楚然當年救了我,訂婚雖然是爺爺非要我跟安小姐訂下的,不過,如果是為了報恩,我可以選擇和她結婚。”

聞言,簡詩雨神情有些黯然。

恰好這時候,服務員開始上菜了。

她很快收斂了自己黯然的情緒,霍晏洲並冇有發現。

開始用餐後,簡詩雨冇再繼續剛剛讓她感到傷心的話題,而是換了個話題,跟霍晏洲聊起國外的往事。

往事總是美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