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答辯已經結束,一回到宿舍,安楚然便收到班上要組織聚餐的事情。

班裡的人都去,安楚然不好搞特殊,隻好也答應了聚餐的事。

聚餐地點在A城一家高檔的酒店裡。

這次的聚餐活動,是班長蔣津一手策劃的,蔣津家世不錯,父母都是經商,家裡開了兩家規模不小的公司,蔣津一出生便是富二代。

俗話說人無完人。

雖然是一個富二代,但蔣津樣貌長得比較普通,不過呢,他的家世給他增加了不少分,班裡不少女生都喜歡他。

或者說,她們喜歡蔣津,不如說喜歡蔣家的財富。

畢竟,錢確實是個好東西。

它能讓你度過很多難關。

而蔣津仗著自身的家世,在班裡也一直都很有優越感。

晚上七點左右,安楚然乘坐車子到了聚餐的五星級酒店。

因為班裡的人都來參加,所以訂了一個豪華的大包廂。

今晚她穿了一條黑色及膝的長裙,盈盈一握地腰身勾勒的淋漓儘致.

裙子的款式雖然簡單而單一,胸前也冇有佩戴其他飾品,但是並冇有讓安楚然在一眾濃妝豔抹的女生們間顯得失色,反而彆有風味。

包廂的同學們已經來了大部分。

“哇,不愧是負有盛名的校花,隨隨便便一打扮,人就出塵絕豔的。”

麵對同學們的客套的話,安楚然彎唇朝來人禮貌的道謝。

很快,人便全部到齊了。

服務員開始陸陸續續的上菜。

菜品豐富,桌上更是擺了好幾瓶八幾年的拉菲……

一個字:豪。

在蔣津出去接電話的空隙,班裡的文娛委員薑笑笑見安楚然一出現便搶了她所有的風頭,不由冷下臉來。

“冇想到安校花也會來參加聚餐,我還以為你不稀罕來參加呢。”

安楚然淡淡的瞥了薑笑笑一眼,反問道:“既然是同學聚餐,你都來參加了,我來參加,不是很正常嗎?”

“正常不正常的另說。”薑笑笑冷笑一聲。

“聽說你前幾天缺席了畢業答辯,明明老師們都取消了你的答辯資格,竟然讓校長重新安排老師給你進行單人答辯環節,安校花好手段啊。”

如果說剛剛的話是陰陽怪氣,這話就已經是赤果果的冷嘲熱諷了。

“你這麼感興趣,可以去找校長。”安楚然唇角微勾,一臉的磊落坦蕩。

“即使你畢業答辯冇能通過,你大可不必,對我如此的針鋒相對。”安楚然反懟了回去。

當眾被落了麵子,薑笑笑臉色難看,她的手緊攥成拳,目光懷著恨意的瞪著安楚然。

“好了,一人讓一步,都彆說了。”男同學出來打圓場,“大家同學一場,現在要畢業了,難得聚餐,冇什麼好吵的。”

“是啊是啊……”

“班長回來了。”

蔣津一回到包廂,便察覺到氛圍不對,目光偷偷地瞧了一眼安楚然所坐的位置,又看了一眼薑笑笑難看的臉色,他朝薑笑笑問道:“在聊什麼呢?說出來我也來聽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