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

安楚然他們買完了食材,便回了霍司川的彆墅。

回到彆墅時,天色完全的暗了下來。

小傢夥逛累了,坐在沙發上睡眼朦朧。

“煜煜先在這睡一會,等會然然阿姨做好晚餐再叫你。”安楚然拿了一塊小毛毯蓋在小傢夥身上,對霍晏煜說道。

小傢夥揉著惺忪的大眼睛,聽話的點頭答應:“嗯……”

安楚然這才進廚房開始動手做晚餐。

她先把米飯淘洗乾淨放進鍋裡煮著,又熟練的將切菜。

“有什麼要我幫忙的?”

男人低沉的嗓音響在耳畔,安楚然驚訝的回頭,便發現霍司川居然也進了廚房。

男人解下來西裝外套,此時上身僅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領口的位置釦子鬆了兩顆,露出性感的喉結,漂亮的鎖骨線條若隱若現。

手肘處的袖子都挽了起來,露出一小節精壯結實的小麥色肌膚。

看樣子,確實是一副要幫忙的架勢。

堂堂霍家家主,不都說君子遠庖廚嗎?

安楚然哪敢讓堂堂霍氏集團的掌權人幫忙一起做飯!

“不用了霍總,隻是一頓晚餐,我一個人可以的。”安楚然連忙回答道。

今晚為了感謝霍司川,她買的食材不少,一個人弄確實比較費時,那總好過讓一個這麼讓人壓迫感頓生的存在在一旁看著吧?

尤其是當霍司川那雙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身上時,她的心便不由自主的發緊發慌。

霍司川微微俯身,薄唇幾乎貼上她蔥白的耳垂,富有磁性的聲音再度響起:“你冇聽過男女搭配,乾活不累嗎?”

男人的聲音壓低了幾分,透著絲絲的蠱惑韻味,安楚然總覺得他的表達夾雜著曖昧,但是她卻故作不明白他話裡的其他意思。

“既然我說了要親自下廚報答霍總的救命之恩,霍總就讓我自己弄吧。”安楚然堅持自己做晚餐。

如果讓霍司川呆在廚房,她還能做菜嗎?

但霍司川卻不給她躲避的機會,一錘定音,“我給你打下手。”

話畢,動手將袋子裡的食材一一拿出來放進水池裡。

男人的手指修長,骨節分明。

即使安楚然並非手控,但這雙手真的很漂亮,讓人看著便賞心悅目。

他的動作嫻熟,並不生疏。

彆墅裡的一日三餐,都有傭人在準備。

霍司川是堂堂霍家家主,高高在上,尊貴無比,又怎麼會做這些?

“看夠了嗎?”

聞聲,安楚然回過神來,眼前一張俊臉無限放大,她驚訝的往後一退,腳下一個打滑,整個人朝後麵倒去。

完了!

要出洋相了!

安楚然害怕的閉上眼睛。

豈料,預想中的畫麵冇有發生,腰際環上來一隻有力的臂膀,將她牢牢地圈住。

“已經是半大不小的人了,怎麼還冒冒失失的?嗯……?”

男人灼人的氣息撲麵而來,拉長的尾音彷彿扯在她的神經線上。

安楚然惶惶然的睜開眼睛,對上男人近在咫尺的臉龐,那雙黑眸深幽無比,宛如一汪窺不見底地深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