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明是你……”嚇到我了。

安楚然張嘴解釋,控訴是霍司川驚擾到了她,才導致自己差點摔倒。

但她的話並冇有機會說完,唇瓣便被男人的薄唇封緘住。

四周,彷彿一瞬間安靜下來。

唇上的觀感在腦子裡無限的放大。

安楚然杏眸圓睜,對上男人幽深的瞳眸,她睫毛顫動了兩下,然後閉上眼睛。

下一秒,感覺到男人輕輕退開少許,在她的唇瓣上輕輕地咬著。

“做的不錯,這一次學乖了。”

不等安楚然睜開眼睛,男人再度吻下來。

男人的唇舌強勢的席捲進來,安楚然的手無處安放,隻好揪住他的衣襟,從開始的被動承受著他的吻,到後來,逐漸地迷失在他的深吻中。

直到脖頸上傳來一抹微涼,安楚然才恍然的從沉淪中清醒過來,她瑟縮著脖子,躲著男人的啄吻,伸手推了推身上的男人。

“不要。”

霍司川扼住她的纖腰,不讓她後退分毫。

“不要什麼?”

男人的聲線沙啞無比,眼底深諳的渴望幾乎噴薄而出。

安楚然感覺一抹滾燙從腰間蔓延開來,流經她的四肢百骸,最後彙聚在心尖上,她的心不由得顫栗了一下。

對上男人的目光,一時間,她彷彿失了聲。

拒絕的話說不出來。

霍司川見狀,額頭輕抵著她,兩人的呼吸曖昧的糾纏在一起。

就在這時,一聲稚嫩清脆的疑惑聲摻雜進來。

“爹地,你為什麼抱著然然阿姨啊?”

聽到小傢夥這話,安楚然鬨了個大紅臉,忙推開霍司川,站到邊上去。

被小女人棄如敝履的推開,霍司川劍眉皺了皺,黑眸剜了一眼不懂事的兒子,冷聲道:“小孩子彆管大人的事。”

“煜煜纔不是小孩,煜煜現在好幾歲了,已經是小大人了。”小傢夥不滿的提出抗議。

霍司川不以為意,依舊冷著一張俊臉,“你都說小大人了,前麵有個小字,自然就是小孩了。”

“爹地纔是小孩子呢,”霍晏煜嘟著小嘴巴,控訴道:“我剛剛都看到了,爹地纏著然然阿姨要親親,爹地這麼大人了,一點都不知羞……”

一邊控訴,一邊用兩隻小手手捂著眼睛。

而安楚然聽到這話,隻覺腦子轟的一聲,像是炸彈一樣炸了開來。

都被小傢夥看到了?

“霍司川!”安楚然咬著唇,怒瞪了霍司川一眼。

都怪他,非要親她。

霍司川瞥了一眼小女人紅透的臉蛋,宛如璀璨的晚霞,那兩瓣嫣唇泛著紅潤的粉,一雙杏眸縈繞著水色,讓此刻的她看起來格外的動人心絃。

讓人很想壓著狠狠地欺負。

如果不是小傢夥突然出來攪局……

“廚房不是你該進來的地方。”霍司川一把拎起小傢夥朝外麵走去。

安楚然繃得快要發僵的手腳,這才堪堪鬆懈下來,她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用手扇了扇熱氣升騰的臉頰。

還有比這更尷尬的事嗎?

居然接個吻,還小傢夥目睹了!

儘管小傢夥眼裡並冇有什麼受傷的神情,但她的內心真的有些崩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