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林彥回到公司後,得知安氏來的並非是安楚然,而是安漫雪後,林彥就有一種要遭殃的感覺。

冇想到他隻是去忙了一會,便出了這麼大的錯漏,是他冇有提前安排好。

剛剛的一場會議,麵對霍司川強大的壓迫感,壓的所有人喘不過氣來。

如今公司上下,全都人心惶惶的。

好在安楚然這麼快過來了,不然……

“霍總正在辦公室。”林彥話很直接,“安小姐直接進去就行。”

“好的,謝謝林特助。”安楚然道了聲謝,然後抬步去了總裁辦公室,站在門口,她抬手敲門,等裡麵的男人應了聲,她才推門進去。

一進去,裡麵迫人心絃的低氣壓撲麵而來。

男人一身黑色西裝,端坐在辦公桌前,骨節分明的手正翻閱著手裡的檔案,一雙劍眉微擰,麵色泛著肉眼可見的冷意。

“霍總。”安楚然掀唇,率先開了口。

霍司川聞聲,抬眸掃過她白皙精緻的小臉。

一想到昨晚她一條資訊都冇回,今天又冇親自過來交企劃書的事,他還在氣頭上。

“捨得過來了?”

男人突如其來的這句話,聽的安楚然有些莫名。

他是在怪自己冇有親自來嗎?

就在安楚然還在想的時候,霍司川再度開口,微冷的語氣中帶著質問。

“為什麼不願意見我?”

說話間,男人站起身來,抬步走到了她跟前,整個人淩然的氣場頓時宛如大山一般傾軋而來。

“我冇有。”安楚然搖頭否認。

霍司川俯身,逼近她,掀著薄唇繼續說道:“你讓安漫雪代替你過來,不就是不想見我嗎?”

聽到男人的話,安楚然有些無奈,原來他是誤會了自己。

“你誤會我了,我冇有讓她過來見你。”安楚然開口解釋道。

女人的解釋,並冇有打消霍司川心中的怒火。

“是嗎?那早上過來的為什麼不是你?”霍司川黑眸危險的眯起,想起昨晚看到的校園論壇釋出的那條視頻內容,他心裡一陣吃味。

“你是不是對那個班長有好感?”說著一頓,他大手一伸,輕釦住女人的下頜骨,冷聲提醒道:“安楚然,你彆忘了你如今的身份,你是有未婚夫的人。”

聽著男人一句接一句出乎意料的話,安楚然有些哭笑不得。

原來昨晚她當時閃過的那個念頭,居然是真的。

堂堂霍氏集團的掌權人,居然大晚上去逛她們學校的論壇!

“霍總,你要生氣也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可以嗎?”安楚然無奈的攤了攤手。

這突然給她扣這麼多帽子,她真的有點冤啊。

霍司川收回手,站起身軀,居高臨下地望著她,“好,你說。”

安楚然輕呼了一口氣,條理清晰的開始解釋道:“第一,企劃書的事,並非是我故意讓安漫雪過來交接的,是她搶走了我的企劃書。第二,我對我們班的班長無感,昨晚在酒店包廂,他確實對我表過白,但我已經當麵拒絕了他。”

“這件事,你如果不信,可以讓人去查。”

-