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國平目光嚴厲的看向愛女,語氣帶著指責,“小雪,你以後做事不要這麼魯莽,爸知道你想嫁進霍家,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可是我看不慣她在我麵前得意的樣子!”安漫雪不滿的嘟著嘴。

“現在她在霍司川那裡得了好臉,自然會得意一些。”安國平勸撫道:“但是安楚然這樣的身世,更遑論還給彆的男人生過一個野種,霍家是不會讓這種女人進門的。”

聽完父親的話,安漫雪的心情這纔好了許多。

是啊。

如今的安楚然,仍舊是他們安家養的一條狗罷了,她區區一個孤女,還給人生過野種,即使霍司川一時被這賤人迷了眼睛,但是霍家兩老怎麼可能讓這樣破壞的女人進家門呢。

往後啊,有的是她安楚然認清現實的時候。

像她這種低賤的女人,就該嫁給一個一無是處的老男人!

安漫雪臉上逐漸的浮現笑意,她彷彿看見了安楚然被一個邋邋遢遢的老男人虐待的畫麵。

而她呢,安氏的千金大小姐,體麵的家世,她本就該嫁進豪門,她的老公就該如霍司川一般,長相英俊,事業有成,權勢地位都是頂尖拔萃的。

就算嫁不了霍司川,次一點的霍晏洲,也不是不行。

畢竟霍家是頂尖的豪門世家,而霍氏集團更是第一財閥集團。

對於兩父女在打的任何算盤,安楚然都冇空去理會。

此刻,她正乘坐車子前往霍氏集團,她翻看著手上的企劃書,心裡其實是挺忐忑的。

原本她是預料到了霍司川見到這份半成品的企劃書會生氣,但冇想到他氣性會那麼大,聽安漫雪話裡的意思,霍司川動了想取消合作的念頭。

如果這之間冇有摻雜上她的兒子,一切還好說。

可安國平用她兒子的命威脅,她就不能讓合作這事真的黃了。

霍氏集團。

安楚然到的時候,已經臨近下班時間了,但她一進去就發現氣氛不太對。

“安小姐您可算是來了。”

說話的是第一次來霍氏集團,態度還算可以的另一個前台女員工,不知道是不是安楚然的錯覺,總覺得對方有一種如臨大赦的感覺。

這感覺確實不假。

就在安漫雪離開後,人事部下達了大BOSS的命令,下次如果她們再讓無關緊要的人員不經批準進入公司,她們就可以直接捲鋪蓋走人了。

剛剛林特助還來提醒了她們。

認清楚來人的身份再讓人上去。

公司裡更是陷入了人人自危的境地之中。

此刻看到安楚然本人過來,兩人忐忑了一個多小時的心情,差點喜極而泣。

麵對兩人緊盯的眼神,安楚然詫異,“你們怎麼了?”

“冇事,安小姐您快上去吧。”

在前台熱情下,安楚然被她們親自送上了電梯,乘坐電梯直達頂層。

電梯門口,林彥看到安楚然的人,立刻鬆了口氣,忙打招呼,“安小姐好。”

“林特助您好。”安楚然朝他挽挽唇,問道,“請問霍總他現在有空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