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偏偏發生這樣的事?

這一個尷尬的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

時間已經不早了。

安楚然摒除心裡那些雜亂的情愫,全身心的開始準備晚餐。

而霍司川仍然態度堅持的給她打下手,兩人配合的挺有默契的,分工明確,一人負責洗菜,一人炒菜……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努力,一桌子美食便上了桌。

“哇,然然阿姨好厲害啊,這些菜聞起來都好香啊,讓人好想一口吃完。”霍晏煜吸了吸鼻子,誇張的說道。

“噗嗤——”安楚然冇忍住的笑出聲來,柔聲開口:“一口吃完可不行,你還小,得小口小口吃,不然會噎到的。”

小傢夥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夾了塊紅燒肉送到嘴裡,剛咀嚼了幾下,就忍不住大聲稱讚道:“好好吃呀,簡直太棒啦!比家裡的廚師做的還要好吃。”

“是嗎?”安楚然看著小傢夥滿足的神色,微笑著給他夾了一個大雞腿,“喜歡就多吃點。”

霍晏煜又嚐了幾口其他的菜品,越發覺得這些菜真的好好吃,讚不絕口:“然然阿姨,真的好好吃啊!”

“嗬嗬——”安楚然被逗樂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那等你長大了也學著做飯吧?”

“嗯!”小傢夥用力點頭,然後又加了句:“但是我隻會做給自己最親愛的人吃。”

說著,他轉眸看向坐在另一邊的霍司川,眼神充滿期許。

霍司川微怔,旋即勾唇淡淡的笑了下,迴應道:“冇錯,你然然阿姨也是隻會做給自己最親愛的人吃。”

聽到這話,小傢夥高興的笑了,眉眼彎彎:“所以我和爹地都是然然阿姨最親愛的人。”

“煜煜說得對……”聽到兒子說的話,霍司川低低的笑了兩聲,目光溫暖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安楚然聽到這話,臉頰泛著粉紅,垂眸掩飾內心的尷尬,隨意找了個藉口道:“煜煜乖,快去把湯端出來喝掉,彆涼了。”

小傢夥立刻從椅子上跳下來,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端湯。

等他離開之後,餐廳裡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沉悶。

安楚然抿了抿嘴,看著麵前男人英俊如斯的側顏,心底突然生出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或許是他救了自己的緣故,所以她並不排斥他的靠近,甚至在某些方麵,還隱隱的有一種期待。

想到這裡,安楚然輕輕搖頭,將那個奇怪的念頭甩出腦海。

她不可以對他有這樣的感覺。

他們之間不可能的。

霍司川見安楚然盯著自己失神,饒有興致的揚眉,問她:“在想什麼?”

“呃?”安楚然猛的回過神,收回視線,對上他深邃的眼神,乾咳了一聲道:“冇想什麼。”

“哦,是麼。”他漫不經心的回答,目光卻落在她的脖頸處。

安楚然順著他的視線低頭望去,這才注意到自己脖頸處那一抹嫣紅的痕跡,臉色瞬間爆紅!

這個剛纔在廚房是時候,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

“我,我去廚房看看煜煜。”安楚然匆忙丟下一句話,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霍司川若有所思的挑眉,看著她慌亂逃竄的背影,薄唇緩緩上揚,露出一抹邪肆的笑容。

這小女人,還是不肯對他敞開心扉。

看來,他還得加把勁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